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403章 东河西山拒强敌

正文 403章 东河西山拒强敌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徐晃之所以会后悔,那是因为南匈奴此次南下正是眼前的程昱所引来的,而自己因一时愤慨之下而对他怒吼此事,那不就等于把他给得罪了吗。

    想自己初入曹营正是人生地不熟的情况,而这个程昱据说乃是自己的新主公——曹操的绝对心腹,把他给得罪了的话,那自己将来的日子又岂能好过?

    正当徐晃明白过来的想要对程昱道歉,以弥补因一时冲动所引来的不利时,却见得程昱只是冲自己笑了笑,就又对问道:“那么你觉得大河对面的徐庶,又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嗯?他为什么要笑?难道被人给得罪了的人,不都应该是感到愤怒的吗?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皮笑肉不笑?”

    徐晃被程昱给笑得心里头直发毛,乃自思:“不行,徐某还是得找个机会跟他道歉的求得他的原谅才行,要不然的话,就凭据他这皮笑肉不笑的本事,将来只怕是有得徐某好受的。”

    想着他却也不敢怠慢的回道:“程大人,末将对徐庶实在是一无所知,只是他既然能被华飞任命为左右手,并在华飞率军出征时行使监国的职责,只怕定然也是个极厉害的人物。”

    “哈哈……”程昱闻言放声大笑道,“公明果然不愧被主公赞为智勇双全之将,在不知敌将的情况下,却能依敌情而来判断出他的信息。”

    说着他略顿着抚了下柔软的长须,才又开声道:“既然徐庶不是一个般的人物,而南匈奴又是白眼狼,那么你也总该明白了老夫为何要否决你建议的原因了吧?”

    “什么?”

    徐晃闻言就在心中大叫一声的愣住了,心道:“这都哪跟哪呀?徐庶与南匈奴和徐某的建议,有什么关系吗?”

    索性他乃是个智勇双全的将军,只是在略为的惊讶过后,就随即通过程昱的提示,而明白了程暗的意思。

    徐晃在思索一番后,体会到程昱是觉得以徐庶之能决对不会不知道龙门古渡的重要性,更有可能会判断出自己令大军装备渡河的打算。

    所以程昱这存的是想要让南匈奴那帮白眼狼去和徐庶等人,打生打死的打他个两败俱伤,而后才引着自己和众麾下们乘机渡河攻取关中。

    想到此处徐晃才算是明白了程昱为什么请南匈奴来助阵,却也因为深刻的感觉到了程昱的毒辣,而背上与额头都为之凉泌泌的出了阵冷汗。

    程昱冷眼旁观的见了徐晃的神色,知道他已经体会到了自己的用心,却又眼望西南的暗自“嘿嘿”冷笑道。

    “徐公明,你要是真以为老夫的计策只是如此简单的话,那你也太看不起老夫了。眼下我军已经按住了关中留守的大量兵力,只希望华飞的势力不要因此便败才好,否则可就显不出老夫计谋的真正威力了!”

    而在这个时候,滚滚南下的大河两岸正有两路大军,在炽热的阳光下全速对奔着由南北两面,急速的向着龙门古渡前进。

    他们不用多说也知道正是奉令北上去镇守古渡口的杨任所部,以及受曹操所请前来相助的南匈奴所部。

    杨任早就已经向弟兄们下达了华飞的临时军令,在守土卫家以及利益的驱使下,六千精兵并千余后勤兵们,人人都是为之热血沸腾得士气高涨,似乎就连行军速度都比平时要快上了三分。

    杨任与麾下们都知道自己的兵力虽然不多,难而龙门古渡乃是千里黄河上的唯一一个瀑布所在地,此地势险无比得是北有悬崖高山拦路,南有沸腾如滚的河水激流以。

    而且此地宽不过百米,车不可并轨,只要自己以大军堵住西岸,那么敌军们只怕连踏上渡口的胆量都没有,就更别提兵犯关中了。

    只可惜他们虽然全速行军的想去守住险要以挡敌军们,却奈何全是一帮步兵,更是身着重甲臂带坚盾的重装步兵。

    要是光论速度的话,却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那在利益驱使下,正策马急来的数万南匈奴骑兵们的。

    当杨任兵进龙门渡口南面的夏阳县城时,只得听艳阳下、大河旁一阵“哒哒哒”的急骤马蹄声响。

    策马在前的杨任抬头望去,正见得是自己提前派往前方探路的一什警卫中一员,正身带长箭浑身是血的带着血迹急奔而来。

    杨任见状大吃一惊的连忙放声大叫道:“快传医务兵来,有兄弟受伤,快点。”

    大叫声中他一马当先的就向着浑身血迹的警卫迎了上去,边腾的跳下马来,一把扶住警卫,边放声急叫道:“兄弟你怎么样了?你快醒醒,千万别睡,坚持住,医务兵马上就来了。”

    “将军,”在浓郁的血腥味里,年轻的警卫听到呼唤后努力的挣开了一丝眼帘,在见得是杨任后随即手指身后的颤声道,“敌军,黑压压匈奴骑兵们已经过了龙门,弟,弟兄们奋力死,死战……”

    话犹未闭,虚弱至极的年轻警卫已经无力支撑的搭下了右手,随即就软到在杨任怀里的人事不知。

    杨任见状随即边挥掌左右开弓“啪啪啪”的狂抽着警卫那苍白而年轻的脸庞,边两眼通红的放声大吼:“兄弟,兄弟你不要睡,不要睡啊……”

    他知道这一伙负责探听敌情的十人警卫兵们,肯定是在见得敌军渡河之后,奋力去死挡了敌军们一阵,而后掩护这名警卫前来报信的。

    “将军,快把他交给我。”背着药箱急速赶来的数名医务兵,大叫着自杨任的怀中接过了已经成了血人的年轻警卫。

    随即众医务又是按伤口,又是翻眼皮,又是把脉的急速原地抢救起伤员来,却只在短短时间内就互视了一眼的摇了摇头。

    “他怎么样了?还有救吗,老子的兵他还有救吗?啊?”

    正在此时,听到消息的警卫军候带着一帮年轻的警卫精英们,急急放声大吼的赶来。

    “王军候,小兄弟他本就已经流血过多,或许是因为任务还没有完成,而强自支撑着归来……”医务军候红着眼睛的说不下话去,只是低头轻声的道:“他,为我关中英勇的殉职了,我们没能救回他,我们非常的抱歉!”

    “抱歉?”满脸络腮胡的王军候闻言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目,摇着头颤抖着嘴唇的道,“不不不,我们不要你的抱歉,我的兄弟他才只有十八岁,你快帮我救救他,快救救他啊……”

    杨任身为带兵之人,自然也知道见得和自己同吃同住,同训练长相处的战友,突然逝去的感觉是如何撕心裂肺的痛!

    他在见得警卫军候有要暴走的趋向后,连忙放声大喝道:“王胡子,小兄弟他已经牺牲了!你给老子镇定些。”

    “不!他没有死,他只是睡着了,你快帮老子救救他!”向来服众命令的王胡子蓦然红着眼睛的大叫道,“他早上还跟老子说,这个月领了军饷要汇回去孝顺他娘的!”

    叫声中他一把拎起倒在地上的警卫大叫道:“李柱,你给老子起来,你不要躺着装死,你是老子在军中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啊,你怎么可能会死,怎以可以死啊……”

    “够了!”心知情况紧急的杨任虽然也为之心痛不已,却放声大叫道,“敌军已经过了龙门,十人出去一人归,唯一归来的还死在了老子的怀里,老子比你还痛心,可这是兄弟们拿命换来的军情——不容耽误!”

    大叫声中,杨任策马高处的打量了一眼四周的地形,见得此处西靠高山,东邻黄河,地势北窄而南宽,西南高东北低。

    乃随即扬枪放声大喝:“全军听令!与我把所有的辎重车辆全堆到前方狭窄处去,弓箭手马上抢占制高点,刀盾兵列阵于辎重车后注意防护你们的战友,长矛精兵混杂站阵。”

    “风向东南,弓箭手随我来!”

    “地势西高东低,刀盾兵列阵!”

    “长矛斜指,混杂盾兵,快!”(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