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93章 智勇张任破敌计 为 徐健小威廉丸子的支持加更,谢谢!

正文 393章 智勇张任破敌计 为 徐健小威廉丸子的支持加更,谢谢!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嗯?”法正闻言一愣的道,“想不到你这粗人倒也还有三分急智,居然还知道要装起病来了?”

    “那是的,你也不看看俺是跟着谁滴?”许褚闻言喜笑颜开的摆了下手道,“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俺常时间跟着主公也就变聪明了。”

    说着,他还满不在乎的对法正挺着胸膛高声道:“俺跟你说,就这么点小事,俺只是不屑费那个脑子罢了,要不然的话,那还不是信手拈来的事?”

    “擦的!仲康你个笨蛋,这一说你胖你还就喘上了,你也不看看你是在跟谁说话呢?那可是法正法孝直,他是能让你得瑟的吗?”

    华飞闻言暗自的为许褚担忧着,却存心想让他吃点儿亏也好长点记性,乃抬头望天的看看天上没有上了天的牛。

    果不其然的,法正立马不爽的哼道:“还信手拈来?看来仲康你的学识最近倒是真的大有长进了啊!”

    许褚闻言大感得意的咧着个大嘴,再次摆手道:“那是的,你也不看看俺是谁?”

    华飞闻言连忙以手捂眼的不敢看了,果然法正立马道:“那好,我来问你,那要是使者退去后,曹操就马上兵临关下的话,那你又该怎么办?”

    “这不屁话吗?”许褚闻言睁大了虎目的惊讶道,“那当然是指挥众军们守城了。”

    “你倒也还不算笨到家,”法正闻言冷笑道,“还懂得据城而守,可您老人家不是病得都不能接旨了吗?您怎么又能爬起来指挥守城了?我跟你说伙计,你这么做可是犯有欺君之罪的,你知道不?”

    “俺……”许褚闻言瞪大了双眼的一阵无言,却猛的一摆手着道,“俺的病已经好了,中不中?”

    “好了?”法正存心逗他的笑道,“感情您老这是吃了仙丹了吧,这么快就好了?”

    “他娘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许褚被法正逗得火起,乃不耐烦的反问道,“那你说幸亏主公是派张任小子守关不是派俺,那他面对这等情况,他又是咋个应付滴吧?”

    当日一直策马听法正和许褚斗嘴的华飞,在见得许褚被逗得火起,且觉得让他吃的亏也够了,仍连忙笑着开声道。

    “仲康你不要对军师将军无礼,孝直他这是在间接的教你遇事要多长些心眼,多动动脑子才不会吃亏上当,这可是好事情,而且张任在这一点上确实是比你做得要好,你应该向他学习才对。”

    在止住了许褚的怒火后,华飞随即就又亲自对许褚说起了,当日张任在碰上这个事情后,是怎么样处理的。

    原来张任不愧为华飞所看重的成都名将,他在得知这个事情后,随即负手沉思着分析出了法正所说的情况。

    却一没有出城接旨,二不曾假装生病的亲自上关墙来会见使者。随着华飞的述说,许褚仿佛见到了当时的情景。

    当日天高云淡得四野飘香,张任在巍峨的雄关之上对城外的使者抱拳高声道:“成都张任见过天使。”

    “大胆张任!”那使者见得张任只在关上见礼,乃大怒着喝道,“天子有旨意给你,你安敢如此无礼?你这分明是在欺君!”

    “天使差矣,”张任闻言高声道,“我关中上自我主,小自小卒,无人不对天子毕恭毕敬,想当年我主尚在汉中时,就曾因为听得天子受李、郭的欺负而亲统大军北上长安欲救天子。”

    说着他略顿着看了一眼使者,才又向东抱拳道:“张某当日为救天子的圣驾,更是身先士卒的力战李、郭大军,最终几乎丧命,天使又何言张某欺君也?”

    使者闻言怒指关上的喝道:“那你为何明知圣旨到,却一不大开关门,二不率众迎接,三不摆设香炉?”

    “天使,”张任闻言不急不躁的高声答道,“天下人皆知,如今天子在曹操的手里,而曹操与我主多有仇怨,我身负要职奉令守关,在情况不明之下又怎敢离关接旨?”

    说着他略顿着又道:“所以值此非常时期,张某实无法出关接旨,若天子真有旨要给张某时,便请天使当众宣读便是。”

    那使者见状无奈的伸脖子咽了口唾沫,只得当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尔张任,素怀忠义……’”

    当日张任听罢,却是天子刘协以张任攻长安救驾为名,封张任为重泉候,大汉右将军,着即领旨入朝谢恩。

    张任听后哈哈大笑的指使者道:“此乃是曹操的意思而绝非天子的旨意,张某绝无接敌对之人旨意的道理,使者这便请回。”

    “大胆!”使者闻言怒指关上叱道,“这明明是天子的旨意你如何抗旨不尊?”

    “哼!”张任一挥大手的骂道,“你休当张某是个哈儿,若是天子旨意时,如何叫我入朝谢恩?这岂不是送羊入虎口,令女见流氓?你可归去让曹阿瞒休要使这等卑劣手段的徒惹人笑!”

    “张任匹夫,你不过就是个背主的小人而已,”使者不及答话,边上一骑扬枪策马的指关大骂,“我李曼成素来看你不起,你若有种时,便可下关来李某见个高低,分个生死。”

    却是那藏在从人中李典见得功名利禄诱惑不成,乃挥枪搦战张任来了。彼时张任听得李典叫阵,且骂自己是背主之人,正好戳中了心事登时心中大怒!

    却自思:“你李典不过就是个中庸之将,又有什么能力敢在老子的面前嚣张?”正待要提枪下关去战时,却猛的又收住了脚步。

    却是想起了华飞当日令他守关时告诫:“西函谷极其重要非智勇之将不能守,今日我把此关交在将军的手上,还望将军抑勇而扬智,力保我关中的东方门户不失。”

    又自思:“曹操军中猛将众多,自己身负要职不可逞强出战,以免中了敌人的奸计而导致关中有失。”

    乃复转身来到关垛边上,戟指关下那犹自在饶舌激将的李典喝道:“你这锤子,到底是叫做李曼成,还是李泼妇?堂堂男子却如何学那泼妇骂街的行为,妄想激怒于老子出关?”

    李典闻言只气得险些一头倒栽下马,乃收了巧舌的对张任骂道:“你若有种便给李老子下关来,看李某不一枪搠你十八个透明的洞洞。”

    “安?”张任闻言却佯装失惊的道,“一枪十八洞,说你是个哈儿你还不信,你先人的有本事你先刺一枪给我看看,我倒想瞅瞅你是如何一枪十八洞的?”

    “啊……”李典气得老血险喷的大叫道,“你只管下关来,老子保证能刺你十八个洞。”

    “锤子,有种你就飞上关来,看老子能不能整死你这个哈儿。”

    是日张任因为接得徐庶的通知,知道自己和徐庶的任务乃是拖时间的保关不失,因此也不立马令得李典等人退去。

    却只在那巍峨的雄关之上,一忽儿装做大怒的要出关来战,一忽儿却又冷静异常的只管对骂,倒把个李典给弄得又急又气,几乎就此坠马的辞世而去。

    是日李典由是近午直骂到傍晚,只骂得是口干舌燥得七窍都生了烟,却终究徒劳无功的只得引从骑们憋一肚怒气的归去。

    当日张任在雄关之上见得分明,李典退去后曹操麾下的前军大将神行将军——夏候渊,随即引领着三万大军由偏僻处闪现。

    “日、他的个呀!”许褚听得华飞说到此处,不由得张嘴瞪眼的放声大叫道,“这个曹贼果然阴险得紧!”

    “可不是吗?”华飞乘机接口道,“他先是想着要利诱张任出关,不成后又用李典这个武艺较普通的人来激怒张任,却暗中设下了埋伏,这正是请君入瓮之计,所以仲康你往后对敌可要多长点心眼才是,可千万别让人家给坑死喽!”

    “那倒是,那曹贼要是在伏军里头埋下吕布和典韦这两个大家伙,俺可真要讨不好去。”许褚闻言心悦诚服的说了一句。

    却又咧嘴扬眉的道:“幸好张任小子聪明,没有让他给诓了去,要不然的话他那杏儿,这回只怕要又成了望门寡了。”

    “你这家伙,当心张任知道了来撕你的臭嘴!”法正见说乃在马上挥拂尘的笑骂了一句,却又说道,“只不过你要是觉得曹操的计策只是这样的话,那你也太小瞧曹阿瞒了。”

    “啥?”许褚瞪目张嘴的惊道,“难不成那个奸贼还有后计?”

    法正冲大惊小怪的他翻了记白眼道:“你说呢?”

    “要俺说的话,”许褚挺胸摆手的道,“既然曹贼都已经拿张任小子没办法了,那他肯定就只能是挥军夺关而已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