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406章 太史慈怒杀千骑

正文 406章 太史慈怒杀千骑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大战依然还在继续,身背数矛咬牙挺立的杨任早已经完全的成了一个血人,他望着眼前这漫天腥风斜阳冷,满目血雨山河红的景色,心中唉叹:“刃已折,可奈何?唯将忠魂绕山河!”

    身边的将士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了,精兵倒完了后勤补,后勤补过已无兵,如今自己身边的盾阵已残缺得兵刃尽折。

    可是即便自己和兄弟们,奋尽全力的杀光了敌军的五波强攻,然而敌军的人数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得就像杀不光砍不绝般的涌来,涌来……

    望着再次疾速在“轰隆隆”的马蹄声中,狂嚎大叫着如狂潮般涌来的敌军们,杨任满嘴都是苦涩,他知道身负重伤的自己和朝夕与共的兄弟们,今日都誓将难免。

    然而他却奋全身之力的扬枪大吼:“弟兄们!今日形势已危,我等当拼将一死报主公,尽洒热血护关中!今日我等身虽死,来日主公定会兴兵雪恨——杀!”

    “杀!”

    “杀!”

    “杀!”

    同样知道即将不免的关中士卒们挥刃三呼响应着,准备要将这半条性命和一腔热血,为主为民的洒在这大河之旁。

    然而正当敌近三百步,最后一战即将打响时,突然一阵“咻咻”风声过处,杨任所部的众军们但见得眼前,一道白光突现的带着青色残影直奔着狂冲而至的敌军们射去。

    他们只听得风中一句虎吼:“军阵分开,为骑兵让路。”随即就见得,那白光如流星飞坠般的就直冲入了黑压压的敌军之中,登时漫天银光带血雨,入目皆为红白光!

    “是点枪式!”杨任见状放声惊呼,却是识得这一招百兵之王的群战绝艺。

    与此同时,北面的敌军中更有一将惊声尖叫:“是东莱太史慈!”

    却原是那领军与南匈奴同行的曹军大将——于禁,在杨任与呼厨泉的大军交战时,早已经引着一万精兵们来到了战场上。

    他自彭城之战就素知太史慈的勇猛,此时见得敌将白马银枪独拒千骑,青甲雕弓不沾红血的杀得匈奴千人队,人仰马翻得惨叫阵阵。

    于禁在见得敌将如此装束,且见其所过之处众军们波分浪裂得无一回之敌,这心中如何不知道这是华飞军的第一猛将,能与吕布力战二百余合的太史慈到了。

    更让他心惊肉跳的是,南面“轰隆隆”的闷雷声响越来越大,似有千军万马正在急速的到来。

    “撤!”

    眼见得太史慈已至且其身后更有大量的骑兵到来,于禁随即就于漫天的血腥气里扬枪大叫着引兵急撤。

    他姓于,可并不愚,眼下太史慈的前部大军已至,那么华飞那个狡猾得让人心惊肉跳的家伙,还会远吗?

    所以他急急策马当先而行,准备要先把大军撤过险要的龙门去,先有险可守的以策万全,再做别的打算。

    “没胆的孬种,汉人都是一帮懦夫!不就一个太史慈吗?又有什么好怕的?”

    右贤王呼厨泉见得于禁打马先走,不由得鄙夷的放声怒吼,却转头对着身边还在观战着的去卑大叫道:“去卑,本王令你率军去给我把那个太史慈给弄死!”

    “恁娘的个瞎眼贼!你自己不敢上去,却颠倒让老子上去,是要老子去找死吗?”

    正因见得那太史慈在千军之中捅瓜挑菜般,纵横无敌的把千骑都给杀得落花流水得就要杀光了的去卑,闻言心中狂骂着呼厨泉。

    却无奈不敢违令,乃只得伸脖子咽了口苦涩的唾沫,执弓在手的就要引军上前,却突然心生一计的放声大叫:“众军听令,给我乱箭齐发的射死他!”

    叫声起,他随即操弓在手的一箭向着策马赶杀众军的太史慈射去,但闻得一道刺耳的“吱!”声响,随即其身后的众军们便“梆梆”弦响,乱箭疾飞的起了一阵箭雨直奔太史慈射去。

    “蠢材!那太史慈的枪法别说是水泼不入了,你就拿这大河去泼那也不一定能进,现在还不走等他大军来时,你们就等死吧!”

    策马急奔的于禁闻言心中暗骂着,却只管头也不回的策马向着北面急奔。

    果不出于禁所料的,虽然匈奴众军们乱箭齐发,大史慈却只长枪展处登时银光激闪,其枪展开上护自身下护宝驹的就施了个风雨不透。

    直接就给呼厨泉等人来了招,但闻得“叮当”急响,却独不见人马翻仰!

    南风腥、众军惊,银枪过处天地清!当太史慈把锋利的四海游龙枪,由最后一名敌军的脖颈处抽出时,他已经仅凭一人之力,就在漫天箭雨内杀光了南匈奴整整的一个千人队。

    枪甩、血溅、银光再现,一缕嫣红落大地,两道神光寒万军!当青甲银枪的太史慈抬目扫过众军时,南匈奴万军为之心寒。

    这太可怕了!他们素来都以为能以一当千的都是神话,可在此时此刻,这神话般的情景却真真确确的呈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匈奴万军们害怕了!他们觉得自己所面对着的是一个不折扣的战神,素来敬服勇士的他们,绝对不敢再把利箭对准战神,所以他们纷纷的收起了弓,藏好了箭。

    去卑害怕了!虽然他知道太史慈为什么能以一敌千的在箭雨中杀光千人队,然而他很识相的闭住了嘴,并悄悄的往人从中缩了进去。

    呼厨泉害怕了!虽然他也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让那关中虎将犹如虎入羊群,可是这不能否认对方极猛极强,所以他很担心对方会冲阵斩将的直奔自己而来。

    正在此时“轰隆隆”的闷雷声急,急奔的铁蹄踏过飞溅的血水,马铁引领着一万五千西凉铁骑,迅速的自杨任等人的身边刮过,随即就在太史慈的身后列阵。

    “该死!那个天杀的满伯宁,莫非是在欺骗我等不成?不是说华飞引他的大军全都北上凉州,且他们已经按住了敌军的残余兵力了吗?却为何还有这许多的骑兵到来?”

    呼厨泉见状心中大惊的切齿暗骂,却突然想起这太史慈据说也是随着华飞去了西凉的,眼下他却出现在了这里,而且于禁那厮一见到他就跑,莫非是那华飞的大军已经归来了不成?

    “不好!”

    呼厨泉一想到这里,心中大觉形势不妙!乃随即拔转马头的便待要引军撤退,只可惜他这后知后觉的速度却是慢了一步。

    那心知敌军们已经胆寒的太史慈,心痛于自军兄弟们死伤惨重的太史慈,早已经双目通红的枪指前方,声音低沉而狠厉:“主公有令:‘凡侵我土地,杀我兄弟者……’”

    说至此,太史慈突然停声吸气,当他那胸膛被满是腥味的空气填满时,才骤然挥枪勒马大喝。

    “杀!”

    “杀!杀!杀!”

    其身后的万军们随即挥刃三呼响应,登时杀气冲天!

    右贤王呼厨泉大惊!因为他看到太史慈长枪所指的方向,正是自己的位置所在,乃连忙放声大叫道:“去卑,可速速领军断后,掩护我的大军撤退!”

    “呸!老子没功夫帮你这瞎眼贼断什么鸟后,眼下是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去卑闻声暗骂着呼厨泉,却抢先一步的扬声大喝“撤!”的,拔马便向着龙门古渡方向策马飞奔。

    “锥形破敌,斩将夺旗——杀!”

    与此同时,太史慈声扬、马动、枪直指,登时马作虎跃,枪化龙腾的引着一万五千西凉铁骑,直奔着呼厨泉的策马杀去,兄弟仇、手足恨、千军万马齐突阵,一时雷声轰响,激电弦惊!(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