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415章 雄关之上说忠臣

正文 415章 雄关之上说忠臣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彼时艳阳炽热,东风带腥,壮汉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目视城下,周群由医务兵的口中得知张卫内脏受到震动,需静养才能康复后也来到了壮汉的身旁。

    “弟兄们先静一静,先静一静听我说。”

    周群先手执喇叭的放声大叫着止住了欢呼的众军们,这才放下喇叭,转头对那壮汉抱拳一礼的又对众人高声道。

    “兄弟们!今日要不是将军仗义相助的话武关已破,我等估计也早已经战死沙场了,大家说,咱们是不是该好好的谢谢将军?”

    “对,要不是这位将军的话,咱们只怕早就完了,请将军示下您的姓名,俺要……”

    “没错,如此大恩必需重谢,周书佐,您可别忘了跟主公提今日将军的大功……”

    “就是滴说,现在主公的重赏暂时还没到来,咱们先给将军行个军礼,谢谢人家……”

    众军的大叫声中,周群挥手高呼:“好!所有人听命,列队准备向将军敬礼。”

    “且慢!”汉子却挥手止住了准备要列队的众军们,他在扫了众人一眼后又高声道,“眼下敌军虽然暂退,然而武关之危并没有完全的解除,所以请大家不要急着庆祝,马上各守岗位的去做好防患。”

    众军们一听这话说得也对,此时城门虽闭然而敌军们并没有就此退去,乃纷纷行礼道谢着就前去镇守各处。

    而周群却在东南风带来的血腥气里,对那壮汉道:“将军,这武关背靠高山,南涉绝涧,西面倒还平坦一些,这东面却最是狭窄不过,敌军只怕连兵力都无法完全的展开。”

    说着他略顿着又道:“而且我军的求援信号也早已出,援军只怕也很快就会到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群实在想不出武关还有什么危险?还请将军赐教。”

    “仲直,”汉子目视西面的朗声道,“长安离武关足足有六百里的路程,且眼下的关中兵力空虚,而武关的危险又会马上来临。”

    说着,他转头望向东面的续道:“要是不马上就采取有力措施的话,武关绝对等不到援军的到来,就会被关外面的敌军们所攻破。”

    “到底是什么危险?还请将军明说。”周群听那汉子说得有道理,遂大急着伸手相问。

    “明说本来也没有什么,”那汉子却一点也不急的道,“只是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希望仲直你能答应下来。”

    “苍了个天的!您这是想要急死人呐?”

    周群闻言心中暗叫,却急对汉子道:“将军对我军有大功,有什么样的要求您但讲只妨,只要是群能办得到的事,群就绝不推辞。”

    “果然是这个样子,这帮有心计的读书人就是难缠,罢了!提那样的要求,也确实是有些难为他了。”

    汉子闻言自思着,却在炽热的艳阳下对周群高声道:“我只是希望仲直能够替我保密,不要对旁人提起今日的战斗是因为我高顺的出现,才重夺了城门的。”

    却原来这汉子正是那在西函谷之战中为了掩护弟兄们撤退,而不幸落入了华飞之手的名将高顺。

    高顺在为华飞所俘后一直拒不投降,华飞为他费尽了口舌,终究因高顺的忠义而无法把他揽入麾下。

    华飞在劝降无果之下,却也不着急的去强扭那不甜之瓜,而是派人陪着高顺的准备要给他来上一招温水煮青蛙。

    他想信只要功夫下得深,铁杵终究也能磨成针,招降高顺只要多用上些时间,终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而高顺也在饱览着关中风景与民生安乐中,不知不觉的就受到了潜移默化,此次他会受到感动而自行出手相助,或许就是一个明证。

    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到武关,却是因为继秦宓之后担任陪伴任务的周群,因为曹操派人攻击关中各处,担心高顺会有什么问题出现的缘故,而带着他故地从游来了。

    之所以说武关是高顺的故地,乃是因为当年吕布在长安兵败后,就是率领着高顺等将由武关前去南阳投靠袁术的。

    周群估计高顺当时也想不到,随着吕布这一去就越混越差,越混越差的直至现在混成了个俘虏,并且还是个被其主不闻不问的俘虏。

    因为吕布在兵败后,压根就没有派过人来求赎过高顺,就好像是众来就没有这么个被擒的手下一般。

    周群的目地本是想要通过故地重游来刺激高顺,让他睹物思人的去心怨吕布,自己才好乘而入,却不料竟然正好就碰上了张绣夺关的事,这才引得高顺出手。

    而周群在听了高顺的话后,不由得双眉呈八字的看着高顺,心中自思:“苍天!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保住武关致使防线无忧这样的大功,那可是主公用来招揽你的大好机会,你却不让我说?”

    周群在好一阵的无语后,却在片刻后就又想到了,这武关之中有七千多大军呢,我不说,可这并不代表别人也不能说啊!

    当下他乃很慷慨的挥手就道:“将军放心,群非是忘恩负义的人,既然将军有这样的要求,那么群就绝对为将军守口如瓶。”

    说着他随即笑嘻嘻的对高顺道:“将军,你现在可以说这武关到底有什么危险了吧?”

    “不能!”

    “为何不能?”周群闻言双目瞪得老大的急声道,“君子一诺重千金,莫非将军还信不过群,而要群向您个毒誓不成?”

    “不要!”

    “你……”听着这的两个字,周群急道,“你这也不能那也不要的,到底是想要怎样?现在敌军可还在外头呢,时不我待啊将军!”

    “嗤!你小子也知道时不我待,那你还想着要蒙高某一把,莫非是当高某傻呼?”

    高顺闻言暗自的就腹诽了周群一把,却抬头高声道:“我要你命令关内的全军,记住,是所有的人,抱括那重伤的张卫都要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因为高某不想让我主知道高某曾为他人效力的事情。”

    “天杀的!你高顺明明就是个武将,却偏偏整得比谋士都要精,就连周某这等计谋你都弄得清!”

    周群闻言在心中气急败坏的大骂,却因计谋被看破而急声道:“真不知那吕布有什么好的?竟然也值得你如此的效忠,人家都对你不闻不问了,你却还死抱着他不放。”

    说着他见得高顺目光渐冷,乃急忙摆手道:“好好好,我不说吕布的坏话这总行了吧?”

    说至此,他拂然长叹道:“我主也真是枉费了一番的苦心,如此的相待于你,你却一点儿也不动心,你见过有谁这样对待一个被擒之人的?”

    高顺闻言心中黯然,乃负手长叹道:“顺非无情的人,当然知道华候爷用心良苦,奈何顺与候爷今生恐怕只能是相见恨晚了。”

    “晚啥晚?”周群闻言激动得“啪啪”拍手道,“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你只要向点个头,那周某敢保证你高官得做,骏马任骑,甚至还壮志能伸,你又何苦为难自己呢?”

    “仲直,你不要再说了。”高顺闻言闭目道,“忠臣不仕二主,烈女岂嫁二夫,你还是快些去传令吧,敌军只怕就要行动了。”

    “对啊!我怎么一激动就把这正事给忘了?这高顺可还没有说,这武关到低有什么等不到援军的危险呢!”

    周群闻言惊醒,虽然不情愿为高顺保守秘密,却因分得清孰轻孰重,心知眼下要做的就是先保住武关,以保关中防线不失,乃急就按着高顺的要求对众军们都下达了封口令。

    高顺见得自己的目地达成,这才在艳阳下腥风中,手指关外的说出了关系着整个关中防线的武关大患!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