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411章 蒯子柔破计阻兵

正文 411章 蒯子柔破计阻兵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刘表在发了通雷霆之怒后,为了避免示好华飞的举措遭到张济的破坏,乃火速命人以八百加急的持他镇军将军令,去命那鲁莽的张济火速退兵,不得兵犯щww..lā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襄阳数骑快马飞出大开的北门,登时就在烈日的照耀下,扬尘疾向着南阳方向冲去。

    此时蒯良已经闻讯赶至,在听说了这个祸事后,乃皱眉闭目的凝思了半晌,才突然张目的咬牙恨道:“好个竖子,竟如用如此歹毒之计!”

    “哪个竖子,什么歹毒?”刘表闻言吃了一惊的急伸手相问。

    “哦,主公,”蒯良闻声惊醒的抱拳对刘表施礼道,“良方才因心怒曹操用计歹毒而一时失言,还望主公见谅!”

    “哦,原是这个事情,”刘表闻言放下心来的摆手道,“本候已经派人去追回张济了,子柔无需为此生气更不必担心。”

    蒯良闻言却摇头苦笑道:“主公,只怕是已经来不及了啊!”

    “啊?”刘表闻言微愣,却在片刻后咂着嘴咽了口苦涩的唾沫,握拳怒道,“不错,这该死的鄙夫在出征时才来通报本候,加上路上往来耽搁的时间,此时只怕是已经兵临武关了。”

    说着,他“嗨”的一声猛的击掌怒道:“曹操这竖子当真是歹毒万分,竟然设下了此等绝户计!”

    “主公,”蒯良拂袖叹道,“引张济去攻打武关,只怕还不是曹操最歹毒的地方啊!”

    刘表闻言心里头就是一喀登,乃瞪大了眼睛的急伸右手对蒯良问道:“子柔何出此言?莫非曹操还有什么歹毒的计谋想要对付本候不成?”

    “岂止是想要对付你而已?曹操这样的计谋分明是连你带荆州,甚至于连华飞都给算计了进去。”

    蒯良心中暗叹一声,却对刘表抱拳道:“主公您何不想一想,张济现是何人的麾下?且又是由何处动兵?若是武关战事一起的话,又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可怕后果?”

    “张济,南阳与武关,后果?”

    刘表闻言踱步沉吟,他名列“八俊”之一,自然也不是易与之辈,只不过人都有懒的趋向,这身边一有了蒯良这样的智者后,他就懒得动脑而已。

    这一开脑筋之下,只在片刻间他就由以上的数个要点而理出了头绪,乃“嘶”的倒抽了一口的凉气的定步转身,双目大睁着伸手指蒯良颤声道:“子柔你……你是说……”

    “不错,”蒯良见状无奈的抱拳接道,“张济是您的麾下且又由南阳起兵去攻打华飞的武关,若您是华飞的话,见得自己的盟友在自己落难时,不仅没有伸手应有的援手反而还乘机落井下石,您会作何感想?”

    “完了!张济竖子你安敢如此误我?本候誓要杀你!”

    刘表闻言双目紧闭着在心中咆哮不已,却在片刻后才在燥热的空气中睁目对蒯良道:“如此一来华飞必然心恨本候,子柔啊,你说本候该如何是好?”

    说至此他不待蒯良回答的突然目露凶光着握拳恨道:“事已至此,莫如就依了曹操的计谋,尽起荆襄大军的去攻打白帝与上庸两处,奉天子令以讨不臣的灭了那华飞?”

    “主公万万不可啊,”蒯良闻言大惊的忙抱拳过顶垂头急声道,“那华飞雄才大略,当年他在势单力孤之时,曹操集三处大军都没能把他给灭了。”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又朗声续道:“现在他已经是坐拥益州与关中两地的兵精而将广,又岂是说灭就能灭得了的?到时只怕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啊!”

    “不错,本候险些自误了也!想那华飞小子白身起徐州转眼据汝南,兵败夺益州乘乱取关中……着实非是易与之辈!”

    刘表闻言悚然而惊!却听得蒯良又高声道:“且那曹操的目地正是要利用张济攻打武关,来挑得主公与华飞的联盟破裂啊!”

    “嗯……”刘表闻言抿嘴瞪目的自鼻子里出了口长气,却“啧”的张嘴道,“那破裂就破裂吧,大不了就是换个盟友的转而去与曹操结盟而已,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蒯良急得额头出汗的急声道:“主公,您又忘了那窥视在侧的猛虎了吗?”

    “孙策!”

    刘表闻言心中再惊,却听得蒯良又急声道:“若是主公举全国之兵去攻打华飞的话,曹操根本不用通知孙策,那一心想报父仇的孙策,又安有放过这等大好机会的道理?”

    “不错不错,若是到时孙策来攻,却让本候拿什么去支援黄祖和磐儿?”

    刘表闻言惊醒,却听得蒯良再次高声道:“且若是主公举兵之时,曹操欲取渔翁之利的突然撤兵的话,那华飞又岂有不恨极主公的道理?到时若是他要报复主公的话,以华飞的为人只怕就不只是一路来攻这么简单了。”

    “是啊!这要是孙策来攻时,华飞恨本候无义的主力兵出武关,令偏师兵出上庸,第二军团的十万大军则顺流而下的来攻,却让本候双拳难敌四手的如何是好?”

    刘表自思之下,直惊得手足尽颤!乃对蒯良道:“本候当年不听子柔之劝,在孙坚死时就执其子而夺其地的乘势拿下江东,致使今日屡受孙策的威胁,孤悔不当初啊!”

    蒯良闻言长吸一口气的闭目无语,却听得刘表又道:“今日若非子柔的话,本候又险些就误上了那曹贼的恶当也,只是眼下那张济只怕是已经和华飞开战了,却让本候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你也就只会在危急时才对蒯某来上这么一句了,碰上你这么个主公,蒯某也算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要不是为了家族和家人,蒯某才懒得去搭理于你。”

    蒯良暗自的埋怨着,却不得不抱拳开声道:“若依良看来,华飞只能为友而万不可为敌,主公可一面增强南面的守卫;一面派人严令召回张济。”

    说着他略顿着侧头想了一下,才又开声道:“一面再火速派人由白帝与上庸两地入蜀中与关中去知会华飞,张济无令动兵之事并就阐述曹操的阴谋,以破解敌计并巩固和华飞的关系。”

    “妙!”刘表闻言击掌赞道,“子柔此计不仅可以推脱本候的责任,更可破解曹操阴谋,还能保我荆州不受孙策的威胁,正是一举三得的无双妙计!”

    赞叹着,他却又皱眉沉吟道:“只是,要是华飞不肯轻易的谅解本候,却又该如何是好?”

    “又是这一句?你个不可雕的就不敢换一句相问吗?”

    蒯良听了这问话,险些就此暴走的在心中破口大骂着刘表朽木,却开徐徐开声道:“良细之,觉得华飞乃是个识大体之人,只要主公表示出了足够的诚意,他应该不会与主公斤斤计较的。”

    说着他突然目露凶光的道:“若是华飞实在难解心头之恨的不肯与我主善罢干休的话,那么此事既然是由张济而起,自然也该由张济而结。”

    “嘶……”刘表见状倒抽了一口凉气的道,“子柔的意思是说,必要时拿张济的人头去消华飞的怒火?”

    “你这竖子,蒯某用尽心思费尽计的为你出谋划策,遮莫临了还得帮你背那黑呼呼的锅不成?”

    蒯良心中暗自腹诽着刘表,却连忙摆手开声:“良可什么话都没有说,至于该如何抉择?还请主公您自主之。”

    是日襄阳密议之后,无数快马急向白帝与上庸扬尘奔去,而在此一时,不出蒯良所料的那兵起南阳的张济已经开按毛玠的妙计,而对兵力空虚的武关展开了行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