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52章 析军情樊稠献策

正文 352章 析军情樊稠献策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且说大鼻子马腾正与那胡不侵脸的庞德,还有年轻英俊的马超,在清风徐送花香的中军大帐内,详细的商议着渡河的战事。

    三人正谈得聚精会神之时,却忽听得大帐外有人高声的道:“樊某有急事要求见主公,你等可速速去为吾通报一声。”

    “樊稠?”马腾闻言转头望向帐外奇声的问道,“马某不是叫他引领着本部大军随孟起为渡河先锋了吗?他现在不去统率着麾下们好好的做渡河的准备工作,却来此处寻吾何事?”

    庞德与马超闻言对视了一眼,却相对着摇了摇头的表示不知道,庞德乃开声道:“主公何不唤其入内一问,便知究竟?”

    “嗯!”马腾闻言点了点头的冲着外面就高声道,“众亲卫可让开条道路,请樊将军进帐来见吾。”

    “喏!”

    帐外亲卫们的高应声中,樊稠随即就带着风声的急步而入,马腾见得此时天高云淡风清凉,

    可这樊稠那张刀疤脸的额头上却是顶着清晰的汗珠。

    乃奇声问道:“樊将军为何如此的一头大汗?”

    “主公,”樊稠入帐后急急的抱拳禀道,“末将在归去后细细思之,发现这黄河咱们可万万是渡不得的呀!”

    “哦?”马腾闻言奇道,“樊将军何出此言?”

    樊稠见问却略微的停了一下,才缓缓的开声说道:“主公当知眼下黄河对岸的守军们,乃尽是那成公英的精锐麾下。”

    马超见说乃开声道:“樊将军,你在与吾父赶到这黄河边时,令明就说过敌军们除了那成公英所部外已经尽丧于吾军之手了,您又何需重提此事耶?”

    “少主,”樊稠闻言对马超抱拳一礼的迟疑着开声道,“稠有一事不得不向您请教,只是其中只怕会多有得罪之处,所以……”

    马超听了心中疑惑,却一挥手臂的对樊稠高声道:“樊将军既然有事要向吾请教,那就不必迟疑,你尽可但讲无妨!”

    “谢少主,”樊稠见说乃对马超一躬身的问道,“稠听说少主曾经与那成公英的麾下们交战过,不知您对他们的战斗力做何评价?”

    “哼!”马超见问不悦的就冷嗤了一声,却也不掩饰的虎着脸道,“成公英这厮的手下们,倒也算是训练有素之辈,其军阵法严整得甚是难缠。”

    刀疤脸樊稠却不理马超之不悦的又开声问道:“那么依少主您看来,眼下黄河对岸以成公英那厮为统帅,且其麾下又皆是训练有素有一万五千大军,吾军是否有把握一鼓而下敌军呢?”

    “哼!”马超闻言大怒着竖眉戟指着樊稠就叱道,“樊将军莫非惧死呼?”

    樊稠闻言心中大怒着就瞪圆了双目得胸膛为之鼓起,却在一瞬间后又泄了气的对马超道:“少主,稠虽不才却也是戎马一生之人,绝非是惧刀避剑之辈,还望少主莫要看轻了稠也。”

    马超闻言才想起这樊稠不管怎么说,也曾经是权倾帝都的人,当下乃声音放缓的开声问道:“那你为何会因敌军的精锐,而产生了这样的顾虑呢?”

    “是这样子的,”樊稠闻言又稍微的想了一下,才开声说道,“稠顾虑如果成公英所部尽是精锐,而吾军在渡河后又没有办法一鼓而下的击溃他们的话,只怕会误了大事。”

    “哦?”大鼻子马腾闻言,急伸直了右手的冲着樊稠问道,“会误了什么大事。”

    脸带刀疤的樊稠见得马腾动问,伸手抹去了那垂到眼前的湿漉漉汗珠,在清凉风中对马腾抱拳施礼着道。

    “主公您何不试着想想?如果吾军不能一举激溃成公英所部的话,那么吾等誓必要和他们展开激烈的厮杀,而榆中县离这庄浪渡口的距离,对于有着战马的韩遂军来说可算不上太远。”

    “嘶……”马腾闻言为之瞳孔收缩,

    乃抽着气的想了一下,才对樊稠问道,“你是说韩遂会亲率大军的急速来驰援成公英所部?”

    “不错,这个事情极有可能,庞某却是小看了韩遂了也。”

    边上那献计渡河的庞德闻言,也在心中为之悚然而惊的暗道了一句。

    却听得樊稠又对马腾高声道:“若主公是韩遂的话,那么您在被人打到家门口时,又会不会因为顾虑华飞军会攻城而对成公英所部置之不理呢?”

    马腾闻言伸手摸着大鼻子的想了一下,皱眉摇头的道:“若吾为韩遂在面对此等情况时,必然会只留少许人马守城,而尽率大军支援成公英的。”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因为事情很明显,吾等攻击成公英已成事实,而那华飞会不会攻城还在两说之间,所以必然是要先救成公英的。”

    “既然如此的话,”樊稠闻言接口禀道,“那么吾等仅有四万余大军,而成公的所部就有着一万五千人,韩遂若是来援的话,其总兵力恐怕将会在短时间内达到三万之众,而且……”

    马腾见说乃再伸右手的急声问道:“而且什么?”

    樊稠双手抱拳的低着头想了一下,才开声道:“而且韩遂在势危之下,说不定还会不顾一切的急调外面的守军们来回援金城。”

    “嘶……”樊稠这话一出口,帐内登时就是三道抽气声响起,马腾、马超和庞德在瞬间就意识到了事情的原重性。

    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知道:韩遂还有两万多精兵们,由杨秋与李堪率领着屯在天水,这要是真的把韩遂给逼急了的话,他会不动用这一支精兵吗?

    那狗急了还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呢。韩遂要是再调这两万人来增援庄浪渡口的话,那么他的总兵力可是将会达到五万人之众。

    三人正思间,忽闻得樊稠再次开声道:“而且大家不要忘了吾等现在可是进攻方,以韩遂的能力必然会利用保家之说,而使得他的麾下们上下一心的共抗强敌以保家园,此为人合。”

    “不错,吾军可没有华飞那样的好名声,谁都知道他不会去抢夺百姓们和虐待俘虏,要是韩遂鼓动的话,敌军们必将团结一心的来对抗吾等。”

    庞德闻言再次悚然而惊,却听得马腾高声问道:“人合?那么天时和地利……”

    却是只问到一半就住嘴不语了,因为谁都知道防守方在本土作战,那对地形的熟悉程度绝对不是攻击方可比的。

    至于说到天时,此时乃是夏季正是东南风徐的时候,而自己的军队却驻扎于西北面,那么这个天时当然也是属于防守方的。

    所以大帐之内的四人,登时就为之陷入了沉默之中,唯有那东南风轻拂过旗帜发出的烦人“猎猎”声,还在猎猎的响个不停。

    良久之后,马腾愁眉苦脸的摩挲着大鼻子对樊稠问道:“如此说来吾军还真是渡不得黄河,可是难不成吾死了这么多的人,费了这许多的钱粮却就此作罢不成?”

    樊稠闻言侧头转睛的又想了一下子,才抱拳施礼的答道:“主公,您何不命一将统此许兵马留在此处屯扎,从而可以吞下这黄河以北的大量土地,而且……”

    “而且如何?”正在心疼自己损失的马腾,见得樊稠似有办法可以弥补自己的损失,乃急忙伸手相问。

    樊稠却微微一笑的道:“而且吾主若能抽身于事外的话,那么将来无论华飞和韩遂如何折腾,那么他们不都有求主公的时候吗?”

    说到此处他略顿着以食中二指和拇指对马腾搓了搓的道:“到时您还怕没有这个吗?”

    “呃……”马腾见状先是瞪眼的微愣了一下,旋即就张嘴“啊哈哈哈”的指着樊稠大笑了起来。

    马腾边笑边爽歪歪的自思:“是啊,只要他们来求老子的话,那他们能不出些血吗?唔,樊稠这个想法好呀!最好到时候是华飞先来求老子,看老子不狠狠狠的反敲他一把,一定要把他给敲疼、敲得、敲得他浑身都痛。”

    马腾想得既高兴又开心,却不知眼见华飞的两虎相争之谋即将被破解时,那边上旁听庞德的心中却登时就升起了个大大的问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