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30章 一番对比促同盟

正文 330章 一番对比促同盟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秦宓想不到这情形会突现变化,他见得马腾突然就一语中地的说中了华飞的打算,不由得这心中也是悚然而惊!

    却随即就又仰天大笑道:“哈哈……寿成公身为伏波将军杰出之后,且又是西凉的霸主,却为何如此的智识短浅,竟然连那孰清孰浊都分不清也?”

    “竖儒!”大鼻子马腾闻言大怒着道,“吾乃堂堂的征西将军,你却不过是只一小小的特使而已,又安敢笑吾智识短浅?你可速说吾如何就清浊不分了,若是说得不清不楚时,那便休怪马某人不讲情面。”

    “哈哈……”秦宓闻言再次大笑,却借机脑筋急转着的想着应对之策。待得一番长笑毕,他这速度飞快的脑海中却早已经有了对策。

    当下他乃收声对满脸怒容的马腾父子问道:“将军可知那做八卦之伏皇与解八卦之周文王呼?”

    “哼!”马超抢先出声道,“吾家屡世公候,又安有不知此二圣之理,倒是你这竖儒莫事干的提这二位干就么?”

    “我呸!你爹当年都混成了一个依靠打柴为生的了,也真亏你还好意思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是屡世公候?”

    秦宓闻言暗自的鄙视着爱面子的马超,却对他高声道:“既然如此,君也当知那八卦歌诀中有:‘混沌生阴阳,阴阳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化万像’之语喽?”

    “恁娘!什么乱七八糟的阴阳四象和八卦?老子要是懂这个时不练武了!”

    此时书籍稀少,马超何曾听过这种歌诀?闻言心中放声暗骂,却只故作高深的默不作声。

    却见得那秦宓挥手又道:“先圣既有阴阳论,世间便有贤愚分。想那刘璋、赵韪、张鲁与李、郭等人,当年皆为我军之敌对势力,既为敌对那么我主以计谋算计之乃乃堂堂正正之道,又有何不可?”

    说着他略停着走了一步,却又手指西南方的对马腾父子道。

    “而反那观韩遂之为人,那才是真正的对自己的兄弟背后捅刀子,这种人才真是玩阴谋的邪门歪道,他与我主相比而异于清浊之自明?而将军却拿他来与我主同比,当真是何其愚哉?”

    “娘的,这竖儒说得倒也莫有错,人家华飞那是对敌人动心机,而韩遂却全是对自己人下狠手,这两人一相比可当真是——差多!”

    马腾父子听得秦宓这么一对比之下,倒也就真觉得事情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当下乃相顾一眼的默然无语。

    却听秦宓又于“叽叽喳喳”的清脆鸟鸣声中高声道:“且那刘表与我主早年就为攻守同盟的关系,这事情想来将军也是知道的吧?”

    “嗯!”马腾闻言点头轻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的确知道这事情。

    “那么将军可知道,”秦宓复开言道,“当年我主在遭遇三路夹击而兵败汝南之时,那刘表却迟迟不肯发兵相助之事?”

    “你这竖儒,没事就只提这个干就么,还不快说正经事?”

    马腾闻言心中暗自的疑惑着,却仍然的为之又点了下头的确认。

    秦宓遂拂袖开声道:“可是即便刘景升这样的不讲义气,我主在得势后却依然与他交好,这与韩遂在对待盟友的方面,将军认为是不是天差而地别呢?”

    “说得莫有错!这华飞在盟友不帮忙的时候都没有怪罪,而且在事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去对待盟友好,这要是和他做盟友的话,那不比跟韩遂那个只会窝里横的家伙做盟友要好太多了?”

    马腾听得秦宓这么一说,登时就觉得跟华飞做盟友才是最明智的想法,因为试问这华飞对盟友都快变成傻子般的只付出不收获了,那不跟他做盟友却和谁做盟友去?

    心中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是马腾却还是开声对秦宓问道:“那么南郑候他又为什么派来跑到吾这西凉来收购食物,导致吾之西凉都险些为之大乱,他这样的举动不是想动吾西凉不利,又是为了什么?”

    “将军此言,当真是令得我主冤枉至哉!”秦宓不愧为天辩之才,虽然被人家看破了计策,却依然强辩道,“将军当知我主新定关中,而那关中可是早就被李、郭等人给弄得民不聊生的了。”

    说着他略停了一下又说道:“且眼下关中还没有任何的农作物收成,因此极缺粮食,而西凉地近关中又有水流运输之地利,那么我主以高价来您此处收购些粮食以资用度,又有何不可呢?”

    “说得倒也是!那华飞才刚定关中不久,眼下却真个是还没有粮食收成的,且吾这西凉与他相邻他令人来收购食物,倒也不算过份之举。”

    马腾闻言不由得心中暗思着就信了秦宓说的话,却又自思:“这韩文约说人家华飞欲图不轨,不过是他自己在妄加猜测罢了,又有何凭证可言?”

    想着马腾直到此时才对秦宓问道:“既然如此,那么贵主派先生前来不知又有何指教?”

    “非为其它,”秦宓也到了这时候才对马腾说道,“只因我主在得知了那韩遂的奸计后,不忍将军身为名将伏波之后,却受这种小人戏弄,而命我来把前因后果向将军详加说明。”

    于是在秦宓的述说下,祥细得知韩遂阴谋的马腾自是怒都不打一处来,而马超更是气得戟指西南放声狂骂。

    受华飞重托与密计的秦宓却趁热打铁的对马腾道:“似韩遂这种人就像是条阴冷的毒蛇一般,与其为邻不异于与虎相伴,随时都会有危险降临,因此我主不忿其人,欲助将军以讨之。”

    “哦?”马腾闻言却又奇道,“你主有这么好?竟然愿意无缘无故的就耗费大量的兵马钱粮,来助吾讨此恶贼?”

    “当然不可能如此,”秦宓闻言心中暗服华飞的料事先机,却依其计的说道,“我关中缺少良马,当事成之后想请将军看在我主曾经出力相助讨贼的份上,以低于市价的价格每年售我关中良马万匹之数。”

    “唔……”马腾闻言沉吟着计算了一下,却想到好马有十五年的使用期限,要是一年一万匹良马给华飞的话,那他不用多少年便可以组建出一支十余万的精锐骑兵,这岂不是授人以柄?

    想着他乃开声道:“一万匹良马的数量太多了些,且良马吾还要自用,吾每年最多只能提供给你们三千匹良马,而且这价格还不能低于市价的九成。”

    “价钱不是问题,”秦宓见他开始讨价还价心知他已经中计,却愁眉苦脸的道,“只是将军,这一年只给三千匹的话,那却也太少了些且三千匹战马又能抵得何用也?不如就一年八千匹如何?”

    马腾略沉吟着伸出四根手指头对秦宓高声道:“四千匹!”

    “将军这也太少了点了,你看这样如何,你就一年卖我主七千匹良马可好?”秦宓却也就地还钱的道了一声。

    马腾皱眉“啧”了一声,故作不耐烦的挥手道:“哎呀!就给你们良马五千匹好了,若是你主还是嫌少的话,那么这个事情就这样算了吧。”

    “好吧,”秦宓却也见好就收的给了马腾些许甜头,乃顺坡下驴的道,“五千便五千吧,只是将军可不能以次充好的诓骗我等。”

    “放心!”马腾一下砍了一半的价格,心中极爽的一摆手道,“吾乃伏波之后,不做此等有辱祖先之事。”

    说着他略顿着又对秦宓问道:“你主就只有这些要求了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