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54章 毒士解惑病忽至

正文 354章 毒士解惑病忽至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日马超与庞德在听得贾诩所说的话后,登时就在艳阳下互相对视一眼的就陷入了呆滞之中。

    原来真正的贾诩根本就没有死,那个在武威城外因中伏,而被鲍出等人于寒冷的雪地中杀死的“贾诩”,只不过是他那一个忠诚的老仆——贾陀而已。

    按贾诩的说法,他只不过是用了一招区区的“李代桃僵”而已,想不到居然一下子就瞒过了那些想要杀他的人。

    马超一听当时就不乐意了,因为他也是被贾诩给诓了的人之一,就他那火暴性子,当场就挽着袖子的照着绿茵茵的地上吐了口唾沫,并对贾诩鄙夷着道。

    “唔呸!你这个鬼叽叽的老东西,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呢你,把你也埋那忽化忽冰得能把人的那玩意儿,都给冻掉了的冰天雪地里半天试试?看不把你直接结就给冻成根老冰棍去。”

    说着他略顿着又补了一句:“当时那些来杀你的人,还指不定在那能冻死人的地方埋伏了多久哩,这一见到你出来,那还不得急急忙忙的就把你给了了事的就跑啊?”

    “呃……”贾诩闻言不禁就是好一阵的无语,乃自思道,“感情老夫为了保命而小装一把也得罪你喽,这事情它还得怪老夫喽?”

    边上满脸刀疤的樊稠听了马超的话,也暗自的想道:

    “不错,孟起这一说还真有些道理,想那个鲍出和你贾文和也不熟悉呀!他是既不曾和你一起喝过酒也不曾和你一起逛过窑,加上又冻了那么久,这被你给诓了那倒也正常。”

    樊稠正想之时,却听得马超高声说道:“好吧,你奏是就这么活过来地,现在你有什么想问就尽管问好了。”

    说着他转头一瞪庞德的高声喝道:“令明,你还不把你的爪子从马老子的腰上拿开,是准备要抱到天黑去吗?”

    庞德闻言连忙松开了手,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马超笑了笑。

    马超去不管这些的只一把扶在剑上,又对贾诩高声喝道:“待你问完了时,马老子也好送你上路以谢先祖。”

    马超这话一出口,登时就引得场中又是一团的慌乱,樊稠迅速横身拦在了贾诩的身前,庞德更是再展双手就想去抱马超,却被马超轻松的避过。

    贾诩却在两人的大叫声中,伸手轻轻的推开了樊稠温热强壮的身体,直面马超的高声道:“令明且住,待吾问过少将军后,若是他还是想要杀老夫时,却再求令明相助一二。”

    庞德闻言只得呐呐的住了手,马超则是俊脸含霜的冲他就冷“哼”了声。

    却听贾诩在凉风中朗声的问道:“少将军您觉得若是您教无知的孩子们唱歌,并承诺只要唱得好,就有好东西吃的话,他们会不会跟着您学唱呢?”

    “当然会了,吾亲自教他们唱歌,他们又焉有不学之理?更何况……”马超闻言摆手高声的就答了一句,却突然双目大亮着道,“你是说那首童谣乃是敌人编好了教孩子们传唱的,而不是先祖与孩子们沟通的?”

    贾诩闻言抱拳为礼的对马超赞道:“少将军果然聪明过人,只需要轻轻一点便明。”

    “啥玩意的一点便明,你还当马老子是盏油灯呢?”马超闻言不领情的一摆手道,“那吾再来问你,那夜半神语与祈连山崩,你又做何解释?”

    樊稠与庞德闻言,也把不解的双目望向了贾诩,贾诩却老神在在伸手抚抚自己柔软的长须,才胸有成竹的对马超解释道:“少将军英明神武自然不屑于去学那些装神弄鬼之事,夜……”

    此事本就没有什么大的奥秘,在贾诩的一番解释后,马超和庞德、樊稠随即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和始末。

    然而马超在后移着身子的斜目看了贾诩一会儿后,这心里头虽然相信了七八分,却又再次的开声问道:“那么吾马家子弟们尽皆夜梦先祖斥责之事,你又做何解释?”

    “哈哈……”贾诩闻言仰天大笑道,“少将军这一生只怕已经做过无数的梦了,不知道可曾碰到过日有所思则夜有所梦的情况呢?”

    “这倒也是!想马老子小时候被逼着练武时,总想着能一下子就能变成力大无比的猛汉,后来在夜间睡觉时,还就真的梦到过自己一下子变得力大无穷。”

    贾诩闻言抚须点头的笑着对马超问道:“仅此而已呼?”

    “你个老不羞,其他的梦又管你屁事?”马超闻言反呛了贾诩一句,却俊脸微红了一把的自思道,“难不成马老子还要告诉你,老子曾经做过和心喜的美女成就好事,而导致被子都湿了的美梦不成?”

    贾诩人老成精,见他如此神态如何不知他在想什么,乃也不以为忤的道:“少将军不妨试想一下,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您又身为马家的嫡系子弟,又焉有不梦伏波夜斥之事呼?”

    于是在贾诩一番解释后,马超的心里登时为之恍然大悟,却嘴硬的对贾诩叱道:“那你又不早说,还害得马老子空担心了一场!”

    “吾搓!老夫当时倒是想说来着,可你小子怒匆匆的提枪策马就进了门,你当老夫是智障啊,还是求着想让你再捅上几个窟窿呐?”

    贾诩闻言没好气的白了马超一眼的,在心中暗骂着他的无理取闹。

    却见得马超摊着双手的道:“好啦,吾相信你就是了,那么吾等的误会也完全的解除了,你也可也以回来再给吾父当军师了。”

    贾诩闻言却随即就垮了身子的佝偻着,并以手掩唇的“咳咳咳”就是好一阵的猛咳,最后才喘着粗气的冲马超摆着手,用一种好像快要断了气的苍老声音说道。

    “少将军呐,老夫谢谢您的厚爱了!可是老夫年老体弱且又多病,怕是命不久矣,只怕是只能辜负您的一番好意了,若是少将军看在老夫年老的份上,那就请少将军送老夫回姑藏养老吧?”

    “啥?”马超闻言瞪眼的怒道,“个老东西的,刚才说话时你明明还好得气不喘、面红润的,现在你就生病啦?你也太能装了吧你?”

    “咳咳咳,少将军您有所不知,”贾诩捂嘴咳得快要断了气般的道,“老夫这病乃是一种怪病,它是时好是坏得没有定数,而且还是说来就来的,所以老夫才会觉得自己命不久矣!”

    说着他不待马超说话,便再次开声续道:“而且老夫这个病,他发作时便会觉得头脑错沉沉的,试问以如此差的状态,万一要是一个弄错了的话,岂不是要误了马将军的大事?”

    马超闻言登时就愣住了,他知道这世上千奇百怪的病还真的是极多的,甚至有许多病他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所以他也无从确认这贾诩说的是真还是假。

    然而正当他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在犹豫之时,贾诩却因低头行礼看不到他脸上的神色,且又见他久不作声,乃在再次“咳咳”的咳嗽了两声后,就又给马超加了一剂猛药,却不料竟然因此而险些就引来了一场杀身的横祸。(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