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84章 服贾诩兵逼阎行 谢徐健、小威廉丸子、渔闲、首长支持

正文 384章 服贾诩兵逼阎行 谢徐健、小威廉丸子、渔闲、首长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的时候,那智慧过人的贾诩也已经隐约的猜到了,华飞在听得法正与魏延成功的兵进两地后,所设下的计谋到底是什么了。

    那便是华飞故意的泄漏了他真实的兵力,并以他那关中和益州之主的身份,携带着大量的粮食和钱粮兵进蕴围县城。

    随后更是巧妙的借着曹操起兵攻打关中的事情,而令甘宁率部迅速撤回关中的进一步诱惑韩遂。

    从而引得韩遂因贪婪而兵离金城郡的来攻击于他,进而造成了那本是固若金汤的金城郡,形成兵力空虚的状况,以使得暗伏在后的两路大军有机可趁。

    “人言南郑候足智多谋得堪比天人,今日老夫方知所言非虚也!”

    当华飞边引着大军们迅速前行,边对贾诩说完了这一番话后,贾诩不由得为之暗自的为之叹服。

    却也才知道了华飞用计拿下马腾和他的大军们,并不是当初谋划的一部份,只不过是因时因势而展的一番顺手之作而已。

    想到此处,他却也没有问华飞为什么不迅速行军的前去攻击疲惫的韩遂,因为他自华飞的言谈中能深深的体会到,华飞对魏延和法正的那一种信任。

    再联想到马腾在中了华飞的五间计后,就对自己不闻不问得连信都不屑于一顾,更是在自己重新出现后,居然还以自己的三子为质来要挟于自己,这对自己该是不信任到了什么地步?

    在两相对比之下,贾诩的心中不由得为之感慨万端,却又突然想起了一事的,在温暖的马背上对华飞开声询问道。

    “候爷,您如此不急不徐的跟着韩遂,且脸上全无一丝担忧之色,莫非那曹操来攻关中的信息,乃是您为了安韩遂之心而设下的计呼?”

    “不,”华飞在马上眼望东南的冲贾诩摆手道,“曹操来攻的事情是千真万确的事,我只不过是对这个消息善加利用的转弊为利而已。”

    “咕!”贾诩闻言苦涩的咽了口唾沫,不禁暗自的想道,“叵耐马寿成这个老贼头,不听老夫之言的静以待机,否则华飞处在如此的三面夹攻之下,吾等又安有今日之大败?”

    想着他却也没有去问华飞为什么不速速引军去灭了那韩遂,也好早一点率军回援关中?因为他知道以华飞智力既然这样做的话,那就必然有他的道理存在。

    而是默默的迎着清凉而芬芳的东南风,就转而在温暖的马背上,思考起了自己将来应该如何在华飞的手下大展抱负的事情来。

    然而他刚在思索时却发现,那一袭玄衣的华飞扬手高声唤道:“仲康,派人去通知许定让他引军追上阎行所部,让他去请阎行等一等我们,我有话要跟他说,另外传令全军加速前行。”

    “末将领命!”

    顶盔贯甲的许褚抱刀应命,随即转身虎吼着就传达了命令,于是数名警卫应声出阵并快马加鞭的向着东南方向急奔而去。

    同时各级军官们纷纷手执喇叭的大吼着:“主公有令,全军加速。”

    登时“咚咚”战鼓声的节奏加快,华飞一骑当先的引着数万麾下们,迎着清凉的东南风在“轰隆隆”的响声内纵马奔腾。

    日不过午得艳阳正烈之时,华飞就在祖厉东南面那平坦的草原上,追上了奉命断后的阎行所部。

    变得有些炽热袭人的东南风里,华飞见得前方两军对峙,乃带着许褚突出阵前的扬声大笑道:“阎将军好久不见,华飞来迟倒是累得阎将军久候了。”

    “恁娘的个贼竖子!老子和弟兄们都是又困又饿得睡不着觉,这要不是被许定那厮引军给缠住了,且又要保护吾主后方的安全,鬼才稀罕在这大太阳下等你?”

    阎行闻言心中暗骂了一句,却也因见得华飞引大军亲自,而只得手执长矛的策马出阵,面向华飞抱拳一礼的高声问道:“君候既然与吾主有盟约在先,今日又为何引军回返?”

    “哈哈哈,”华闻言仰头大笑三声的对阎行说道,“彦明,你是个厮杀的汉子,怎么也学起韩遂的那一套来了?我为什么会引军回返,你应该心知肚明才对。”

    阎行闻言不禁俊脸微红,他虽然自知理亏却也只得硬着头皮的略过了这一节,转而再次对华飞抱拳问道:“那么行也不多言,敢问候爷令人让吾停下又有何话要说?”

    “无他,”华飞在温暖的马背上猛一摆手的道,“只不过是因为我很欣赏彦明的才能,所以想来回阎将军打个小赌而已。”

    “又打赌?”

    华飞身后那处在大军里头,偷偷来看华飞搞什么鬼的贾诩闻言,这心中猛的就是一突。

    “打个小赌?”华飞对面的阎行闻言先是为之一愣,继而便为之脸上涨红的在心中暗恨道。

    “你这可恶的奸猾竖子!老子现在这肚子里头是饿得都快造了反,上下眼皮还一个劲的在打着架,而且家里头的老父还有危险,又安有那屁的闲功夫来和你打赌?”

    阎行在大怒之下本待要突阵上前的一矛刺死华飞,却无奈见得华飞身后那强壮无比的许褚,正提刀策马得虎目放光。

    当下他乃只得暗骂着强捺了怒气,没好气的对华飞道:“赌非好事,所以小将自来就不与人赌,候爷若是赌瘾发作时还请另寻他人。”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又抱拳一礼的高声道:“候爷若无其他事要吩咐时,那么小将的家中还有要事,这便先行告辞。”

    “这就想走?”

    华飞闻言微皱了下眉毛,登时就觉得这阎行未免比那金大大笔下的老顽童还要天真,却又瞬间又想到这个本是智勇双全的阎行,只怕是已经累得因缺乏营养而头脑发昏。

    当下他见得阎行收拳执矛的便待要勒马回阵,乃沉声道:“你要是不和我赌的话,我就会很生气。”

    “你生气又想做啥?”本就因疲劳和饥肠辘辘而心情不好的阎行,闻言心中更怒,乃张嘴就冲着华飞怒问了一句。

    “呔!阎行贼子你安敢对吾主如此无礼,给俺刀下受死!”

    华飞背后的许褚闻言放声虎吼着,随即纵马提刀的便出,挥刀就要直取那胆大包天的阎行,却听得耳旁传来“仲康住手!”的高呼声。

    许褚闻言知道是华飞出声阻止,乃只得勒马提刀的就停了下来,却睁一双虎目的对着阎行怒目而视。

    阎行见得这虎将发威,心知他武艺高强得不在自己之下,加上自己现在又累又饿的,却万万不是他的对手,乃只得在心中暗暗的叫苦。

    却听得那止住了许褚的华飞,又在炽热的阳光下高声道:“彦明,你是个武将加上现在又是既累且饿的,倒是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子的来找你打赌。”

    “这是不找阎某人赌了?”

    阎行闻言张着个大嘴的当时就茫然了,却听得华飞又开声续道:“现在我换个方式来和你说话,希望你能理解到我的良苦用心。”

    说着话,华飞转了转掌中那微凉的佛珠,在淡淡的檀香味内开声说道:“现在的形势很明显,你的身边只有这一万左右又累又饿的疲兵,将领呢也只有你一个。”

    “竖子到底想干就么,这事情不用你说老子也知道。”

    阎行闻言心中暗怒着,却硬是不敢开口叱骂,但听得华飞那清朗的声音,再次在蓝天白云下响起。

    “而我这边的实力我也不妨告诉你,我这不仅有猛将许褚、太史慈、许定、鲍出还有马腾和马铁,另外就是我有足足六万养精蓄锐的虎狼之士随在我的身边,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