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409章 欲请刘表攻华飞[下]

正文 409章 欲请刘表攻华飞[下]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彼时襄阳宽敞的议事厅外,艳阳暖得群鸟“啾啾”轻唱如献仙音,蒯良于拂过清泉的凉风内微微一笑的对众人缓缓开声道。

    “德珪说得固然有理,然而良以为曹操和孙策、刘备乃至袁绍都是盟友,而反观华飞却因在汝南与曹操、刘备、孙策都大战过原因,而几乎是到处皆敌的地步。”

    “这不就结了?”蔡瑁闻言“啪”的拍手高声道,“那华飞既然是个到处都有敌人的人,那么咱们还犯得着去和他结盟的徒惹灾祸吗?”

    “德珪您识会良的意思了,”蒯良出声解释道,“良是觉得正因为华飞到处皆敌的缘故,所以他才会更为重视与我主的同盟之义,而曹操到处都是盟友,那么他还会在乎我主吗?”

    “不错,所谓物以稀为贵,本候原就与那孙策有仇,而曹操却与孙策同盟,要是孙策提兵来攻的话,倒当真指望曹操不如指望华飞。”

    刘表闻言双目大瞪的暗思着,却听蔡瑁嗤道:“子柔你该不会因为蜀中顺流而下便是南郡,所以才一味的为华飞说好话吧?”

    “是何言也?”蒯良闻言皱眉怒目的拂袖亢声道,“我蒯家虽是南郡望族,然而又安敢因私而忘公耶?”

    说着他上前一步怒视蔡瑁高声道:“那华飞在汝南就与我主结盟,结果如何你我皆知,可人家在拿下益州后,却不计前嫌的与我主重订盟约,像这种有情有义的盟友,难道我主不应该去珍惜?”

    “这个吗……”

    蒯良像向来温文尔雅,这一突然发怒,倒使得蔡瑁有些难以适应的呐呐着无言以对。

    却听得蒯良又高声道:“至于的曹操为人如何?良知之不深倒也不好评论,只不过华飞是不是一个可靠的盟友乃是已知的事情,现在放着已知可靠的盟友不去珍惜,却要去寻那不可知的人来结盟,良对此实在是不敢苟同。”

    说着他瞪了无言以对的蔡瑁一眼,才又高声续道:“况且我主为什么要接纳那张济叔侄,你难道就不知道?”

    刘表闻言默然,蔡瑁却强辩道:“我主容留无家可归的张济叔侄乃是出于仁心与道义,且张济叔侄勇武堪用而已,又能有什么原因了?”

    “哼!”蒯良见说,索性不与他多言的自顾对刘表抱拳道,“主公,曹操的领地内并没有战马这等资源,你即便想找他收购只怕也办不到。”

    说着他略顿了下,又开声续道:“而华飞若是拿下了西凉这个产马地的话,我主倒也还有些机会可以向他购入些战马,以组建精锐骑兵。”

    “对啊,本候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呢,想那曹操自己的马都要去买,又哪有可能卖马给本候?如此看来,倒确实是如蒯子柔所言的不宜得罪华飞才是。”

    刘表听了蒯良的分析,不由得暗自的点头赞同他的说法,却听芬芳的清凉空气内,蒯良再次拂袖高声道。

    “良所能分析得出来的利弊仅此而已,将来是求人还是被人求就请主公自行决定便是,至于说什么蒯家因为身为南郡望族而去讨好华飞的话,良难道就不能把整个家族都迁入襄阳来吗?”

    “子柔言之有理,本候幸好有子柔相助,要不然的话倒险些铸成了大错。”刘表听了蒯良的分析后,乃出声就赞了蒯良一句。

    却因听得蒯良的话里头都带着怒气,乃又开声劝道,“德珪真是小孩子的见识,还望子柔看在本候的面子上多多担待着些,莫要与他一般的见识。德珪你不修口德的出口伤人,还不快向子柔认个错?”

    “苍天在上!老子刚刚才说文仲业是小孩子的见识,现在就被还了回来,这个现世报倒是来得好快!”

    蔡瑁闻言心中暗骂着,却因刘表是他的姐夫外加主公,而不敢顶撞的便准备要向蒯良低头认错。

    蒯良却因怒气已过且知道蔡瑁的身份,更知道无论是南风北风都敌不过一阵枕边风,虽说自己不怕,却也没有必要去得罪这蔡瑁。

    乃抢先高声道:“主公言重了,良与德珪只是就事论事的争辩了一番而已,并没有什么仇怨,又何来见怪的说法?”

    蔡瑁见说乃哈哈大笑道:“就是就是,我与子柔乃是最好的朋友了,我一时口误想来子柔也是不会见怪的。”

    刘表见说心知他是丢不起这个人,才这样子打哈哈,乃白了他一眼的对蒯良问道:“要是按子柔的说法这圣旨我是不该接的,可那毕竟是天子的旨意,我要是拒绝了的话未免有些不敬。”

    “主公何出此言?”蒯良闻言微笑着对刘表问道,“那道圣旨您不是早就已经接下了吗?又怎么说不接不敬呢?”

    “啊?”刘表闻言吃惊道,“对啊,本候已经接旨了,这要是不起兵去攻打华飞的话,那到时岂不是被曹操捉住了对天子不敬的把柄,这却要如何是好?”

    “哈哈……主公,”蒯良闻言大笑道,“谅这区区小事又有何难?主公您只管派人去回复那天使,就说大军行动需要时间来做准备,您将尽快起兵去攻打华飞便是。”

    “子柔,”刘表闻言侧头看着蒯良的道,“这天子的旨意事关大义,可不能以玩笑视之。”

    蒯良见得刘表不放心,乃靠近他身边的低语了几句,倒把刘表听得喜笑颜开的点指着他哈哈大笑道:“好个蒯子柔,想不到你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居然也能想出这么个主意来,好,好啊!”

    于是放下心来的刘表,乃按蒯良的计策去答复了使者毛玠,并随即传下将令,命荆襄的健儿们整装待发,只在三日之后便要尽起大军的前去为天子讨除叛逆。

    毛玠见得目地达成乃欢天喜地的就向刘表辞别,即日启程返回洛阳去复旨不提。

    却说三日后,正当荆襄的健儿们收拾妥当的整装待发之时,他们的主公镇南将军——刘表,却突然身染恶疾的不能起行,于是荆襄大地一时便陷入了蛇无头不行的混乱之中。

    据说刘表所患的乃是一种怪病,病状时好时坏,好是犹如寻常人,坏时则当场人事不知,且这个怪病它还会反复的发作,当真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得反复无常。

    当外界因为刘表的突然病到,而惊慌者有之,庆幸不用打仗者亦有之的大乱时,刘表这个用了蒯良之策的“病人”,却在书房内吩咐着亲信。

    他准备派亲信暗中前往关中,去给自己的好盟友——华飞通个风报个信,顺便的也让他知道自己为了盟友之义,而不惜抗命装病之事的卖华飞一个人情。

    按理说刘表如此行事的话,曹操那想要让刘表去攻打华飞的计策到了这个地步,也该是以失败告终才对了。

    却不知所谓智者千虑是必有一失,当日蒯良虽然智计超绝的安排下了这种病情反复的策略,却也没有失遗失。

    那就是刘表因为接旨表态并令大军准备开拔的缘故,而使得荆州远近皆知道了刘表将要起兵去助天子讨伐叛逆华飞的事情。

    从而助长了生成了一场不必要的麻烦,也使得华飞与刘表之间那同盟之义的友谊小狗,都险些就此寿终正寝。(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