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72章 咒声急万军俱定

正文 372章 咒声急万军俱定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日在如血残阳的照耀下,华飞于阴凉阵阵的夜风中接得许定的急报,前方埋伏在韩遂军中的我方细作报来。

    韩遂在得到先行遍撒斥候的去打探消息的阎行回报后,在得知祖厉已是空城,且百里之内都未曾发现有华飞军的踪迹后。

    乃尽起近四万大军的就离了榆中县城,眼下正以阎行为前部,浩浩荡荡的向着我军的南面杀来。

    此时华飞北有马腾挥军急来,其兵力只怕不在四万之下,而南方韩遂又起四万精锐由南杀来,华飞这区区的三万大军们,登时就陷入了号称“天下健勇”的西凉八万大军的两面夹击之中。

    苏则等人闻言尽皆为之色变,华飞却在阴凉风中大声问道:“韩遂的大军离我军,大约还有多远的距离?”

    “回主公的话,”那警卫抱拳过顶的在残阳照耀下急声的回道,“韩遂的麾下以骑兵居多,其军行动迅速,离此地大约已经不足二百里路。

    ”

    华飞点了点头的握着掌中微凉佛珠,向着苏则高声问道:“马腾军离我军又有多远?”

    “马蹄声急,离我军只怕已经不足二十里路。”苏则连忙抱拳大声回答

    华飞闻言面容转厉,乃“铮”的拔剑而起着高声令下:“很好,传令众军们全都依计而行。”

    “喏!”

    众军齐应声内许褚提刀上马,苏则顶盔执剑,众军们更是个个摩拳擦掌得一心只等厮杀,来报之警卫亦策马疾奔南面向许定传令而去。

    华飞却自拔长发的仗剑走到,那最高处早已经提前设好了的香案之后,披发而立的面向北方,在他前方的案上更是竖着三个特大号的嗽叭,嗽叭口分别指向了正北、东北和西北三面。

    正当西边的太阳沉了一半时,“轰隆隆”的闷雷声响,登时北面烟尘大作得群马如狂潮奔涌,太史慈率部吊着马腾的数万大军们,正如同一条急剧变粗般的黑线急来。

    正在纵马急追中的马腾军们,忽于阴凉阵阵的东南风中听得“当”的一声脆响声扬,众军举头望去,正见得华飞在高处乌发乱飘的沐风在挥剑作法,但闻得其声极洪的口念咒语道。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大地生根,众骑难挣,给我定定定,急急如律令!”

    华飞巨声方起其身后登时就有“呜呜呜”的鬼泣声连绵响起,更有无数的漆黑浓烟由地上冒起,并随着阴凉的东南风向着北面纵马急驰而来马腾众军们飘去。

    “他娘的,那小子是什么人?他想要做什么?”

    “苍了个天的!莫非此人还会妖术不成?”

    “吾搓!是个装神弄鬼的神棍吧?大家冲上去先弄死他!”

    此时天色将暮夜风凉,更兼有鬼声“呜呜”黑烟乱冒,西凉众军们见状,无不觉得这身上都凉叟叟得毛骨悚然!

    乃互相呼喝的壮着胆,挥刃打马的就向着在装神棍的华飞方向杀去,却冷不丁的意外出现了,站在高处的华飞见得一场堪称古代最大的交通事故瞬间上演。

    先是那无数疾奔得直如机车狂飙的战马们,突然就来了个急刹车,并且还是底着头的就给来了个急刹。

    只这一下突然的情况发生,那无数不曾防备的骑手们,登时就“啊啊啊”的惊叫着,被巨大的惯性给带得凌空翻转了数之不清的三百六十度大空翻。

    随即“砰砰”连声的就和大地母亲来了个亲密的接触,一时间唉声四起得叫唤连天。

    “哎哟卫,吾这老腰啊……”

    “快来人帮老子一把啊,

    老子的手摔断了呃……啊”

    “不好了!那小子真会仙术,他把吾等的马全都给定住了,快跑啊……”

    与此同时华飞军阵中的辎重车分开处,许褚放声大叫着“跪可生,立必死!”的纵马提刀,就引领着上万精骑们“轰隆隆”的突烟冒火急出。

    许褚一骑当先的在众军们“跪可生,立必死!”的震天怒吼声内,飞一般的直取大乱中的西凉众军们狂冲而去。

    几在同时太史慈扬枪大喝:“跪可生,立必死!”的急速勒转马头,掉头引军的就直奔马腾的中军而去。

    此时西凉众军们正乱之时,突然见得双将引领着众军们犹如双龙出水般的迅猛杀来,登时反应得快的急速就抱头跪地,但凡有跪得慢者,只一阵黑风刮过登时腥红热血飞溅。

    刀光如虎马如龙的许褚,“驾驾”连声的催促着座下的“驮山”宝驹,旋风般的杀得敌军们波分浪裂。

    却突然见得太史慈一骑绝尘的在“猎猎”连声内,挺枪右侧杀入直奔中军,其嘴里还放声大叫着:“马腾休走!”

    “不好!”许褚见状大吃一惊的急声大吼,连忙把刀挥得更猛,马策得更快的疾奔马腾的中军抢去。

    却奈何太史慈之“的卢”宝驹可日行千里,其爆发速度却绝对非许褚这善能负重的“驮山”可比。

    眼见得转眼间,这太史慈已经枪如玉屑纷飞的杀近了马腾的中军,许褚正心急如焚间,突然一将跃马扬枪的大叫:“呔!太史贼子休伤吾父!”

    却是马腾的第三子――马铁,正护在马腾的身侧,因见得太史慈人狂枪急的迫近了中军,乃急忙挥枪跃马来拦太史慈。

    一心只要捉住马腾的太史慈,见得马铁挥枪来迎,当下更不打话的“唰唰唰”挺枪照着马铁的胸膛分心便刺。

    却不料马铁虽然年少,却也因常与其兄马超过招而武艺不凡,今番见得太史慈银枪使出,登时疾如风是快似电,朵朵银花疾飞旋,心知此乃枪法绝艺“扎枪式”。

    乃急“呔!”的大喝一声,双掌急成阴阳把枪式,但见其左右掌心相对着握紧枪杆同时枪尾紧贴腰部,只双臂一阵左右急晃间,登时那枪尖就急摆得恍如群蛇狂舞一般。

    只在一阵“叮叮当当”声中,艳红的火星霎时四溅得焦臭味生,马铁却硬是在电光石火间,就给太史慈来上了一招“以拔破扎”。

    却是用枪法中的防守绝招“拔枪式”,左拔右摆的登时就把自己的身体给防了个水泼难入,只在电光石火间就连接了太史慈,九记力沉枪疾的急扎之枪,

    依着少年马铁之所知,这一式扎枪疾起的话,通常都最多也就是一枪化九式。

    讲究的乃是枪分九处急急奔,上扎双眼并眉间,中扎心口和两肩,更有一桩奇妙处,枪扎胯下与双边。

    一枪九式的分扎上中上三路,便已经是这利用肌肉伸缩的弹性,而在一瞬间发出的扎枪最高境界,通常来说一瞬间能扎个七八枪的就已经是不得了的事了。

    却不料太史慈这个枪中高手,不单能一枪瞬间化九刺,更是硬生生的又比别人又多出来了一记扎马之枪,乃是在力尾之时,多出一枪的疾刺敌对之人的座下战马。

    于是当马铁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连接下了太史慈九记疾如惊电扎枪式的刚松了一口气时,却不料跨下的战马“噗”的就中了太史慈一枪。

    霎时就“咴律律”的痛叫着扬蹄人立而起,登时便把个奋勇救父的马铁,弄得措手不及的自马背之上掉落,只“通”的一下就摔在地上。

    太史慈见得这马铁落马,却是不顾不得理他的,策马就奔在中军处正惊慌失措的放声大叫“铁儿当心”的马腾便去。

    太史慈眼见得离这马腾已经是触手可及,心知只要擒贼先擒王的拿下这马腾,那便大事可成,正自心中大喜间,却不料好事多磨的异变再生。(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