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423章 关心则乱

正文 423章 关心则乱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由于华飞为了掩盖自军的兵力而命令众军今夜不得举火,不得走动,最好是能全都躺在榻上装死的原因,虽然天色已黑,整个大寨却是没有一丝艳红而炽热的火光出现。  w?w?w?.??

    而在清冷晓月照耀下的华飞听得许褚相问后,乃转了转微凉佛珠的对许褚道:“因为荀攸也会让吕布出兵的。”

    “呃!”

    本是满心期待的在等着答案的许褚,听得这个回答登时险些被噎死过去,他在芬芳的凉风内伸手挠了挠头皮的自思。

    “不对啊,俺怎么发现俺这是越问还越糊涂了呢?嘶!也不对,主公在与徐庶商议时就料到了这一点,可他到底为什么又说荀攸会让吕布出兵呢?”

    想着,他觉得华飞有可能判断错误,乃连忙开声对华飞道:“主公您是不是记差了,俺记得您午前在与元植商议军情时,说过有荀攸在吕布身旁的话,那吕布就不一定会引军渡河。”

    “对啊!”华飞眨了眨眼睛的道,“这不是吕布终究也没有渡河吗?”

    许褚闻言更为不解的瞪得双目滚圆着对华飞道:“那,那您还……”

    华飞嘴角微翘的道:“仲康你是想说我出尔反尔吧?”

    “末将不敢!”许褚闻言连忙抱拳躬身。

    “仲康,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华飞看着眼前的爱将,见他受惊吓乃和声道,“你敬我保我,我哪能不知道呢?你我相处日久就如兄弟一般的,快不要如此紧张。”

    许褚闻言大为感动,却听得华飞又道:“其实我直接告诉你原也无妨,只不过这人性本懒,你要是直接知道了答案的话,那就会变成不爱动脑的习惯。”

    说着他转了下微凉佛珠的想了一下,才又续道:“眼下反正也没有什么事,你也不妨多想想,你只要从此一时彼一时,以及那伤我数千手足的南匈奴又是谁引来的,或许你就能明白我为什么要那样说了。”

    “是主公,”许褚并不傻,他知道华飞是想要让自己养成动脑的好习惯,乃在感动的答应一声后,对华飞道,“眼下南风正凉,主公您何不早些去休息?”

    “你想你的不用管我,”华飞闻言知他关心自己,乃笑道,“这一盘棋下得挺大的,要是能够成功的话,少不是要让这总是捣乱的阿瞒痛彻心扉,我还得再好好的合计合计。”

    于是冷月照耀下的大寨,有两人各自思考事情后,便在众多警卫们的拱卫下,彻底的安静了下来,只有“吱吱”作响的低低虫鸣声,在芬芳的凉风中清唱得格外的安宁。

    而在这个时候,风陵渡口北岸张吕联军,那艳红火光驱散了黑暗的中军大帐内,却突有一声“呯”的拍案巨响传出,随即一道愤怒的咆哮声响彻了清凉的夜空。

    “程仲德何如人也,安敢命令我吕奉先?”

    眉倒竖眼怒睁的吕布,正单手撑案的对着众将们放声咆哮:“他个老不死的想要先入关中的夺了爷的头功,却还想要本将的兄弟们去为他吸引敌军的注意力?当真是岂有此理?”

    众将们都噤若寒蝉的望着满脸怒色的吕布,心知吕布正在盛怒之下,不由得皆是连粗气都不敢乱喘上一口。

    吕布胸脯急剧了起伏了数回后,见得没人说话,乃转头对边上犹自闭目养神的荀攸高声道:“公达,你是我军的随行军师,你说别人都要夺了兄弟们的首功了,这个兵咱们该不该出?”

    “愚蠢!荀攸身为曹公麾下最得力谋士之一,他当然分得清轻重,你问他该不该出兵,那不是等同于想问路却去找个瞎子?”

    大帐内的所有人闻言都翻了个白眼的暗付着,却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荀攸,想看看他如何来回答吕布的问话。

    “大军易发而难收,且甘宁水军顺流而下的话旦夕即至,这对我军的威胁极大,以攸看来自然是不该出动的。”

    “嘎?”

    众人闻言之下大感意外的纷纷张大了嘴巴合不来嘴,却见得凉风中荀攸不慌不忙的叠着两根手指头道。

    “据仲德所说,眼下敌军在临晋仅余得一万赎罪军与甘宁的一万水军在镇守而已,若是我军能够引得甘宁水军来救援南岸的话,那么临晋就仅余得万军而已,其兵力自然空虚至极。”

    说至此荀攸略顿着边踱着步子,边在火把燃烧的松香味内低头沉吟着朗声续道。

    “而在这个时候,要是仲德与公明引大军突入临晋的话,敌军一无猛将防守,二无雄兵可峙,则是必败的情况。

    而临晋若失的话,其北面龙门古渡的守卒们也必会因后路被断而陷入恐慌之中,要是再受到我军两面夹击的话,以他们前身是白波军的身份,估计将可不战而溃。”

    说着,他停止踱步的抬头对吕布高声问道:“要是这两路军皆败了的话,那么在我军大举循渭水西向长安的情况下,温候您觉得这甘兴霸,他是继续在水中巡弋又或是引军回援长安为好呢?”

    “恁娘的!你这外表忠厚的小茬毛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劝爷听那程昱老不死的话,乖乖出兵帮他吸引敌军的注意力吗?那还说什么大军不可行动?感情全都是屁话!”

    吕布闻言虎着个脸的暗思,虽然他舍不得把这头功拱手让给程昱,却也自知在这种情况下不出兵只怕是不行了,正待要忿忿的拂袖而去时,却突的想到了一个问题,乃“呯”的握拳砸案着对荀攸怒道。

    “哼!既然程昱是因为敌军的兵力空虚才出的兵,那爷这对面的防守兵力可比他还要空虚,却为何不是他去引军渡河的吸引住甘宁的水军,好让爷引大军们冲入弘农去断敌中路?”

    荀攸见得吕布发怒却夷然不惧的叹道:“温候您算是问到点子上了,只因现在甘宁的水军就驻扎在蒲坂津的西面,且仲德所率之军又全是旱鸭子,要是让他们直接去对付甘宁水军的话,那岂不是让他们去送死。”

    “那倒也是!”吕布闻言怒容稍敛,却突又想到,“不对啊!他们是旱鸭子没错,可难道爷就会水了不成?”

    正待要开口怒斥时,却听得荀攸又道:“且水军顺流而下容易,可要想逆流而上的话,这速度可就没有那么快了,这样子我军就正好能利用时间来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吕布一时无言以对,良久才拂袖高声道:“哼!说了这么多话,你还不是想让爷出动大军去掩护那个程昱渡河?”

    “对啊!这个外表忠厚的老狐狸,说什么不出动大军,到最后还不是一样要我们拿生命的危险,去给那程昱老家伙长脸?这货身为我等的随军军师,却胳膊肘向外拐,当真是可耻之极!”

    众将们听了这半天的话,因为觉得最终还是要冒着被那“水神”甘宁攻击的危险,而不由纷纷暗骂着怒视这吃里扒外的荀攸。

    却听得荀攸从“温候差矣!攸并没有要您动用大军的意思。”

    “啥?这话都说到这程度上了,你还说不是让我们出动?嘶……你这荀攸到底是在搞什么鬼把戏啊?”

    吕布与众将们闻言,登时就都懵了逼的瞪着大眼望着荀攸,心中为之茫然不解。

    荀攸见状乃对众将高声道:“你们不要这样子的来望着荀某,荀某说不必动用大军,就绝对不会动用大军。”

    说完他转头对吕布低声了数句,却把吕布说得点着头的就同意了他的计划。(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