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44章 谋之原委兄弟亲

正文 344章 谋之原委兄弟亲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华飞见得在艳红而炽热的火把光照耀下,许褚边怒匆匆的控诉着苏则的纵敌之罪,边还伸手比了个小小的距离。

    “你个憨货,要是你和阎行真的只有这么丁点距离的话,你怕不早就一刀劈过去了,还用得着叫人家文师来帮你拦一下?”

    华飞见状心中暗笑着许褚的夸张,却把目光望向许褚边上那满脸无奈的苏则,虽然华飞也觉得跑了阎行是挺可惜的,可他却是绝对不认为苏则会有意纵敌。

    于是他乃转着微凉佛珠的对许褚大声道:“仲康,我让你放开文师,你是没有听到我的命令?还是准备要去抄上一百遍的军纪,再于众军们之前做一番你这抗令不遵的检讨啊?”

    “啊?”许褚闻言瞪大双目的就叫了一声,那还揪着苏则不放的粗糙大手,旋即就如同触火一般的,只“嗖”一下就缩到了身后。

    边还急急张着大嘴辩解道:“主公,俺只是一时没听清楚罢了,非是有意……”

    “行了行了,”华飞在吓完了这个可爱的猛将兄后,见得他心中害怕!心知他这是既怕抄军纪更怕做检讨的丢了人,乃冲他摆了摆手的示意他,自己并没有想去处置他的意思。

    却转头对着苏则和声的道:“文师,现在你可以对大家解释解释,你为什么要放走阎行了吧?”

    “主公,属下有罪。”苏则闻言却反而不喊冤枉的就对着华飞抱拳行了一礼,垂头开声的就认起了罪来。

    华飞见状微愣了一下,才伸右手的对他道:“文师快快且起,你又何罪之有?”

    “主公,则没有挡住那阎行,”苏则闻言并不起身的开声道,“致使得主公本来令甘将军先引军去逼榆中县威胁韩遂,并迫使得他不敢尽起大军的去增援成公英所部,又令他……”

    众人在苏则的分说下才知道,原来华飞令甘宁引军去威逼榆中县城,行得乃是一箭射死两只大雕的计策。

    是一招既能牵绊住韩遂的兵力,又能利用阎行在自己的各种计谋施展下因觉得难以对付而盼着援军速来的心理,从而预先设下的好棋。

    华飞命令甘宁所部乘夜由榆中方向返回,却与预先在西南方向遍插火把早作准备的太史慈所部,上演了一出阻援大战,以引得阎行急急的出城来攻。

    却又令人假扮许褚的前去引军增援西南,好让许褚去埋伏在媪围县的西门外,等着阎行受惊归来后,一举把他拿下的不战而定媪围众军们。

    却不料人不算不如天算的碰上了那个怕死的马玩,竟然后军做前阵的掉头就向着西门而回,致使得许褚的行踪提前暴露。

    而华飞也听明白了,苏则当时在见得阎行等正处在急于挣命的时候,此时若是苏则率部死挡住阎行等的话,固然是有机会能拦下那阎行等人的。

    可是常言道这一夫拼命是万夫莫挡,谁要是敢挡那就要一起命丧。

    苏则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硬拦阎行的话,那自军的死伤也必然是要惨重无比的,所以他分兵而退,却乘势攻杀众军。

    华飞闻言后在心中暗自的赞赏着苏则的想法,却见得苏则说到此处,在略微的踌躇了一下后,才又继续的开声道。

    “因此为了避免我军出现大量伤亡的情况,则便令众军们分开两旁的刺杀着敌军们,却不料竟然因此而令得阎行等人逃脱,仲康将军说得有理,则是有纵敌之罪还请主公治罪。”

    当苏则说完后,华飞却是不仅没有责备他,反而对他更为的欣赏!

    乃对他开声道:“阎行是个能个左右媪围局势的重要人物,当时如果不是文师,而是仲康或兴霸甚至子义这三人在他前面,而没有去阻挡他的让他逃脱的话,我是肯定要处罚的。”

    太史慈等三大猛将兄闻言不由得就对视了一眼,却听得清凉风中华飞又道:“至于文师没有去拦住阎行的举措,我非但不予处罚,反而还要先口头嘉奖一次。”

    苏则闻言心中大松了一口气,可那三位却登时就有俩个不干了。

    许褚把粗脖子一拧,瓮声瓮气的就对华飞道:“主公,您这样处事不公平,俺不服!”

    “是撒!”甘宁也挥着手臂的叫道,“凭啥文师不挡人还有奖,而换了我们三个倒要受处罚吗?”

    “哈哈……”华飞见状笑道,“我来问你们,你们三个有哪一个会自认自己的武艺不如那阎行的吗?”

    “啥?要甘大爷承认打不过阎行那人龟儿子?”甘宁闻言瞪眼挥手的大叫道,“这啷个可能吗?那龟儿子虽然说武艺还算了得,可他绝对不可能是老……甘某人的对手。”

    甘宁却因说得嘴顺而险些当着华飞的面就称起了老子,万幸他够机灵才转了个圈。

    却见得许褚也“砰砰”的以手拍胸着粗声道:“只要是不能打败子义的人,那就绝对也不是俺的对手。”

    “许胖子,你几个意思你?啥叫不能打败我的人,就绝对不是你的对手?”一直立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太史慈闻言,戟指着许褚就吼道,“倒整得像你比我厉害似滴?”

    华飞见状正要开声,却见得许褚一梗粗脖的对太史慈瞪眼大声道:“那俺至少也不比你弱吧?”

    “咦?你牛叉个啥?”太史慈见状怒道,“要不是你命好的得兴霸送了你‘驮山’的话,我轻轻松松的就能把你个胖子,给虐成个瘦子。”

    “那又咋地,你还不是命好的在江夏得到了‘的卢’才牛起来的吗?”

    “停!”华飞见得这两个****不服皮鞋的家伙又要开战了,乃连忙举双手大叫一声的两人道,“你们俩可别忘了这个军规。”

    太史慈与许褚闻言,登时就变了脸的急由怒转笑着对华飞笑呵呵的道。

    “主公俺哪能忘了团结兄弟呢?俺这不是就中意和太史子义这个小白脸吵两句小嘴么。”

    “主公您别误会,慈这是怕许胖子这小子狂到没边了,到时候没准又得吃亏,所以我就提点他两句罢了。”

    “那倒也是!别看这两位平时没少斗嘴,可要真出了事的话,那可就显示出兄弟情来了。想当日许褚受了吕布的欺负,这太史慈不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和吕布狂斗了一场吗?”

    华飞闻言放下心来的看了两人一眼,却见得甘宁有些不乐,心知他是因为太史慈和许褚都有好马,而自己却没有好马的原因。

    乃笑着对甘宁说道:“兴霸,这西凉本就是个出产良马的地方更兼还西通着大宛等地,你能为兄弟而让出心爱宝驹,等将来我们平定了西凉后,我一定先给你弄匹好马。”

    甘宁闻言大喜着抱拳开声道:“谢主公恩典!”

    “哈哈……”华飞伸手一把扶起的笑道,“这又不是正式场合,兴霸这么说话未免太见外了吧?”

    说着他不待甘宁回答的又开声续道:“你们三个都是不弱于阎行的猛将,自然能以自己的武勇去挡住当时身为箭头的阎行,从而使得敌军的阵势混乱,可是你们别忘了文师他可是个文官呐!”

    三将闻言暗自的羞愧!却听得华飞于扑鼻的花香中又朗声道:

    “那阎行是勇不可挡的猛将,文师身为文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此时他上去无异于是在送死,可他不逞匹夫之勇的以保全自军的实力为重,并大量的杀了伤敌军们,如此行为难道说不该嘉奖吗?”

    “主公则……”世间最难得的莫过于“理解”二字,苏则闻言登时就红着眼的抱拳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华飞看着这个为保军士之命而甘愿负辱领罪的苏则,也是感慨万端的伸手轻拍了拍他颤抖的双手,以示安慰。

    却见得许褚大步走到为华飞的知己之情而感动莫名的苏则身前,抱双拳施大礼的高声道:“文师兄弟,是俺许褚鲁莽的错怪了您了,还望您不要介意。”

    说着他略停着侧头想了一下,却似乎是觉得自己光是这样口头道歉未免太没诚意,乃又开声道:“要不您把俺狠揍一顿出口气,您看中不?”

    说着他大抵是担心苏则会因怕他强壮而不敢揍他的缘故,乃有伸手“啪啪”的拍着自己胸膛的冲苏则大声道:“文师您放心,俺这回绝对是光挨打不还手的。”

    众人见状皆为之“哈哈”大笑,是夜误会全消的苏则与许褚,自是冰释前嫌的和好如此。

    而小坑了阎行一把且成功引得西凉内战的华飞,则是心满意足的返回中军帐去休息,准备待养足精神后,再来想办法折腾韩遂这个九曲黄河。

    华飞虽然觉得事态发展得非常的顺利,可是他却始终都觉得即便自己如此的相帮于马超了,也不定能让马超顺利的拿下韩遂的榆中县城。

    因为很明显那个黄河九曲——韩文约,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人,至少在失去了乱国毒士——贾诩的帮助之后,光凭马超的武勇只怕还不足以打败多智的韩遂。

    当然这也是华飞所希望看到的事情和他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力气来帮助马超的原因,因为他觉得想要大副度的削弱敌军们的实力,最好的结果就是要令得两军打个不分上下才行。(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