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29章 天辩飞临武威城

正文 329章 天辩飞临武威城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正当马超也因马腾的话而对华飞的举动感到怀疑时,却忽有下人急速来向马腾报曰:“主公,南郑候华飞的使者在府外求见,这是他的拜贴。ranw?enw?w?w?.?”

    “哦?”马腾闻言诧异了一声的伸手接过拜贴,却见得上面写着,“南郑候华飞麾下特使——议曹从事秦宓、秦子敕,有秘事求见于汉伏波将军之后人——征西将军马腾阁下。”

    马腾在见得拜贴后瞪着双目的茫然问道:“这个华飞远在两千里之外,却如何这般快的就也派来了特使也?”

    他却是不知道,那远在两千里之外长安城的华飞,因为向来是禀承多算胜而少算不胜理念的原因,而并没有就此做罢。

    而是因担心会因为韩遂的狡猾,而致使得西凉的内战会打不起来的缘故,又与法正和徐庶在“叽叽喳喳”的鸟鸣声中,继续的想着如何更大的扩大此次的战果,令得两虎杀个你死我活。

    因为众所周知的韩遂一直都是一个非常厉害和有头脑的人,所以华飞认定了这次的相争之策会不会有效、成功?最根本的人物就在于这韩遂的身上。

    故此华飞应用了替代之法的在满是花香的清凉风中,对徐庶与法正问道:“如果你们是韩遂的话,在这般不利的情况之下,你们将会采取哪些办法来解决眼前的危难?”

    徐庶与法正在听了他的问话后,并没有马上回答,而分别的都把双目闭了起来,华飞微微一笑的转着佛珠也闭上了双目。

    他知道一个真正高明的智者,如果不是情况紧急的话,通常都会先进行详细的分析,最后还要反覆的验算才会说出心中的想法。

    于是在许久之后,三人才睁目相视的一笑,却由法正先说出了心中的想法,最终他们三人的所想几乎一致的与韩遂的想法是不谋而合的一致的。

    皆是想到了韩遂为了避免他自己与马腾相争,而便宜了华飞,且他也会继续的实施他那想引得马腾与华飞相争,而自己做收渔翁之利的打算。

    因此不论是为了避祸,还是为了他最终的军事目地,都必然会反咬华飞一口的,把马腾的怒火,引到华飞这边来。

    而在推断出了韩遂的想法后,三人又继续的进行了长时间的密谋,最终才定下了破解并先弄死韩遂的计策。

    于是一直在做高顺思想工作的秦宓在接了华飞的密令后,随即在自动请命的甘宁护卫下,乔装打扮着暗中急往武威一行。

    而华飞之所以会派出那身负着劝高顺归降之重任的秦宓前往武威。

    乃是因为他在反覆的思量之后,认为秦宓号称天辩,这辩才在当世之中实乃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因此派他前来执行此次的任务,实乃是最佳之人选。

    而事情的发展也的确并没有出乎华飞等人的意料之外,马腾父子在韩遂的谋划下,不仅没有大起内战,反而还偃旗息鼓的就收兵回了武威。

    且此时也已经到了四月二十七了,离萧关争夺西北第一勇士之战早已经过去了十二天的时间,因此秦宓倒也并不算来得太快。

    当日马超在闻得是华飞的使者到来后,乃扬声大喝道:“来得正好,吾正要问问那华匹夫既然设下了西北第一之争,却为何又如此卑鄙无耻令人暗算于吾,致使得吾战败受辱也!”

    言讫握拳拔步的便向着屋外而去,却听得马腾在身后喝道:“给老子站住!”

    “父亲大人,”马超闻言止步转身问道,“您为何不让吾去问个明白?”

    “你个混帐东西!”马腾瞪目怒道,“这自古以来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呢,且人家都说了是有秘事求见,你这般大张旗鼓跑出去质问人家,这万一真有什么要紧事,岂不是就得暴露了?”

    马超闻言警醒,当下乃忿忿不平的收步而回。马腾却令亲信之人去接了那秦宓便来书房这中相见,思量着且先听听他此来所为何事,再做区处不迟。

    于是当出身绵竹秦宓因得到马腾的接见而从容的进入书房,与马腾见过礼后,尚未及开口说出此来的打算。

    便听得马超难捺的怒气的咬牙问道:“秦子敕,吾且先来问你,为何你主要派奸细韩福潜入吾叔父韩遂的军中,又使奸计而来陷害于吾?”

    奏宓闻言愕然的对马腾问道:“这位是?”

    大鼻子马腾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年轻的马超,却也知道他心中愤怒难平,乃对秦宓介绍道:“此乃犬子马超、马孟起。”

    秦宓闻言连忙对马超拱手一礼的说道:“原是神威天将军当面,无怪生得如此俊朗出众,征西将军真是虎父无犬子也!宓有眼不识泰山,不及见礼之处还望将军休怪!”

    马腾听了这话心中高兴遂为之喜笑颜开,马超却也听得舒坦却仍然冷“哼!”了一声的板着一张略策缓和了些俊脸不说话。

    却听得秦宓温和的声音又问道:“却不知道少将军因为说这韩福是我主所派的呢?”

    “哼!”马腾尚不及开言,马超早已经冷嗤一声的开道,“韩遂早就已经在怀疑韩福是你等专为破坏吾两家的和好,而特意派人收买去的奸细……”

    当下年轻藏不住话的马超,就如倒豆子般的把韩遂书信中所说的话,以及自己和老父的怀疑全都一口气说将出来。

    秦宓却也没有想到这马超的心性居然如此单纯而爽快,一下子就像倒豆子似的,把所有的情报全都告诉了自己。

    当下早得了华飞吩咐的他,乃仰天“哈哈哈”的就是一阵大笑,直笑得马腾为之愕然,马超却勃然大怒的张嘴怒叱道:“你算啥?莫事干了,还是想死了?”

    秦宓闻言收声却又“唉”的长叹着一拂长袖,负手观天道:“我笑将军枉为伏波之后,枉称神威天将军,却只怕已经是离死不远,旦夕将要去与那王国与北宫伯玉之辈做伴矣!”

    “北宫伯玉和王国?”

    马腾闻言悚然而惊!而马超则是一手扶剑一手戟指秦宓的怒目叱道:“坚儒无礼,安敢先辱吾之祖又视吾等为将死之人耶?”

    “是何言也?”秦宓夷然不惧的挺胸对马超道,“常言道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韩遂之为人也,人所共知,而将军却去相信那韩遂之言,则非自取其辱呼?则离死尚远呼?则非有辱君祖之英明呼?”

    “你……”

    马超受他三问,不由气得戟指着秦宓为之语塞,却听秦宓又道:“若是北宫伯玉与王国之事尚不足以使君惊醒的话,那么李文候与边章之事又如何?”

    “嘶……这四人全都是死在韩遂手里的啊!由此足可见那韩遂的话,确实是不可以相信的,信他者可全都入了坟墓了!”

    马腾父子闻言只觉得这大热的天气,却有一股子寒意自心头冒出,乃至为之手脚俱寒!

    想此四人才刚死了不足十年之久,且马腾父子对此事知之甚深,甚至马腾还曾经亲身参与这些事情,对内中详情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方才马超还在顾虑这事,秦宓这一旧事重提,这两父子哪有不害怕的道理?

    秦宓偷眼见得两人的神色,自也知道打中了两人的要害,这心中自然是极开心的,就连那清瘦的脸上都显出了一丝笑容来。

    秦宓正想要趁热打铁的提出华飞的要求来,却不料那马腾却忽然“咳”了一声,开口轻声道。

    “韩文约的话固然是信不得的,可你主华飞也是向来多智,自入川以来先攻刘璋又巧取赵韪,继灭张鲁之后又以巧计夺了关中,这其中阴谋诡计是层出不穷,难道他的话就可信了吗?”

    说着他猛的挺身而起“哼”的一声高声怒道:“依吾看来无论是韩文约或是你主华鹏展,都是想拿老夫当枪使而已,全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就没有一个是安好心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