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34章 临河对峙各心思

正文 334章 临河对峙各心思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那亲信虽然知道韩遂这是在针对那中他奸计的马腾而笑的,却也不由得被他这一番如老枭夜哭般的笑声,直给笑得浑身毛孔皆立得全身发寒。

    却有那田乐茫然不解的开声对韩遂问道:“主公不是想弄死那华飞的吗?如何又变成了马腾要遭殃了?”

    “田乐你可当真是朽木不可雕也!”韩遂在心情舒畅之下竟然不再暗讽于他,而是直接斥骂了他一声。

    才又在“叽叽”的虫鸣声中,对田乐冷笑道:“你当知那马寿成此番前去乃是要去断了那华飞七万大军之后路粮道的!”

    “废话!你个老不死的老狐狸,这不是众所皆知的事情吗?老子就算是块朽木也用不着你来雕刻!”

    田乐因好奇而多嘴的问了一声,却不料竟惹来斥责,不由得心中为之暗骂,却在那清凉风中满脸堆笑的抱拳对韩遂施礼道:“愿闻主公高论!”

    “哼!你这朽木,”韩遂拂袖而起的跨步出屋,眼望着东北面那圆得像块饼一般的圆月,高声道:“若你为华匹夫在听得粮道被断时,你又会如行事?”

    “嘶……”

    田乐闻言双目大亮着就恍然大悟了,乃在心中暗自的思索着:“对啊!老子要是那华飞的话,这后面的粮道被人给断了去,那还得了?那肯定是要全力回攻的去把粮道再夺回来的。”

    想着他却又突然“嘶!”的又抽了一口凉气的自思道:“不,不仅如此,老子不仅自己要攻打那断粮道的万恶马腾,老子还得让那萧关的守军们给这敢断老子粮道的马腾来个前后夹击。”

    正当他息思时,却听得韩遂洋洋得意的“哈哈”大笑道:“想明白了吧,朽木?”

    “主公高明!”田乐由衷的抱拳一礼对韩遂赞了一句,才开声道,“若是属下为华飞时,属下必当……”

    满是花香的凉风中,韩遂听完了田乐的回答那一脸的笑意都为之抑之不住,只在留下了一句:“很好!”之后便再次的返身入屋。

    只留下那田乐在外头满心欢喜的自思:“他娘的!老子跟了你个老狐狸这么多年了,这还是头一次听到你夸老子哩!难道说老子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他却不知韩遂根本就不是在夸奖于他,而是在听了他的话后,再次确认那马腾必然要与华飞拼个你死我活的,才说了这么一句“很好!”

    当夜韩遂正屋中自思着:“这马寿成与华鹏展之战,不论谁胜谁负对自己来说那都是个极好的消息,所以自己必须得帮他们打得更狠一些才行。”

    却又自思:“老子现如今在西凉一地可谓是声名狼藉,若是此番华飞在大战马腾的时候有机可趁的话,倒也不妨引军出击一番。如此一来将来若再是有人说老子专坑盟友和兄弟时,却也有得一番说道。”

    韩遂正自想得高兴时,却忽听得屋外的也同样想得开心的田乐放声大喝道:“来者何人,与某站住!”

    “某乃程银是也,”来人闻声回应道,“某因奉了成公英之命令,先引五千骑兵归来听令,主公何在?”

    五月十五晨,只恐马腾和华飞不打个尽绝的韩遂,在得到程银送来的消息后,只留下少许兵马镇本城榆中后,便命令城内的本部大军尽扎草人遍打旌旗的向着祖厉而去。

    而华飞此时却才刚引着许褚与鲍出,统领着两万中军诈称四万的兵临了逢义山之西南面,便收到了太史慈传来的军情。

    前方太史慈回报:“其大军所过之处敌军们不战而尽数西逃,眼下大军已经拿下了祖厉县城,末将正依令与甘兴霸分军把守住了鹑阴渡口与虎豹口渡口,而韩遂军之阎行也已经引军抵达黄河西岸,目前两军正在对峙之中。”

    华飞闻报后,命令警卫归去禀报太史慈:“令太史慈与甘宁多派警卫精英前去探听金城方面的消息,若无军令不可妄图渡河并注意查看黄河岸边的土壤情况,以防敌军断流而攻。”

    “喏!”

    待得警卫去后,华飞又对随行的苏则问道:“文师,固原北面的黄河一带,那马腾军可有动静传来?”

    “回主公的话,”着甲挎剑的苏则闻言抱拳道,“警卫们回报,马腾引大军亲临黄河之北,正旌旗林立守备森严的在忙碌着准备渡河工具,眼下他的大军可是忙得热火朝天着呢。”

    “嗯!”一袭黑衣的华飞点了点头的转着手中微温的佛珠,在那淡淡的檀香叶中沉吟了片刻,才缓缓的开声道,“文师可传我的命令去给在张既的协助下,镇守萧关的伍旭。”

    说着华飞在清凉风中眼望北面的道:“让他命杨昂引新上任的屯田军们,去固原之北的狭窄要道处掘土布坑、立桩布索的以防万一。”

    “喏!”

    在苏则的高应声中,华飞再次开声唤道:“鲍出!”

    “末将在!”忠勇的鲍出闻声出列。

    手屋佛珠的华飞望着天边的明月开声道:“你可引着半数的警卫精英们,为我辛苦一趟的去黄河南面严密监视马腾的动静,若是他真的引大军们渡河的话,立刻回报不得有误!”

    “主公放心,出这便引人出发!”

    “好!你们一路多加小心,若非万不得已的话,不可与敌军交战!”

    “末将明白!”鲍出高一应声后,又对华飞真诚的道,“只是末将引人去后,主公身边无人保护,还望主公善加保重的不要亲临前线。”

    “诶!”边上许褚闻言大手一挥的对鲍出高声道,“你小子放心前去就是,有某许仲康在,敢保主公万无一失。”

    是夜忠勇的鲍出见得许褚放言,方才在华飞满怀感激之情的目光中转身带人连夜北上。

    华飞在鲍出去后,又对随即就紧握着大刀的随着自己的许褚笑道:“仲康,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主公,这次可能要连累得你没有机会上战场喽!”

    “无妨!”许褚爽朗的摆手道,“能保护主公是褚求之不得的事情。”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却又“嘿嘿”的笑着开声道:“这要是文长那个好斗的红脸小子,知道许某能够贴身保护主公的话,还不得把他给眼谗死!”

    “哈哈……”华飞闻言想起当日魏延宁拼着镇守一方的大将不做,也要自己把他调回身边的样子,不由得大感欣慰的放声大笑。

    却听得许褚也跟着“嘿嘿”的憨笑了两声后,才又开声问道:“主公,您说文长这小子和那个眉毛都长到一起去的孝直,他们是不是也已经展开行动呢?”

    “唔……”华飞闻言沉吟着眼望西南方的道,“估计已经展开行动了吧,文长有勇又有谋且又有法正和朴胡、何曼、胡车儿等人在他的身边,我认为没什么好担心的!”

    “那倒也是,”许褚闻言咧着个大嘴的在“叽叽”虫鸣声中笑道,“文长本身就鬼精鬼精的,再加上个满肚子都是坏水的法正帮助,看来只有他们去算计别人,而没有人能算计到他们。”

    “嘘!”华飞闻言暗笑,却连忙竖指于唇的对许褚悄声道,“仲康你在法正的面前可得管好自己的嘴,这万一要是得罪了他的话,你小心他给你小鞋穿!”

    “嗨!”许褚闻言虎目怒睁的握拳怒道,“这邪门的法孝直,他敢?”

    “你说他不敢?”华飞握着佛珠笑道,“明着来他是干不过你的,可你方才也说了他是一肚子的坏水,这要是他让你仲康去诈个败,诱个敌什么的,你这一世英名不就全毁了吗?”

    “呃……”许褚闻言登时就吓了一跳!心中自思着,“这要是真的如此的话,那法正身为军师,他要是有命令老子还真不敢抗命不遵,那要真让老子去诈败的话,不得让太史子义他们给笑死?”

    却听得华飞在清凉风中高声道:“走,随我去巡营,看看弟兄们都睡安稳没有。”

    当夜华飞在防范着马腾的同时,黄河北岸的马腾军中却也有数将奔出了他的大寨,正一人双骑的急向着西北方向而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