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96章 南岸无人惊半渡

正文 396章 南岸无人惊半渡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那引军急行的张杨在得报后,转头便向着身边一员极其雄壮高大的汉子望去,却眉目成川的在凉风中似自语又如相询的喃喃着道。

    “你们不是说,这甘宁已经随着华飞去了西凉吗?却如何又会出现在风陵渡口,并孤舟单将的就阻住了我军的渡河之路,莫非是那华飞已经回军了不成?”

    “张府君不必心生疑虑,”雄壮汉子身边一长相憨厚的文士随即在斜阳下接口劝道,“西凉距此地近两千里路程,华飞又岂有倾刻回军的道理,这肯定是他在得到情报后令甘宁先行回来。”

    说着他略顿着搭了下温暖的手指,又在温暖的阳光下朗声道:“所以那甘宁才会只身前来拒敌,况且天子本次欲图收复西都,我主奉令出动的大军非只是你我这一路,又有什么好忧虑的呢?”

    “公达所言甚是,”张杨闻言笑道,“张某也就是日了怪了,那甘宁只孤身一人,就算他生就三头六臂,又能济得甚事?华飞却只派他来,到底这葫芦里头卖的是什么药?”

    那文士在马上抱拳开声道:“张府君休管他卖的是什么药,曹公奉天子所令,让荀某与奉先引军前来相助府君,而眼下关中兵力空虚又是事实,所以府君只管与奉先引军渡河,便大事可期。”

    原来那文士便是曹操身边的谋主——荀攸,而雄壮汉子却是张杨的好基友——吕布,曹操因心知西函谷易守难攻的原因,又因吕布与张杨的私交甚厚的原因。

    所以才派他们两人率领上万精兵贲天子旨意,前来相助张杨由河内起兵直袭风陵渡口。

    “不错,曹公此计堪称妙极!”张杨在马上答道,“若是我军由风陵渡口过河的话,那么便可以切断敌军中路,东可威胁西函谷的守军,西可兵逼潼关要道。”

    说着他略顿着看了一眼西斜的太阳,手搭凉篷的道:“且奉先的武艺天下无敌,绝对可以令得敌军们首尾难以相顾。”

    “雅叔您太过奖了,”骑在雄峻赤兔马上的吕布闻言挥手谦逊了一句,却剑眉紧锁的道,“要是在陆地上的话,吕某自不惧于任何人,只是那甘宁却是在水中,且又能一箭射断旗绳,这可就有些难办了。”

    “哈哈……”张杨闻言笑道,“有何难办哉?奉先虽然不识水性,然而你我数万大军里头,难道还没有一两个会水的人吗?且甘宁只一船一将,又能挡得我军的几船合击?”

    吕布闻言双目大亮的以手拍腿赞道:“不错,雅叔说得有道理,他娘的!爷上次可被那华飞那厮给吓得不轻,连高顺都陷在对方的手中,今日正当报此大仇。”

    说着他转头喝道:“来人,给爷传令命众军速行。”

    “喏!”

    亲卫高应声中,一脸憨厚的荀攸欲言又止。

    是日,当夏日斜落到西边的高山头时,张杨与吕布催促着众军们在炎热的空气中,急速来到了风凉花香的风陵渡口。

    此时天色将暮,东南风徐带清凉的水气吹过远离河岸那,正在喧哗着结绳捆板的众军们。荀攸手搭凉篷的骑在马上隔河眺望,但见得是一条大河波急飘,风吹南岸静悄悄。

    “嘶……”他登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的咽了口甘甜的唾沫,乃急忙拔马去寻吕布道,“奉先,今日我等绝对不可以渡河。”

    “啥?”吕布刚下马坐在温热的石头上略歇,闻言乃腾的站起,却侧着头的又想了一下,才对荀攸问道,“公达此言何意,莫非是因为今日不宜涉水?”

    “什么乱七八糟的?还不宜,你当这是娶亲还看日子呢?”

    荀攸闻言心中暗骂了一句,却手抚柔软长须的对吕布道:“奉先你难道忘了主公的情报上说,那甘宁可是华飞军中的水军统领?”

    “那又如何?”吕布闻言挥手高声道,“他是碰爷时,爷照样一戟就抬死他。”

    “吹,真他娘的能吹,这满天在飞的牛都快让你吹炸喽!你又不识水性,人家在水里等着你,你还能咬了他去不成?”

    荀攸心中暗自的鄙视着吕布,却知道事情非同小可而只得耐心的道:“奉先,情报上可说得是清清楚楚,华飞在关中拥有水军上万人,如何今日这大河之上却不见得有敌军的一条战船?”

    说着他略顿着抚了一下柔软的长须,才又开声道:“且这大河之南更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觉得蹊跷?”

    “呃……”

    吕布闻言手搭凉篷的向着南望去,果见得到大河至南边的河岸处,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就连那甘宁都不见了。

    乃转头放声大吼道:“都他娘的给爷,悄悄儿哇的不要吵!”

    众军闻言连忙纷纷闭嘴,吕布的耳边登时一静,这才转身凝目的在凉风中对荀攸问道。

    “公达,你看是不是华飞把他的那上万水军们,全都给调到西凉去助战去了?而甘宁在见得我等的大军到来后,因为自知不敌的跑了呢?”

    说着他略停着看了一眼静悄悄的水面,又开声道:“现在大河上下无人防守,这可正是渡河的良机啊。”

    “愚蠢!”

    一脸憨厚的荀攸闻言在心中暗骂了吕布一句,却斩钉截铁的高声答道。

    “不可能,华飞与马腾和韩遂的交战地在黄河以北,且关中至西凉乃是逆流而上,休说水军难以北上,就算水军去了西凉那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所以华飞绝对不会调水军北上。”

    “真他娘的败兴!这要是换成别个的话,爷直接一掌抬死他!”

    吕布心中暗自的不爽,却也知道荀攸虽然外表憨厚,其实心里头却精得可怕,乃只得陪着笑脸的问道:“那依您看来,敌军这是要搞什么鬼?”

    “奉先,”荀攸眯眼南望的道,“敌军若是怕我军渡河的话,定然为会全军拒河列阵以拒我军,可他们眼下人影全无,那就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

    “嗯?”吕布闻言瞪大了虎目的奇声问道,“是什么问题?”

    荀攸转头西望,手抚柔软长须的在凉风内高声道:“半渡而击!”

    “公达此言差矣,”吕布闻言尚不及开声,其身边的张辽抢先抱拳说道,“所谓半渡而击,乃是指敌军想与我军决战,却把大军撤离河岸,以让我军渡河,却乘我军兵力分散,立足未稳之时出击。”

    说着他转身手指南望的高声道:“可眼下对岸明显空无一人,又何来半渡而击的说法呢?”

    “对啊!”

    吕布闻言暗道着转头就向荀攸看去,却听得荀攸哑然失笑着道:“文远虽明兵法,可惜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公达此言何解?”张辽闻言不解的相问。

    荀攸微微一笑,以单手戟指着大河道:“文远你来看,这大河滚滚东去得水势甚急,而华飞的军中自在汝南起便一直设有水军一部。”

    说着他转头看着张辽道:“而关中有上万的水军,想来船只定然不少,这要是我军渡河正渡到一半时,敌军突然顺水放船的急撞而下的话,却让我等这帮不会水性的旱鸭子该如何是好?”

    “嘶……”

    荀攸这话一出口,场边的众人登时就是好一片的倒抽凉气声急,吕布与张辽等人,瞪大了双目的互相对望着,当时无不是暗自的思道。

    “苍了个天的!黑压压的敌船突然顺水急下,似我等这般上了船就腿软的,这要是给撞下大河去话,那多半是立马就得挂……”

    好半晌后,张辽合上了嘴巴,又伸脖子咽了口苦涩的唾沫,带一头冷汗的对着荀攸问道:“那要照您这么说的话,我等就只能站在北岸干看着啥也做不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