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86章 一言而定埋暗子 谢徐健、小威廉丸子、渔闲、首长支持

正文 386章 一言而定埋暗子 谢徐健、小威廉丸子、渔闲、首长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彼时高悬的艳阳照得天地暖,芬芳的东风熏得万军醉。?  ?  w?w?w?.在千军万马的瞩目中,众人都觉得如此大赌,以华飞的一贯为人肯定也会下个大注的。

    却不料华飞伸手“啪”的一拍自己的胸膛,信心满满的对阎行说道:“你放心!只要有法正在的话,那我就绝对输不了。”

    “啥?”

    华飞此话一出,立马引得在场所有的人们,都不敢置信的张嘴就疑问了一句,登时就张大了嘴得下巴都掉了一地。

    他们不敢相信这就是华飞下的赌注,因为这摆明了就是在空手套白狼啊!

    要知道人家输了你的话,那可是就连他自己外带一万大军的全都归了你,可你要是输了的话却一毛不拔的么事没有,这天下有这样的赌法?

    不得不说华飞这个赌注下得太过于奇特了些,就连他身后的许褚都为之有些不好意思,唯有那鬓角发白的贾诩,还老神在在的手抚着柔软的长须。

    至于阎行却在诧异之后,眨了两下眼珠的抱拳华飞道:“候爷有如此的自信,那当然是最好不够的事,只是这万里面要是还有个一呢?”

    “哈哈哈,”华飞闻言又笑三声,才住了嘴的对着阎行道,“我记得彦明刚才还说不赌的吗,现在怎么又计较起赌注来了?”

    “苍天在上,这竖子忒也无耻了些!这么大的赌,人家能不计较赌注吗,他这是要稳赢的……”

    “就是滴说,这个狡猾的小狐狸实在是太滑头太可恶了,但愿咱们的将军不要上他当才……”

    “莫错,天杀的个坏人,这要是换成老子的话,那坚决不能和他赌呀,要不然非得倾家动产得连内衣都赔给他不可……”

    华飞的话音一落,阎行后面的大军们登时就为之炸了膛般的议论纷纷,一个个指手划脚的或担心或低骂起来。

    而华飞这一边的大军们,虽然碍于华飞是主公的身份而不敢胡乱的议论,却也暗自的担心着这个赌只怕是要告飞。

    因为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来,那个阎行虽然勇猛无比,却并不是个有勇无谋的人,所以他们都觉得阎行是绝对不会和华飞赌的。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在华飞笑眯眯的注视下,那阎行在微愣之后却突然虎目放光的扬起右掌高声道:“好!既然如此的话,那本将就与候爷打这个赌。”

    “不要啊将军!他这非明就是在诓您呐,您怎么能这么瓜兮兮的就让给得逞了去哩,哎呀,这下完了完了……”

    阎行身后的众军们见得阎行答应对赌的扬掌,登时纷纷控制不住自己的,扬声大叫着就阻止了起来。

    阎行却一脸无奈的转头向着后方望去,他只觉得自己却是满嘴的苦涩,乃止不住的在心中暗自的对着众军们怒骂道:

    “你们以为老子愿意打这个赌吗?老子能不知道这样的赌法不公平吗,可你们这帮瓜兮兮的混帐们,一天到晚就只知道瞎叫唤,也不听听人家华飞刚才说的都是啥意思?”

    而另一侧的华飞众麾下们,却是瞪大了双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为之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这阎行居然蠢到这般地步的连这样的赌也打。

    唯有贾诩抚须点头的暗赞:“这个阎彦明倒是个智勇双全的人物,知道候爷的话乃是点明了,今日他没有资格谈条件的意思。”

    而奸计得逞的逼得阎行愿赌的华飞,却在见得阎行扬起双掌后,心中就是为之一突!因为他明白阎行的这个意思,是要和自己来个击掌为誓。

    本来吧,这打赌双方互相击个小掌定个约的,那原也是很正常的事,可要命的就出在这里了,因为华飞根本就可能上去击这个掌。

    华飞眨了眨眼睛登时就觉得为难了,因为他可知道这出身后世兰州的阎行,那可是个能矛击马超的一流猛将,而自己呢却又是个不学武术的人。

    况且他身为益州和关中之主,这也不可能以身涉险的去和猛将阎行击掌啊。

    虽然说他知道阎行这个人忠、勇、孝、智俱全的是个讲信义的人物,可他这心里头却终归是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的。

    因为他知道这要是万里头有个一的让阎行一伸手把自己给扣下了的话,那乐子可就是真的是玩大了,要知道马腾和韩遂各自动用了千军万马的奔来蕴围县城,那就是为了要来捉自己哩。

    可是华飞却也知道话虽然是这样子说,可眼下阎行已经把手给扬起来了,这两军数万双的眼睛可都在看着自己,这个时候自己却是万万认不得怂的。

    众军中那同样机智过人的贾诩见状,也不由得紧捉着自己胡子的为他担心,正待要想个辙来帮华飞一把时,却忽听得华飞放声大笑道。

    “哈哈哈……彦明,我知道你是个能让人信得过的人,而我虽然粗鄙却也不从不失信,古人尚且讲究个君子一言是快马一鞭,你我又何必落后于人的用这种击掌的方式来定约呢?”

    说着话,贾诩见得华飞略停顿了一下,又见得他在艳阳下高声的对阎行问道:“难道彦明你就不想快一些去榆中县城看看,你的老父和家人是不是都已经安全了吗?”

    华飞见得阎行闻言之后,目光流转的便向着西南方向望去,显然是对自己所说的话大为的意动。

    乃又挥袖高声道:“既然彦明你和你麾下的兄弟们,都非常挂念着家人安危的话,那便尽管快马加鞭的离去就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乘机对你们出手的。”

    “哼!”阎行闻言却暗自的嗤道,“你华鹏展莫非当吾瓜呼?常言道兵不厌诈,虽然你小子的名声向来不坏,可老子要是相信了你的话,到时被你从后面捅上一下的话,却上哪里去喊冤去?”

    正当阎行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得华飞如能知道自己心事般的又开声道:“你不用怀疑的我的话,眼下我已经是胜算在握,你只要想想活彦明和死阎行,哪一个对我更有帮助就行了。”

    “对啊!老子咋没有想到这一桩呢?这活阎行当然比死……呸呸呸,老子如何顺口就咒起自己来了?”

    阎行闻言自付着,当下心意已决的对华飞高声道;“既然这样的话,那阎某人就谢过候爷的高义,今日之事阎某便与候爷来个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华飞闻言随即接口就高应了一声。

    华飞在追上阎行后耗费了不少的口舌,才成功的安排下了暗子,却也因此而浪费了一些时间,他可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的误了大事,因此才急急的出口相应。

    而思亲心切的阎行,在得到了他的承诺后,也马上掉转马头的在“告辞”声中,挥矛引军“轰隆隆”的溅起无数烟尘离去。

    华飞嘴角微翘的望着阎行离去,随即举右手高声叫道:“仲康,传令命警卫们继续扇形推进的前去探听敌情,再令大军就地下马的略事休息着啃些干粮喝些清水,随后便需全军加速的向着榆中县城前进。”

    “喏!”

    许褚闻令抱刀高应一声,随即转身在芬芳的东南风内,大着的嗓门的就传下了命令,随即众军皆动的依令而行。

    华飞也随即下马略事休息,他刚喝了口清凉甘甜的清水,就见得贾诩手牵战马,正笑嘻嘻的向着自己走来。

    贾诩见得华飞转头,连忙抱拳开声的赞道:“候爷您这一招暗子埋得可着实是精妙无比啊,诩深为佩服。”

    “哈哈哈,”华飞闻言仰天大笑着点指贾诩道,“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文和的眼睛。”

    说着他略顿着拈起一块鱼干,递向贾诩的道:“文和,我们吃完饭后马上就要出发去收取战果,现在时间紧急也来不及做饭,只能随便吃些干粮,有怠慢了文和的地方还请不要见怪。”

    “诩谢候爷赐鱼!”

    贾诩连忙边客气着伸双手恭敬的接过,边又对华飞低低的询问了数句,却也因此就指出了华飞计谋中的一个不足之处,倒是令得华飞为之庆幸万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