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418章 坛尽油绝东门破

正文 418章 坛尽油绝东门破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高顺并没有料错,当夜色降临时,眼见得众军们已经劳累了一天的张济,终于下令鸣金收兵的自去扎营WwW..lā????·

    当晚张济站立在火光通明的中军帐外,在“吱吱”连声的悦耳虫鸣声中,望着那皎洁的月色不时的冷笑。

    “刘表匹夫,竟然在老子都快破关而入的时候,派人前来让老子退兵?哼!真是天大的笑话,只要老子能拿下武关的话,那就是老子东山再起之时,又何需听从你刘表的命令?”

    是的,当夜幕降临时,刘表派来严令张济必需马上退兵的特使,终于在清凉的夜风里,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张济的军中。

    却不料张济在听了刘表的命令后,不但没有依令而行,反而令亲卫们动手,把特使和他的随从们全部弄死,并连夜运尸前往道路险峻处推落山崖下,造成失足落崖的状况。

    张济觉得如此一来的话,自己不论能不能拿下武关,到时都能对刘表有个交代。

    他自思:“山路难行且特使又是连夜赶路,在路险之处失足落崖而死这很正常,所以老子压根就没有接到过你刘表的命令,到时你刘表又能拿老子怎么样呢?”

    张济得意的暗笑了许久,却突然对身边的亲信问道:“今夜看守吊桥的士卒们,是不是都已经安排好了?”

    “回主公的话,已经全都安排妥当。?·?”

    亲卫恭敬的回声中,张济板着脸的道:“你们今晚都给吾仔细着些,千万别让那帮负责巡视的众军们偷懒,要是让敌军们乘着夜色的把吊桥拉回去的话,到时免不了又是一场麻烦。”

    “喏!”

    张济只当守军们必然会乘夜偷偷接好绳索的拉起吊桥,以挡住自军明日的攻击。

    因此他按排下了许多的士卒们,尽皆张弓搭箭的守在那城外头,一旦有发现敌军出城的话便可攻击敌军,并马上示警给自己知道。

    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这一夜除了在上半夜时,那关里头“吭吭铿铿”的乱响着,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之坏,竟然没有一兵一卒来试图接回吊桥。

    一夜安睡的张济在天色刚蒙蒙发亮时,就引着众军们进朝食,随后就又是一通鼓舞的令张绣引大军夺关。

    张绣引众军们照方捉药的顶着大木板向东城门挺进,引得关上的众军们大吼着掷出火把、油坛。

    在“呜呜,乒咛乓啷”声内油味升腾,炽热的火焰登时“轰轰轰”的随即在清凉的晨风中高燃得滚滚黑烟直冲艳阳。??·

    所谓是一回生则二回熟,张绣等人在历经昨日的烈火考验后,见得木板火起得焦臭味生,仍倒竖木板于地的挡着敌军们的箭雨,随后急退的去扛板复来。

    如此往得三五回,当日渐烈,风渐热时,正负板前行的张绣等突闻得关上一声惊惶大叫:“不好啦!咋没坛子了啊?”

    “哇哈哈……”张绣闻言放声大笑,“你们这该死的怂货,砸了老子两天了,现在终于也坛尽油绝了?”

    大笑声中,他转头大叫:“弟兄们,挺起你们那**的大木头,对准了那条缝,给老子往死里捅——冲啊!”

    “杀啊,都他娘的跟紧上!”

    “冲啊,报仇的机会来了,给老子用尽吃奶的力气捅!”

    张绣一声令下,众军们纷纷大呼小叫的扛板抬木,放步紧随。

    与此同时,后军的张济挥刀怒吼:“擂鼓,全军冲锋,给老子打破武关,杀光那帮可恶的小崽子们!”

    “咚咚咚……”

    “冲,打破武关,杀入关中,抢钱抢粮抢女人了!”

    “杀啊,打破武关,尽屠敌军!”

    急烈昂扬的战鼓急骤的擂响,总攻令下,两万多张济军放声怒吼,随即各操兵刃急冲东门而去。

    “众军听令,全力放箭,把所有的火把全扔下去,不能让敌军撞击城门!”

    “弓箭手瞄准敌军,自由射击,全力阻敌!”

    “刀盾兵——掷火!”

    “长矛兵——投石!”

    “梆梆梆,咻咻咻……”

    “呼呼……”

    “老子砸死你们,砰……”

    武关之上的高顺见得势急,随即挥刃令下,随即各都尉大吼着下达了命令,众军们各自依令而行,一时箭赛蝗急,烈焰凌空,滚石飞坠。

    然而在震耳欲聋的杂乱响声里,守关众军们突然觉得脚底下一阵剧烈的颤动,随即就听得“通通通”声大作。

    “不好!是敌军在撞击着关门!”

    “啊!那关门虽然坚固,可是绝对挡不住敌军的连续撞击啊!”

    “关门要是破了的话,那张绣勇不可挡,连张卫将军都不是他数合之敌,我们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众屯田军们被这等地动山摇般的声势所骇,又想起昨日张绣之威,登时就大喊大叫着慌成了一团。

    “都别乱!”高顺挥刃大吼,“全军听高某的命令,刀盾兵们速速随某下关列阵拒守城门,长矛兵搬运石头的把关门堵同,弓箭手马上退往西墙,准备掩护我们撤回,咱们在西墙继续阻击敌军。”

    “天杀的!”张绣在城下闻得这话,登时为之大怒的放声大叫,“那帮混蛋还想要去拒守西墙,不想再当靶子的,都给老子加把劲的捅!”

    “快把那城门捅穿,呀——通!”

    “老子可不想再当活靶子,快用力,呀——通!”

    “冲进去杀光那帮可恶的小崽子们,呀——通!”

    已经当够了活靶子的众军们放声怒吼着奋力死撞,“通通通”的连撞得数十下,但闻得“卡嚓”一声大响,那关门登时向内陷进一丝。

    “快,门栓断裂了,快给老子撞!”

    “通!”

    “啊……哎哟!”

    张绣狂喜的大叫声中,武关东门终因受不住连续的撞击而栓断门开,奋力撞门的众军们更是因收力不住而纷纷放声惊叫着,就倒成了一团。

    “不好了,城门真的破了,快跑啊!”

    “天杀的!这么坚固的门怎地这么快就破了?”

    “俺滴个娘!是昨天的那个张绣,快跑!”

    “都别乱,保持好阵形,要不只有死得更快!”

    关内的众军们随即惊声惶叫,张绣抬头望去,正见得敌军们已经不听命令的阵形溃散,正由东向西的急奔西面关墙而去。

    张绣见得敌军们见自己,就吓得弃阵而逃,不由得心中得意的放声大吼:“挡吾者死!跟老子上杀光他们!”

    “杀!”

    响彻天际的大叫声中,张济军们挥舞着兵刃,紧随一马当先的张绣,放步向着惊惶失措的华飞军们杀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