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422章 待机而动敌必动

正文 422章 待机而动敌必动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嗯?”

    吕布下完了命令,却半晌不见张辽高声答应乃举目望去,却见得张辽正在踌躇着,遂不悦的用鼻子就发出了一丝响动。

    “温候,”张辽见状忙抱拳开声道,“这滚滚河水乃是由西东的奔流入海的,故此辽以为甘宁即便引军向着上游而去的话,也还是不太利我军渡河。”

    “嗯!”吕布闻言撇嘴的想了一下,却又开声问道,“为何?”

    “这么简单的问题您都想不到?”

    张辽闻言暗骂着,却拿这个不喜欢动脑子的主公没有办法,乃只得在凉风中对吕布开口解释道:

    “想那大河东去且甘宁所部又全是会水的水军,他们一旦发现我军渡河的话,瞬息间便可顺流而下的到达风陵渡,到时再给我军来个半渡而击的话,辽只怕到时我军将会重蹈覆辙。”

    “嘶!”

    吕布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的瞪时暗惊,而在他边上一直坐着闭目养神的荀攸,却睁目高看了张辽一眼。

    “他娘的!要是这样子的话,那爷岂不是要一直待在这鬼地方,渡个连鱼都不敢去吊的长假?况且此地也没有那‘出水芙蓉’可看,又有甚好渡的?”

    思及此,久不见女色的吕布只觉得跨间一阵耸动,乃极度不爽的转头向着边上荀攸问道:“公达,要是再这样子下去的话,我等只怕是拿不得头功了,却不知您有何妙计?”

    荀攸见问才缓缓的开目对吕布道:“等!”

    “等什么?”

    吕布闻言瞪目相问,而宋宪与魏续、曹性等人闻言也都大为不解的望着荀攸。

    荀攸见得众人皆望向自己,乃满脸憨厚的道:“等机会。”

    “苍了个天的!您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吗?等啥机会啊?”

    吕布闻言暗道着就狐疑的对着众将扫视了一眼,却见得唯有张辽低着个头的若有所悟,因也知道这些个谋士,全都是神道道不肯把事情一口气说明。

    又见得张辽半晌不说话的只顾在那边想,乃只得对荀攸又问道:“公达,您还是别打哑迷了,这让人想得脑袋都生疼,还请您明言到底要等啥机会?”

    “温候,”荀攸见问却答非所问的道,“您可派那耳明眼尖之人去上游,仔细查看各方的动静,若是机会来临时,那便来了。”

    说着他略顿着似乎怕吕布再问,乃立身而起的道:“若是温候的心中尚有不明时,可问文远便知。”

    荀攸在挌下话后,便对众人微微一笑的转身出帐离去,却只留下了满帐不明所以的众将们在那边张着个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发呆。

    “文远!”吕布见得荀攸自去,乃只得对着还在沉思中的张辽开声问道,“他这是几个意思?”

    “末将也拿捏不准,”张辽闻声开言道,“只是觉得荀公达的意思好像在说,此时那徐晃与于禁只怕在主公令下后,也一心想着要得这入关中的头功,所以他们必然会有所行动。”

    说着他略顿着想了一下,才又开声道:“而他们一旦采取行动的话,以关中现在兵力微弱的情况来看,则必然能够牵制住徐庶和甘宁的兵力,那么我等的机会也就来了。”

    “妙!”吕布闻言立身而起的击牚赞道,“先让他们去和徐庶、甘宁打生打死,到时爷窥准了时机的带着你们,给他们来上致命的一击,又哪有不成功的道理?荀公达真神人也!”

    说着他却又一顿的抬头望着张辽问道:“只是这样的妙计,他却为什么不肯对爷明说呢?”

    “啥脑袋啊?张某也就看在你是故主的份上才跟你说,他荀公达也能跟你说这事了?他就不怕得罪了人?”

    张辽翻了个白眼的腹诽着吕布,却开声道:“这样的计谋那是标准的在坑友军而肥自军,所以荀公达他是不可能说出来的,而且我等也必需严守秘密的不让外人知道,否则只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哦!”

    吕布闻言醒悟,随即下令让众将们都把自己的嘴管好的不得泄漏消息,又边按荀攸的吩咐急令人前去打探各方的消息,边命令众将率军暗做渡河的准备。

    而当吕布在荀攸和张辽的劝阻下,没有上了华飞恶当的按兵不动时,太史慈已经在路过临晋时,接了华飞让他去与高顺合作着坑张济一把的命令,而引军疾奔武关而去。

    高顺身为华飞极度想要收服的统军之将,他的行踪华飞自然是会得到报告的,这也是他在听得张济攻关后,明知武关空虚却还能放心大笑的原因之一,因为他相信以高顺之能,至不济也能拖住张济一阵子。

    本来若是心狠的主,甚至不用去埋伏张济,而让张济引军破关的杀入关中来兵犯长安,这样子的话将能够更加的使得敌军们都蠢蠢欲动。

    然而华飞却不愿意这样子却做,所以他才采取了埋伏张济的计谋,并最终把来犯的张济杀得一败涂地而逃。

    而在太史慈引军南下的同时,原奉令镇守在龙门渡口西面的马铁,在得到偏将王忠所引的一万五千赎罪军替换后,也引着余下的五千骑兵们“轰隆隆”的急随在太史慈之后前往武关。

    这次大军换防与急下武关的行动,因为声势浩大都没有逃过大河对岸程昱的法眼,当然华飞也并没有想过要去掩饰太史慈与马铁的行踪。

    因为他的目地本就是要示敌以弱,太史慈与马铁引着一万五千骑兵们的扬尘离去,能使得敌军们都放下心来的大胆进攻。

    而且临晋的兵力在王忠引军北上后,就仅余得一万赎罪军们在镇守,这也能顺理成章的解释徐庶为什么会调动甘宁率水军们北上,而调杨昂所部前去布防风陵渡口的南面。

    当然甘宁水军的北上行动,也同样暴露在了程昱的法眼之下,因为这本就是华飞想让程昱等人知道的事情。

    华飞希望能用这个理像来借程昱之口的去告诉吕布,风陵渡口已经处于极度空虚之中,从而引得贪婪的吕布挥军攻打,自己再令甘宁给他来个顺水直下的半渡而击。

    只可惜这个计谋在吕布按兵不动后,就随之宣告失败了,按理说在一番苦心全白费后,华飞应该是伤心失望的。

    可是随在他身边的许褚与杨阜、姜烱等人,却发现华飞反而是嘴角上翘的微微而笑,这令得许褚等都大为的不解。

    因为他们想不通,不是说好了把目标瞄准吕布吗?怎么人家都不上你当了,你却反而一点儿也不着急似的?许褚禀着不懂就问的想法,对华飞开声相问。

    彼时夜色降临晓月初上,华飞听得许褚相问,乃在清凉的夜风中对许褚道:“仲康放心,吕布的大军终究是会动的。”

    “主公您可莫要看俺老实就诓俺,”许褚闻言瞪着一双大眼的道,“现在兴霸北上那风陵渡正是最空虚的时候,吕布都按兵不动,他又怎么可能还会动?”

    说着他却“嘶!”的抽气道:“难不成那吕布是想要乘着夜色渡大河?”

    “非也!”华飞闻言摆手道,“夜间渡河先不说危险性如何,只说他总得打火把照明,且水声哗哗作响等,就更容易暴露他的目标,只会更快速的引来兴霸的攻击。”

    许褚见自己好不容易猜回事情,竟然还猜错了,乃急声问道:“那,那他究竟啥时候才会动呢?又为什么而动呢?”

    “仲康放心,他很快就会动了,”华飞闻言笑着在淡淡的檀香味内答道,“因为程昱会让他动的。”

    许褚闻言更为云里雾里,只得高声对华飞问道:“那吕布可凶得狠,他又怎么可能会乖乖的去听程昱那贼子的话?”(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