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85章 带着大军去逼赌 谢徐健、小威廉丸子、渔闲、首长支持

正文 385章 带着大军去逼赌 谢徐健、小威廉丸子、渔闲、首长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马腾和马铁还有六万大军?”阎行闻言大惊的失声惊呼着,伸长了脖子就向华飞的背后望去,却正见得北面旌旗招展中,众多黑压压的骑兵们在风尘影里“轰隆隆”的向着军前奔来。

    阎行见得分明,那策马跑在众军之前的当头一将,着青甲披白袍一双大手掌雕弓,自是华飞麾下大将太史慈无疑,而在他身边的那两将却不是马腾父子,又是何人。

    “完了!这马腾原来不是末至,而是已经全军落入了华飞的掌中啊!”

    阎行见状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一疼,登时眼前就一黑得天旋地转。

    却听得华飞又高声问道:“彦明,现在形势已经很清楚了,你最好是答应我的要求,以免惹得我这心中不痛快。”

    阎行听了华飞这话登时就张大了嘴的愣住了,因为他能清楚的感觉华飞这话里头的意思,那就是想要逼他来赌一把。

    可是他自长这么大以来,这诱赌的、骗赌的、甚至强赌的他都见过,可别说是他了,只怕他这全军上下的一万余人,都没见有过这般带着六万大军和诸多猛将来逼赌的吧?

    然而人家那实力摆在那头,他却也心知自己这要是不赌的话,那只怕真的就要讨不了好去。

    当下他乃只得合嘴“咕”的伸缩着喉结,就咽了口满是苦涩的唾沫,张嘴对华飞哑声的问道:“候爷何故如此相逼?”

    众军们闻言俱都向着那在炽热艳阳下,一袭玄衫随风舞的华飞望去,他们也都很要想知道华飞这么做的用意,究竟何在?

    华飞却一点儿也不急的转了转掌中微凉的佛珠,又对阎行开声问道:“现在你赌不赌?”

    “天杀的!你都这样子了,老子还能不赌吗?不赌的话岂不是正好就让你有了发飙的借口?”

    阎行听了这话当时就险些要哭了,乃在心中放声的怒骂着,却也只能低着头的咬牙道:“你待要如何个赌法?”

    “哈哈哈,”华飞闻言仰天再笑三声,才收了嘴的在淡淡檀香味内双目逼视阎行的道,“彦明,你能明白就最好。”

    “混帐!老子能明白个啥啦?你这话也不肯说清楚的,却让老子这累得快死的人在此瞎猜,当真是不当人子也!嘶……”

    阎行先被他给笑得这心里头都发了毛,又听了华飞那不清不楚的话,不由得大怒着就心中把华飞给骂了个半死,却猛的想到华飞的用意,不由得登时就倒抽了一凉气。

    此时虽然天气炎热,可阎行却只觉得全身都在发着冷,因为他的智力终究不低,却是想明白了华飞这话里头的意思。

    他知道华飞这是借口要和自己赌,却以势压人的来让自己明白,在势不如人的情况下,该低头就得低头。

    而且更可怕的是,华飞所指并不仅仅是他现在这六万精兵对自己的一万疲劳之卒,而是对自己点明了,现在的韩遂已经是大势已去。

    需知华飞在拿下马腾后兵力已经高达六万多,而韩遂这边才不过四万余众而已,且还全都是一帮站着都快睡着的疲劳之卒,却要如何对付华飞那龙精虎猛的精锐?

    更可怕的是华飞的兵力还不仅如此而已,他可没有忘了韩遂是为什么而急速引军而退的,天知道那杀向榆中县的两路华飞军又有多少人马在内?

    而且虽然说自己这边还有成公英的一万士卒在永登县城一带,可人家那边连马腾都降了,那谁又能保证庞德就不会降呢?

    想到这里阎行只觉得自己满嘴都是苦味,却硬是咬着牙、哑着声、红着双目的对华飞切齿道。

    “行非是不明白候爷的良苦用心,行近日自思亦深觉韩遂非是明智之主,然则行之老父尚在榆中县内,故此行虽万死亦不敢背父而降也,若候爷执意要苦苦相逼的话,那行亦唯有拼死一战。”

    “哇擦!你这是木榆脑袋不开窍不成?老子要是想逼你来战的话,那又何必来和你大费口舌?”

    华飞闻言瞪大了双眼的暗骂着会错了意的阎行,却连忙摆手道:“彦明不要激动,我这是带着诚意来的,并不是存心来搞事的。”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才又开声问道:“你刚才说,你已经明白了韩遂这个只会引着外族人,跑到咱们家里来烧杀抢掠,这个只会施阴谋诡计来暗算自己人的家伙非是明主?”

    “对啊!韩遂当年引着羌人和氏人,伙同王国等人攻入关中,那岂不正是引着外族人来打自己人?这岂不就是卖国卖族的无耻之行?老子枉称英雄,却颠倒被他蒙骗多年的没有想到这一层的为虎作伥。”

    阎行闻言先是为之悚然而惊,继而便握矛对天的放声大叫:“韩遂匹夫你竟然如此误吾,吾好恨啊!”登时那“恨啊恨啊恨……”的不断回响声,便在远方的山谷中为之响个不停。

    “擦的!看来不能再逼他了,再逼下去的话这阎行指不定就得马上发疯!”

    华飞见得自己的目地已经达成,且阎行又像是大彻大悟,乃自付了一声的扬声劝道:“彦明,先圣曾经说过:‘人孰无过?知错能改则善莫大焉!’所以你也不必执着于往事。”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才又开声道:“既然你担心你的父亲会有危险,而不敢马上弃暗投明的话,那么我就和你打个小赌。”

    “啥?还要赌?”

    本已经因华飞的劝告而渐渐回复正常的阎行,闻言大叫一声的张着个大嘴又愣住了,他想不通华飞还想要赌什么?

    华飞却暗自的嘴角微翘的付道:“当然要赌了,要不然的话我怎么才能削弱掉韩遂四分一的兵力,并由你带头归降的迫使得韩遂全军瓦解?”

    想着,他乃对阎行点了点头的道:“我就你和赌,你的家人和老父,现在都已经全都安全的在我军的保护之中。”

    “这不可能!”阎行闻言猛的摆手反驳道,“那榆中县城四面环山最是易守难攻之地,且内部还有田乐所引的五千余大军们在镇守着县城。”

    说着他停了一下,又高声续道:“而且在皋兰县城还有张横的五千大军在驻扎,此时想必已经全军回援,所以你别以为你有两路大军来攻,榆中县城就已一定会落入你军之手”

    华飞闻言却笑道:“榆中能被韩遂这样的人选为老巢,我自然知道它肯定是个固若金汤的地方,只不过我相信我麾下们的能力。”

    说着他转了转微凉佛珠的也沉吟了一下,才又对阎行道:“既然你也不信我军已经拿下了榆中县城,那么我们正好可以就拿它来赌上一把。”

    打死也不信那地形险要的榆中县城,会这么容易就被攻克的阎行,看了华飞一眼后,随即就接口相问道:“你待要如何个赌法?”

    “很简单,”华飞一挥长袖的朗声道,“如果你的老父和家人没有了威胁的话,那么你自然也不用再有所顾虑,而可以弃暗投明的加入我军了,所以要是你输了的话,只要引着你这帮麾下们,全军的降我便行。”

    “天杀的!就你这样还叫小赌,这可是整整一万号称天下健勇的大军啊!”

    阎行闻言吓了一大跳的心中狂叫着,却也知道今天这形势是不赌不行,更何况他这心里倒有**分盼望着华飞能赢了自己,那样的话至少自己就不用再为虎作伥。

    当下他心中虽惊,脸上却不动声色的对华飞沉声问道:“那要是你输了呢?”

    军中的厮杀汉子们自来就是喜欢争强好胜,现在见得双方赌约将成,登时两军数万双明亮亮的眼睛就齐唰唰的向着华飞望去,都想听听华飞赌这么大,究竟准备拿什么来做赌注。

    却不料华飞竟然张嘴竟然给出了个,令得众人下巴都碎了一地的答案。(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