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404章 敌破拒千军并力

正文 404章 敌破拒千军并力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是日,随着杨任的令下,其麾下的大军们迅速的依令而行,后勤推动辎重车辆,刀盾长矛急速依地形列阵,弓箭手判断风势的迅速抢占高地。

    登时把把长枪斜指苍天,面面坚盾紧密成形,根根利箭尽皆上弦得箭闪寒芒,枪耀杀光。

    当众军们在急速行动时,心知大战将至的杨任,为节省马力而下马执枪的让战马略歇。

    却突然想起若只是辎重车辆做为城墙的话,只怕无法抵挡敌军的进攻,因为只要一把火就能把木制的辎重车全都烧毁。

    既然木头无法抗拒敌军的进攻,那么山石呢?山石不易燃烧,南匈奴皆是骑兵,如果迅速的筑石为碍,当可阻挡敌骑们的冲击力量。

    正当杨任转身要下达命令时,却突然察觉到脚下的地面正在颤抖。

    “来不及了!”

    杨任随即就判断出这是敌军的骑兵们在纵马奔腾,而引起的连锁反应。

    他随即放声大吼道:“敌骑迫近,准备战斗。”

    众军们也都察觉到了异样,在这般恍如地震般的情形下,他们不为得都为之脸露惊容!

    却见得杨任已经上马的于军前挥枪策马着放声大吼:“南匈奴自来残暴且又全是骑兵,而我们却几乎都是重装步军,论速度我们是绝对跑不过他们的。”

    “不错!身着重甲和骑兵拼速度,那绝对是在找死。”

    众军闻言无不为之惊醒,却听杨任又迎着清凉东南风高声道:“更何况我们的身后就是供我们吃穿的关中父老乡亲们,我们要是逃了的话,他们就必然要遭受到敌军铁蹄的践踏!”

    说至此他略顿着扫了一眼众军们,再次高声道:“你们不妨认真的想一想,那将会是什么样的惨状?”

    众军闻言眼前登时出现了一幕幕惨状,火在烧烟在冒人们在惨叫,老幼为人肆杀,青壮被敌奴役,妇女受人****家园任人烧掠……

    杨任见得众军们纷纷咬牙切齿得双目尽红,乃乘机大叫:“难道我们要做对不起良心的事而受人耻笑,受良心遣责的当一辈子缩头乌龟吗?”

    “不!”

    在众军震耳欲耳聋的大叫声中,杨任挥枪大叫:“那我们该怎么办?和敌人拼他个鱼死网破吗?”

    “和他们拼了……”

    “鱼死网破……”

    “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众军们愤怒的怒吼声中,“轰隆隆”的闷雷声渐响渐亮,杨任再次挥枪大喝:“敌军已至,随我死战!”

    “死战!”

    “死战!”

    “死战!”

    众军们挥刃怒吼间,就见得前方一道黑线正在急剧变粗变大的在“轰隆隆”的闷雷声响内,急剧的向着己方的阵地涌来。

    杨任在艳阳照耀下屹立如山的于辎重车后勒马回头,双目不含一丝感情的望着浓烟升腾的前方,手中的长枪缓缓高举。

    其身后的各军都尉们见状,纷纷手执喇叭的对着自己的麾下们放声大叫。

    “刀盾兵——举盾防护!”

    “长枪兵——收枪贴腹!”

    “弓箭手——准备!”

    铁骑的洪流奔行迅速,只在转眼间已经奔近二百五十步,清凉风内杨任虎目放光,随即长枪猛力下压张嘴怒吼:“血债血偿——杀!”

    “盾军保持住形——稳住!”

    “弓箭手——放箭!”

    随着都尉们的放声大吼,霎时“梆梆梆”连续不绝的惊弦炸响,刹那间千道白羽划破虚空的在“咻咻”连声内急奔敌军们袭去。

    而几在同时对面一将张弓,只“吱!”的一声尖锐的刺耳声作,登时万箭如蝗的逆风飞袭。

    “盾!”

    华飞军的杨任见得敌军箭发,立马挥枪大吼,刹那间千盾急起,登时“咻咻”连声内,连绵不绝的“叮当”声急响得直如骤雨。

    反观对面的众敌军们却因不曾防护的挥军狂冲,而登时就“噗哧”声急得热血在惨叫里****,腥气于马鸣中激升。

    杨任军有备而战,前方有辎重与坚盾拒敌,后列利箭更是连绵不断的激、射,登时就杀了敌军们个人仰马翻得血肉成泥。

    那领军之将见得敌军们在自己大军的冲击下,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乃连忙挥手大叫道:“收军退兵,稍后再战!”

    “呜……”

    苍凉的号角应声而起,嚣张的匈奴军们,立即大呼小叫着纷纷勒马回军,只扔下了一地的狼藉。

    “哦……太好了,敌军败了,我们赢了……”

    “他娘的!老子只以为他们有多厉害?看来也不过如此吗,只一轮箭雨就撤了……”

    “这帮天杀的撤得也忒快了点吧?老子这长枪还没见血呢,直娘贼的……”

    杨任军们见得敌军丢下了无数残缺的尸体撤退,登时为之欢声雷动。

    杨任却目现思索之色的望着前方,转头对随在身边的警卫们高声令道。

    “敌军只是暂退,去让大家都别吵,有受伤兄弟的赶紧后撤去找医务兵包扎伤口,命众军们都捉紧时间吃些东西并补充箭支,大战马上就会来临,大家速度要快。”

    “喏!”

    警卫的高应声中,杨任再令:“王胡子,敌军再来时必有准备,你可速率兄弟们去河边打水来把辎重车全部浇湿,以防敌军用火攻烧我障碍。”

    “是,将军!”

    王胡子闻言抱拳高应,急速带着身边的警卫们,各寻器具的向着东面的滚滚大河而去。

    却不料他们尚来不及打水归来,北面“吱”的一声尖锐箭响,刹那间北面吼声大作,蹄声如雷,南匈奴的大军们或执炽热火把,或搭强弓利箭的纷纷纵马急奔而来。

    “长箭拒敌,盾军守护!”

    杨任大吼声中“梆梆”弦响盾再举,匈奴兵同样令下,登时利箭再发,数千火把穿空,烈焰刹时升腾,浓烟瞬间急冒。

    匈奴兵们见得目地达城,乃再次抛下数百具尸体的在苍凉的号角声中急退。

    杨任见得辎重车辆构成的防线被毁,心知敌军的总攻将起,乃低声对身边的一名警卫吩咐,令他速以快马去通报别驾徐庶知道此事。

    却随即翻身下马,取盾在手的扬枪大吼:“盾外枪内,刀砍骏马脚,枪刺马上人,以杨某为箭头,布锥形克敌阵,弓箭手全部后退百步,都尉全权指挥箭手杀敌!”

    “锥形克敌!”

    众军们闻令大吼一声,登时就“铿铿”连声的迅速行动着枪盾互扎,瞬间布成了一个尖角指北,翼连西东的刺猬三角形阵势。

    “吱!”盾阵方成,北面响箭再起,登时一**敌军放马奔腾,杨任放声再吼:“肩相并,足相抵,屈膝沉肩——稳住!”

    “轰隆隆,梆梆,咻咻……”

    闷雷声响弦惊炸,千箭如蝗骤如雨,仅在一瞬间,杨任军密集的盾阵就受到了敌军箭雨的狂击,“叮叮当当”的急响声中,盾阵屹立不动。

    南匈奴骑兵素来能征善战,此番或是敌将下了必杀令的原因,敌军并没有再次后退,而是只在一轮箭雨过后,众骑纷纷弃弓执矛的就向着杨任的盾阵发起了猛烈的冲锋。

    转眼间两军交会,登时恰如狂潮击石一般,疾奔战马巨大的冲击力加上马上之人长矛疾刺的力量,刹时有如雷霆万均一般的作用在了身为錐形箭头的杨任身上。

    杨任只觉得一阵巨力由手上的坚盾上传来,登时身如雷击般的发出了一声闷“哼”,却咬牙皱鼻的强忍着喉间的腥甜,奋全身之力死死的顶着巨力的冲击。

    “轰轰轰,咴律律……”

    巨在的撞击声中,战马放声痛鸣,不曾料到敌军的装备竟然如此结实得经得住巨力冲击的南匈奴骑兵们,在战马撞进锋利枪尖时,登时放声惊叫着来了个人仰马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