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88章 马鞍地形困韩遂

正文 388章 马鞍地形困韩遂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光线渐隐的夜幕下,韩遂见得来者乃是自己派在前方哨探的斥候,乃在清凉的风中扬鞭问道:“前方出了什么事情,张横为何没有出城来迎?”

    “主公,”那斥候见问急忙勒马扬声的禀道,“张横将军在接得田乐的急报后,得知榆中县城危急,只留下一屯士卒在此看守县城,他本人已经先引军支援榆中~щww~~lā”

    “啥?田乐请求张横回军去救榆中县了?”

    韩遂闻言张嘴皱鼻的就问了一句,他知道形势恐怕极其的不妙了!否则以榆中县城之险要,田乐是断然不会向张横求救的。

    乃不待斥候回答的就伸握鞭之手的急声再问道:“你可知道有多少的敌军,在进攻吾的榆中县城?”

    “回主公的话,属下不知,但是既然吾军的两万陇西守军们已经尽没的话,敌军的兵力只怕不会少于四万人。”

    “废话!”斥候言犹未毕,韩遂已知大事不妙的怒叱一声,随即挥鞭怒吼道,“督战队听吾之令,让全军都给老子加把劲的以急行军的度回去救援榆中县城,要是有人落了阵的话,给老子斩立决!”

    “喏!”

    督战队员们的高应声中,韩遂一骑当先的打马直奔榆中县而去,登时千军尽吼,万马奔腾得“轰隆隆”的闷雷声狂响个不住。

    韩遂的万余大军刚刚经过不久,又是一拔大军“轰隆隆”的来到,随即马不停蹄的绕过皋兰县城向着榆中而去。

    是日一波又一波的大军们经过皋兰县城,却愣是一波未停的全都向着榆中县城急奔而去,这正当要道的皋兰县,反而成了没人要的娃一般的无人理会。

    却说韩遂催促着众军们一日跑马数百里得连人带马都险些累死,终于在午夜时分,尽打火把的由西转北的奔临了老巢——榆中县的北门。

    却因见得那榆中县城大门紧闭得一片静悄悄,乃心中生疑的令人前去叫门,却不料那亲信还不及行动,韩遂等就听得城上“当”的一声惊锣炸响,随即艳红色的火光照耀得城池上下一派通明。

    韩遂见状大惊!却见得火光照耀下,一名青年在众军的拥护之下涌到了城垛之后,却手执一个像喇叭花般物品对着城下大叫:“我乃南郑候麾下的军师将军——法正、法孝直,有请镇西将军韩遂出来答话。”

    城下的韩遂听了这话,这胸口顿时就是好一阵的疼痛,刹那间只觉得天旋地转得是手足俱抖!他实在想不通这个法正,他是如何在一日之内就跑到自己的老巢里头去的?

    要知道像榆中县城这等南北皆山且东西险要的地势,说它是易守难攻之地,那都有些太埋汰了它呀!

    而田乐他们拥有着万余的兵力,竟然还不能挡得敌军一日的攻击?难不成说田乐与张横还有他们手下的大军竟全都是吃白饭的不成?

    “主公,吾等现在可咋办呀?看这形势咱们的榆中县已经完了啊!”

    身边传来的蒋石那惶声急问,却登时就惊醒了失魂落魄中的韩遂。

    韩遂不愧为称雄金城多年的一代枭雄,他在眼见得自己的大军疲惫至极且老巢已失后,乃暗自的咬牙就强迫着自己冷静了下来。

    随即他就以手捂胸的对着哭丧着脸的蒋石轻言了几句,蒋石闻令后点着头的就向着后军急奔去。

    韩遂却又令人前去对着城上喊话道:“吾乃金城阎行是也,吾主尚在后军未至,不知法将军既已夺了吾主的城池,却又寻吾主有何话要说?”

    “尚在后军未至?”城上的法正闻言重复了一句,却随即“哈哈”放声大笑着叫道,“韩遂匹夫你少来诓我,我知道你这个狡猾的老狐狸肯定就躲在军中。”

    “恁娘的个竖子!你倒真是一猜就中。”

    韩遂闻言暗惊,却硬是一声不吭的就暗暗拔马头的,就准备向着后军潜去,却听得阴凉得令人浑身冷的夜风中,又传来了法正的大叫声。

    “韩遂匹夫你让人来和我对话,无非是因见得大势已去而想对我用缓兵之计,却命你的大军前军做后阵的奔往皋兰县城或是庄浪渡口罢了,但是法某奉劝你最好还是不要乱动的好,以免得悔恨终生。”

    “悔恨终生?哼!你这个奸诈的竖子,无非奏是想拿韩某人的亲人来威胁韩某罢了,难而你以为韩某人会在呼这些吗?老子要是不走的话,那才真的是要悔恨终生呢。”

    韩遂听得自己的打算全被法正给料中,不由得为之心中暗惊!却不声不响,不管不顾的勒转马头就在众亲信们的保护下,准备要打马向着后军奔去。

    却不料他才刚要行动,就见得那奉命去传令的蒋石突又奔了回来的对自己急声禀道:“主公,后方阎行的大军涌至堵住了去路,大军暂时行动不得。”

    “啥?”韩遂闻言霎时瞪大了双目的惊叫了一声,登时就急得一口老血都险些要喷将来,却因心知情况危急而强自咽下了喉咙的腥甜。

    只咬牙切齿的对着蒋石怒道:“这个该天杀的阎行,他却如何会回来得这般不是时候也?”

    “**娘的!你来问老子,可老子却又如何知道他会回来得这么快?”

    蒋石闻言瞪大了双目的暗骂了一句,随即双手一摊的冲着韩遂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咋回事。

    韩遂连忙喝道:“你可去令阎行军分两边让出中间的,为吾等的大军让开大路并命他为吾等断后。”

    “喏!”

    歹命的蒋石答应一声的就待要转身前去跑腿传令,却听得城上法正大喝道:“既然韩遂这个老狐狸不出来答话,那么众军听令,与我把金城众军的家属们全都请上城来。”

    “喏!”

    城上众警卫的高应声中,城下的韩遂军们却是无不为之大惊!那蒋石更是登时就愣在原地的转头就向后望去。

    “恁娘的看啥看?还不快给老子去传令?”

    韩遂却知道要是等到法正真把众军的家属们,全都给带上城来的话,那将会是何等可怕的结果,当下乃大急的怒骂着“叭”的就是一鞭抽出。

    蒋石登时就觉得自己的脸上,那是好一阵火辣辣的那个疼啊!这心里头不由得登时就为之大怒!

    只百他在抬头望去时,却见得韩遂在火光的照耀下,那脸色狰狞得就如要噬人一般,乃不敢作声的急转身捂脸而去。

    韩遂却随即就又挥鞭放声怒吼道:“儿郎们!来犯的敌军是既凶残又狡诈,吾等的家人只怕早就遭到了他们的敌手了,尔等可听从吾的命令,随吾先冲出去稍后再来复仇不迟。”

    大叫声中他拔马边向后撤去,边又厉声大喝:“督战队听令断后,如有违抗吾令者——斩!”

    “喏!”

    其亲信督战队们闻令放声大吼着,随即对众多既疲惫又担心的士卒们虎视眈眈。

    几在同时,城上的法正听得韩遂的大吼声起,随即转头下令道:“韩遂匹夫困兽犹斗,我们等不得主公到来了,马上传我的命令——擂响战鼓!”

    “喏!”

    其身后的众警卫们放声高应,随即昂扬而急骤的战鼓声,就在夜色里“咚咚咚”着没命介的擂响。

    随着战鼓声的擂响,马鞍形的地势的榆中县城,东西两侧的黑暗中突然有“下马生骑马死”的震天喊声冲天而起。

    随即那原本黑漆漆的黑暗中更有无数艳红的火把急亮起,有两路大军在火把光下,如同两条火龙般的由两侧迅杀至,登时就把慌成一团的韩遂大军们给围在了中间。

    韩遂见状大急!乃边拍马引亲信们向北狂奔,边扯直了嗓子的放声大吼:“都他娘的莫要慌!随老子杀出去!”

    却不料他这边话声方起,前方突有火光大亮,韩遂随即就见得有一红脸大将,引军横向摆开了阵势的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那长得面如重枣的大将放声虎吼道:“歹贼!势已至此,尚不与俺魏文长下马投降,还待要走到哪里去?”

    却原是法正在拿下榆中县后,料定韩遂定然会引军回援且华飞也会随后而来,乃早就已经暗令魏延等将引军在城外设好了埋伏。

    彼时韩遂见得前方的众拦路虎们,虽然是人人张弓个个搭弩得利箭闪烁着夺命的寒芒,但是人数却还不算太多,心知不妙的他便妄图要挥军夺路而逃。

    却不料河南猛将魏延只再次挥刃一声大吼,立马就令得他的如意算盘完全落空。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