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57章 索粮不与使者危

正文 357章 索粮不与使者危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五月二十六的中午,马腾在听得华飞索要可供十万大军一月之用的钱粮后,本是笑咪咪的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

    他默然无语的沉着脸自思,老子这才刚刚采用贾文和那个,以阎行所部正受到华飞不断的喊话瓦解兵心,而恐怕很难再支撑不降华飞为计,去逼那韩遂向老子屈服,以求获得大量的钱粮而后撤回武威,颠倒你这华匹夫也想要老子再大出血一回耶?

    想着他乃沉声对苏则道:“吾前日已经供给你军足够十万大军使用两个月的海量钱粮了,你主如何又派你来索要钱粮耶?”

    “马将军差矣!”苏则闻言抱拳开声道,“先前吾主本是要将军先供一年的军粮方才愿意起大军前来相助将军行事的,后来因秦子敕为促两军同盟才答应了将军只先取两个月之粮。”

    说着他略顿着看了马腾一眼,才在满是花草香味的风中又对马腾开声续道。

    “在这件事情上我主已经对将军做了出让步,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且我军往来长安路途遥远甚是不便,现我主想先向将军索要一月的钱粮以做备用,原也是人之常情。”

    “哼!马某人当日为了得到金城郡而有求于华飞,这才不得已的给了他海量的钱粮,可如今在贾诩的谋划下,只怕这韩遂是不答应也得答应,既然如此的话,那老子还犯得着求你们?”

    马腾听了苏则的话后心中暗自得意的想着,却对苏则沉声道:“你主这分明是信不过马某人喽?”

    “将军何出此言?”苏则连忙抱拳解释道,“我主这不过是存着有备无患之心而已,且我军为能使将军顺利的拿下了令居诸县也是出力颇多,我主派我来向将军要钱粮并不是来向将军乞讨的。”

    “哼!”马腾闻言瞪目怒道,“当日你们那个秦宓可是对吾说,你们会牵制住韩遂的主力,从而使吾军顺利的拿下金城郡的,可是眼下吾军却损失了三万余众,你主怎么还有脸面来向吾索要钱粮耶?”

    “马将军此言差矣!”苏则闻言心中暗怒,遂不施礼的昂然高声道,“我军是否在祖厉一线牵制住了韩遂的大军,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至于你军损伤三万余众的事,难道不是你等自己不小心中伏所致?”

    说着他不待马腾回答的又高声续道:“这战场之上形势万变,你们自己不小心一些,却又怪得着谁来?且这等计策虽说是秦宓建言,却也是你自己愿意采纳的,这又能怪得着谁来?”

    “你放肆!”马腾吃他连续数问,不由得怒气升腾的拍案怒喝。

    苏则却丝毫不惧的昂首说道:“马将军,您可别忘了使者所代表乃是其主,苏某只是就是论事而已,你安敢就如此无礼的对我放声怒喝?”

    “你……”马腾闻言心中更怒,却也心知使者代表的确实是其主,乃咬牙切齿的强忍怒气着颤指苏则喝道,“你这样的使者太过于无礼,你主若想要钱粮时,可另派他人来与吾交涉。”

    屏风后本已经站起身来准备要用干咳来提醒马腾的贾诩,闻言方才放心的又坐了下来。

    心中却自思:“这也还差不多,这庄浪渡口与皋兰相距甚完,待得使者往来时,韩遂也该差不多做出回话了,看来马寿成倒也还有些急智。”

    却听得苏则抗声应道:“我如何无礼了?如果就事论事也是无礼的话,那这天下还有讲理的地方吗?马寿成你只怕是一心想要我主给你白出力,却不愿意支付钱粮吧?你以为天下有……”

    “混帐东西!你安敢直言相辱并直呼吾名耶?”苏则言犹未毕,马腾早已经忍无可忍的放声大喝着“铮”的拔刀而出。

    “主公不可,”边上庞德见状连忙出列劝道,“两军交战尚且不斩来使,何况华飞现在与吾等还是盟友呼?”

    马腾怒犹不息的放声大喝道:“来人,给吾把厮叉出大帐赶离庄浪,有什么问题让他家主公来与吾说话。”

    “喏!”

    其身边的亲卫一声答应,登时就在苏则那“马寿成,我代表的乃是我主华飞,你安敢如此无礼?”的大叫声中把苏则轰出了大帐。

    苏则怒不可扼的跳脚而骂,马腾麾下的众军们听得骂声纷纷围拢,苏则随行的警卫们大惊,只担心马腾会怒急而杀了苏则,乃赶紧一把搂住的向着河边而去。

    却不料才刚到得河边的竹筏边时,忽有数人自人从中大叫,“歹贼安敢辱骂吾主?”而出的挥刃向着苏则便刺。

    万幸华飞麾下的警卫们,全都是万里挑一的军中豪杰,乃在一番急骤的“叮叮当当”后,挥盾急挡的迅速拥了苏则开筏而逃。

    身后那数人依然大叫大喊的开弓放箭急射,警卫只管三盾互搭着在“当当当”箭击盾牌声中,急向东岸而去。

    却突然闻得东岸一声大喝:“东莱太史慈在此,歹贼安敢箭射使者?本待一箭射死尔等,显得伤了两军的和气,且与我看箭!”

    马腾众军们听得是西北第一勇士现身正大感惊慌间!突然河对岸虎吼声落,惊弦炸响只“梆梆梆”的好一顿急响声起,登时数根白羽“咻咻”连声的穿空而至。

    众军们只闻得数声“啊啊”的惊叫声扬,纷纷循声望去,却登时“嘶嘶”的就响起了一片倒抽凉气声。

    却原来太史慈听得对岸喧闹,急来看时正见得敌军放箭急射苏则,当下乃策马至河岸一顿连珠箭发,登时射了那执弓之人个头顶白羽毛乱颤。

    只这一下惊得众军尽慌,乃不纷纷大吼一声的急急而退,那数个惊得都湿了裤的追杀者,却也因此而惊醒的急急弃弓而逃。

    不一时正在帐中摔东西的马腾,听得此事心知不妙!乃急令庞德引人来探看究竟是何人,竟然敢无令擅自对使者动手?令庞德就便拿下拭问。

    庞德亦知今日事情搞大了,若是不能拿得活口的给华飞个交代的话,据说华飞那人却是个极为护短之人,只怕将不肯与马腾干休。

    却不料那数人竟然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庞德虽然遍问众军居然苦寻无果,而另一则的太史慈也早已经引军护着苏则急退而去。

    是日庞德寻不到那数人,只得自己引军继续搜索,却令人去急报与马腾得知。

    马腾得报后,只急得大鼻子都红了的拍案大叫:“混帐!究竟是哪个做的好事?”

    边又高声叫道:“此必有人派遣内间混入吾军之中,亦图嫁祸于吾也!”

    叫着他略想了一会,乃又转头向东南方向戟指跳脚而吼道:“肯定是那个鬼叽叽的韩遂干的好事!”

    吼完后又握拳放声大喝道:“来人,速传吾的将令,命众军严查各军人员,给吾排清混在其中的奸细!”

    “喏!”

    亲卫的高应声中,马腾转头向后大声喝道:“贾文和你对此事有何看法?吾等又是不是要给华飞一个交代?”

    “交代吗,自然还是要给的,”鬓角发白的贾诩施施然的自屏风之后而出,手抚柔软长须眼望东南的道,“要不然万一将来有需要华飞的地方,可就不好说话了,何况吾等可还等着他来相求呢。”

    “嗯!”马腾闻言抿嘴点头的道,“说得有理,只是却要好何给他个交代呢?”

    “吾搓!你不是都知道这事情是谁干的了吗?这种事就算不是他干的那也得是他干的呀,谁让他的嫌疑最大呢?你还来问老夫作甚?”

    贾诩暗自腹诽着马腾,却不说话的只把手指往东南面虚指了两下。

    于是马腾意会,不久后遂有消息在整军捉奸细的马腾军中传出,此事乃是韩遂为破坏华飞与马腾军的同盟而做的坏事,同时有使者撑筏东渡的急急前去向华飞解释此事。(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