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38章 追兵急壁虎弃尾

正文 338章 追兵急壁虎弃尾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此时那些离了浓烟的阎行与众麾下们都见得分明,这引军追来身长逼近八尺余的将军,装扮得是头悬白羽迎风舞,身穿锦袍随风飘,打扮得着实是花哨无比。

    却说这阎行见得敌将引军追来,乃在喝令众亲卫们摆开了阵势后,就自己挥着长矛策骏马的扬声高呼:“金城阎行、阎彦明在此,敌将安敢引军逼吾?可速速与吾通名受死。”

    “哼!”那将只一声冷嗤间,旋即勒马挥戟的于“咴律律”的马鸣声中,扬声叱问道,“你就是号称韩遂军中第一武将的阎行?”

    阎行闻言心中暗感得意,遂也挥长矛大叫道:“不错,某就是西凉第一勇士阎行是也,贼将既然知吾之名,何敢引军来追,你独不惧死呼?”

    “我呸!”来将挥戟高声骂道,“老子惧你的个先人板板的!阎彦明你个龟儿子可给老子听真喽,今日取尔狗命的乃是某家甘宁、甘兴霸是也!”

    这阎行听得甘宁口出狂言,心中登时为之大怒!乃竖剑眉、张怒目的只“死!”的一声虎吼声扬,挥长矛就照着疾奔而至的甘宁分心便刺。

    甘宁见状,只“呔!”的张嘴一声怒啸,那开山断江戟登时霸气无双的由右往左就是一招“铁锁横江”,但闻得“呜”的一声劲风起处,随即就是“当!”的一记惊雷炸响。

    阎行只觉得一阵巨力传来,这双臂登时控制不住掌中长矛的就向着自己的右侧急崩开来,却是被这甘宁马横破直的磕得长矛疾飞。

    说时迟那时快!此时两将的马头才刚刚交会,阎行的长矛也正在艳红的火星中斜飞之时,就听得那甘宁“嚯啊!”的一声大吼,这戟头已经闪烁寒光的借着倒崩之力的顺势反劈而下。

    阎行见得甘宁这一招“顺水推舟”使得精妙无比,几乎只在刹那间,那锋利的戟刃就带着阵阵寒气到了自己的身前。

    乃急大喝一声的双掌握法急变,但见得其双臂一个急速的伸缩,那斜崩而起的长矛就急速的被他给倒拉得沉矛尖竖矛尾。

    只“当”的又一声惊雷炸响,就在电光石火间直的挑得甘宁的大戟,也为之倒飞而起的化解了甘宁这一式势猛而力沉的戟劈。

    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阎行顺势左手内收右掌外推的把长矛当成棍来使的,只“呜”的带起一道劲风,便狠狠的一杆就向着大戟正倒崩而起的甘宁拦腰砸去。

    甘宁却同样的也是握法急变,双臂只一下猛拉那大戟“呼”的一个斜甩,登时就架住了阎行那拦腰而至的长矛之杆。

    甘宁在艳红色的火星四溅中“当!”的震得阎行长矛倒崩后,随即挥戟就刺。

    两个就在那被劲风搅动的迷漫风尘影里,矛来戟往、旋腰拧臂的急速连对了数招之多,这才在“嗤嗤”连声的空气燃烧味里,马尾相分的各自错而开。

    不料这阎行仗着自己的骑术精湛且掌中的武器又比甘宁的大戟要长,乃在马背之上只个一倒身送臂,那长矛登时“嗖”的就直奔错身而过的甘宁后背而去。

    却是使了一记难挡难防的回马矛,却不料这甘宁也是早就有所防备,其大戟倒挥处不仅“当!”的就架中了阎行那急速刺来的长矛,更是就势的以戟叉扣住了那阎行的锋锐矛尖。

    甘宁乘势双臂只一翻一绞间,那戟猛的就是一个翻转,使的却是这百兵之霸中的一记扣锁拿人兵刃之法。

    这一下要是让他扣住阎行长矛的话,就顺着这战马之力的疾奔之势,则这阎行只怕不仅长矛要被甘宁乘势夺走,更是极有可能连人都要被带得摔落马下。

    却不料阎行果真不愧是金城好汉,当他那长矛被架之时,他就急忙双腿猛夹马腹的把双臂向内急收,却在间不容发之际就让甘宁拿了个空,两将这才算是完全的错马而过。

    阎行惊出一头冷汗的收长矛拔骏马,就待要再来力战这武艺不凡的甘兴霸,却听得黄河边一腰大十围的勇猛汉子,挥刀策马的放声大吼着:“兴霸休慌,待俺许褚来助你一臂之力。”

    阎行见得这汉子身雄声猛直有猛虎下山之势,且见得他身后黑压压的敌军们漫山遍野的大叫而来,登时就吃了一惊!

    却听得甘宁气急败坏的怒吼道:“老子慌个屁啊!许仲康你个死胖子,老子可跟你说,你要是敢跟老子抢战这阎行的话,你就给老子把‘驮山’还来!”

    甘宁正怒叱许褚不得干扰他与阎行力战间,却不防那阎行又见得黄河边上,再有一身着青甲披白袍的大将,正策马引军而来。

    却不是那个战胜了马超的西北第一勇士——太史慈又是何人?

    阎行先与甘宁战过一合,登时就心知这甘宁绝对不是个好惹之人,又见得那胖大汉子声雄而人猛,料定他也绝对不是易与之辈。

    今又见得太史慈杀至,此时他却是在人单势孤之下,眼见敌军三将尽出的引军杀来,却让他这心中如何不惊?

    于是已经见势不妙的他,遂挥长矛大叫着:“撤,敌军势众都快跟着老子撤!”的就在大叫声中,抢先拔转马头的带着众亲卫们,急急忙忙的打马狂奔金城方向而去。

    甘宁见状大怒!乃顾不得的其他的挥戟打马就追,其身后的众军们亦随即大呼小叫着急行而上。

    是日,太史慈在渡过黄河后就得到华飞命警卫传来的急令,随即亦引着精骑们与许褚、甘宁兵分三路的缀着阎行的后头,向着媪围县城的方向就急追而去。

    阎行见得身后的三大猛将吼声如雷的引军追击而来,乃不敢片刻稍停的引亲卫们一路大叫着,让众军们尽弃了那会拖慢逃跑速度的辎重、粮草和旗帜等物的尽向媪围县而去。

    在阎行想来自己这帮子人乃是本土作战,即便是丢掉了粮草等物却不至于会就此饿死,可要是让身后那密密麻麻的七万华飞军给追上的话,那基本就两个字“玩完”。

    且这阎行不仅勇猛更是素有些智计,因此他这招行的乃是号称“壁虎断尾”的保命妙计。

    被追赶得急的阎行当时自思,所谓自古财帛动人心,这粮草辎重旗帜等物那可全都是钱粮,就不信敌军们见了会不去抢夺。

    因此他就准备要借抛弃辎重等物,而来引得太史慈等人和他们的麾下们全去抢夺辎重,而不来追击自己。

    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那太史慈与甘宁等虽人,然见到了敌军们尽弃了一地的辎重等物,却愣是弃之不理的只管引军直追自己而来。

    “苍了个天的!你们这帮子要命不要钱的混帐东西,老子和你们没仇呀,你他娘的这有钱不去捡,只管一味的追着你老子是想要干叨呀!”

    当时这空扔了钱粮却没能甩开追兵的阎行,只急得都险些要哭出来的只一个劲的在心中狂嚎着。

    却不知这太史慈等人皆知道那些东西自有华飞与秦宓和苏则等人所引的后军们会去收拾,他们只管奉命全力缀着这帮子狂逃的敌军不使停歇便行。

    这华飞的军令如山,那向来都是令出必行,太史慈等人既然奉了严命要死追着阎行不放,那休说阎行只是弃辎重而逃了,只怕他就算把自己和众军全扒光了而逃,那也休想太史慈等人会不追。

    不知其理的阎行见得太史慈等三将引军追赶甚急,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回马来战的,当下他也只能是全力打马西行而已。

    却不知那华飞此行只不过是遥为之势的惊吓于他罢了,若不然的话只凭着太史慈那日行千里之的卢宝驹,只怕今日这阎行就得先讨不好去。

    华飞如此行事,从表面上看来似乎他是想要去抢夺那号称“固若金汤”的金城郡。

    或者是一心的想着要帮助马腾拖住韩遂的大军们,好使得那已经引大军急奔武威转永登而去的马腾,能够凭借优势的兵力顺利的拿下金城郡,却无人知道华飞的心中其实是别有打算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