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424章 吕布动风陵战急

正文 424章 吕布动风陵战急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于是在当天的夜里,吕布便派人连夜打着火把的去通知程昱,表示自己同意了他的计划,明日一早就会设法引得甘宁的水军南下,让他放心的去进攻华飞的临晋。

    程昱得信大喜,随即就派人前去知会了北面的于禁,并令人前去报知曹操,言称他正引三路大军在急速准备着,将于六月十二的凌晨,就对华飞的八百里关中发动致命的一击。

    次日,当东方微红的驱散了黑暗时,接替甘宁所部引七千五百屯田军们镇守在风陵南岸的杨昴,突然在清凉的薄雾中听得对岸传来了大吼声。

    “弟兄们!甘宁的水军在昨日就已经全都撤离这一带了,眼下的南岸只余得一帮不足万人的老弱病残在镇守着,

    他们再也无法阻挡我等大军的脚步了,温候有令,全军马上用朝食,用完朝食后,马上渡河强攻。”

    杨昂麾下的众军们闻言纷乱,杨昂却马上镇定着挥刃大叫道:“都别慌!兴许敌军们只不过是在啥嚷嚷的吓唬我等罢了,又有什么可怕的?

    司务听令,马上埋锅造饭的让弟兄们饱食一顿,以免得敌军们万一真的攻来的话,弟兄们就得空腹迎敌,那可是要吃大亏的。”

    “哼!”

    薄雾笼罩的对岸见不到人影,却有人声若哄钟的冷嗤了一声,随即就没有了声响,想是自管去进朝食了,杨昂见状遂也不去搭理的自顾引军准备不提。

    当艳阳渐高渐热的驱散了漫天清凉薄雾的时候,风陵渡南岸的华飞军寨中,飘起了令人垂涏欲滴的饭菜香味。

    “呜——呜”

    突然响起的苍凉号角声,令得刚刚才开始在进朝食的杨昂等人,全都为之停住不食。

    “这是敌军们正在集结的讯号,莫非主公所期待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不成?敌军们终于真的要渡河了?”

    杨昂双目发亮的暗付着,却随即立身而起的放声大叫道:“警卫去传令让大家捉紧时间进食,绝不能空着肚子战斗。

    另外再去几个人,到河岸边去给杨某盯着敌军,一旦敌军们有任何想要渡河的动静马上回报。”

    “喏!”警卫高应一声的随即依令而行。

    杨昂在警卫离去后勿勿的扒拉了几口饭菜,随即便命领军都尉们管好众军的休要妄动,自己却带着随身的警卫们前去河边查探情况。

    当杨昂来到南岸边上时,正隐隐见得对岸的大军集合完毕,他估摸了一下人数竟然约有两三万人之众,乃随即对身边的警卫悄声道。

    “敌军这回只怕是要动真格的了,速去令人轻摇高处的湛蓝旗,通知临晋让甘将军的水军进至渭水与黄河的交界处,以防万一。”

    “喏!”

    警卫应命而去,不一时风陵南岸高处一面湛蓝色的大旗,在徐徐的东南风中左右招展得“猎猎”作响,旋即引得潼关高处一面同色大旗招摇不定。

    而在这个时候,杨昂见得集结完毕的张吕联军面前,那身材高大的吕布正跨赤兔扬画戟的在对着众军们放声大吼着训话。

    “弟兄们!都给爷听好了,那甘兴霸也只不过就能在水里称雄罢了,他要是上了岸的话,爷只要一戟就能抬死他。

    现在难得他不在这里,所以你们一会在张辽、宋宪、魏续等将的率领下渡河的时候,一定要全力以赴的捉紧时间上岸,只要上了岸,你们就安全了,都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

    震天的大吼声中,吕布转头看了一眼林深草密的南岸,随即转头向着边上的荀攸望去,用眼神向他征询是不是可以命令大军渡河了?

    荀攸见得吕布训话的时间不长,或许是出于担心敌军会因此而不能把命令,及时传达到位的原因,乃又亲自上阵的对着众军们,嘀嘀咕咕嘀嘀咕咕的唠叨了一番。

    直至见得日上山岗空气渐热,这才退到一旁的向着吕布点头示意,吕布见状转身面向南岸的把画戟高高举起,随即猛力下压着厉声大吼:“全军抢渡——杀!”

    “咚——咚咚、咚咚咚……”

    “全军听命,速随张某速浮筏!”

    昂扬而激烈的战鼓声由缓而急的响起,张辽在鼓声中挥枪大吼着引领黑压压的大军们,迅速的登上了早就用木头扎就的浮筏。

    “哗啦啦,哗啦啦……”

    随即众军怒吼万桨翻,千筏尽推开惊浪开,一时间,北岸众军们声势滔天的急速向着南岸划去。

    “擂鼓助威,全军布阵随杨某死守南岸,宁死不放敌军一兵一卒登陆!”

    杨昂见得敌军声势滔天,心中大为紧张的忙挥枪传令。

    “咚咚——咚咚咚……”

    其身后鼓声激烈,各都尉随即放大吼。

    “刀盾兵——拒河列阵!”

    “长枪兵——推拒敌筏!”

    “弓箭手,背东南面西北借东南风之力,全军——准备!”

    “铿铿铿!”

    “嘎吱吱!”

    刹那间,众军们依令行动得盾牌山响,利箭上弦,根根长枪更是闪烁森冷锋芒的杂在盾阵后直接北边,只待来犯的敌军们一傍岸,便要拿他们滚烫而鲜红的血来染红黄澄澄的黄河。

    而当北岸众军们在“咚咚”战鼓声中登上浮筏时,高立于南岸大寨中的湛蓝旗,疯狂的东南风中招摇得“猎猎”作响。

    “风陵南岸,湛蓝旗急摇!”

    随即潼关高处有专一负责放风的士卒们放声大吼,又一面湛蓝旗应声左右急舞,随之而来的是一面又一面的湛蓝旗在疯狂摆动。

    早已经率着麾下的水军们,在渭水与黄河交界处摩拳擦掌的甘宁见状,粗壮的右臂迎风奋力前挥:“降帆放船,开桨助力,全军出击的给老子把敌军们,全撞下河去喂王八!”

    “降帆放船——出击!”

    “击敌半渡——杀!”

    其身后的警卫手执大喇叭的放声大吼,登时千帆尽落万桨起,众军尽吼船行急!甘宁引着他的水军们顺着滚滚东逝的黄河水,如飞而下,所过之处一面面大旗登时停止了招摇。

    甘宁所部船行疾速,只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已经飞近了风陵渡,正当甘宁因见得前方的敌军们恰好将到黄河中心,

    而喜出望外的放声大吼着,准备要大展拳脚的厮杀一番,以完成华飞设定的“断敌一指”谋划时,却忽闻得北岸清脆的“当当当”的鸣金声急起,

    登时北面战鼓声熄,还站在岸上的张吕联军们齐声大吼“拉”字的双臂轮转,奋力向后方做着拉物的姿势。

    与此同时,黄河之上的张辽挥枪放声大叫:“弟兄们,那个凶岔岔的甘宁又来了,快全力倒桨把筏划回北岸去,要是慢了的话,那大家就全都得下河去喂鱼。”

    其实在筏上的张吕联军们压根就不用他吼,因为他们在听得岸上鸣金声起时,早就纷纷给惊得倒桨如飞的激得清凉的河水乱溅,没有一个不是用尽了吃奶之力的向着北岸急划。

    这一帮子人无一不知“水神”甘宁之威,此时正是性命攸关的时刻,加上又有北岸众军的助力,一时间倒也真算得上筏行如飞。

    “他先人的板板的,大事不好!”甘宁见状却放声大骂道,“那帮龟儿子想要逃,弟兄们给老子加把劲的撞上去!”

    众军亦见得这个情景,登时纷纷咬牙怒吼着把掌中的船桨运转如飞,促使得船头都为之腾空而起的如箭前行。

    刹那间,这艳阳照耀下的风陵渡口,登时就上演了一场生死时速的大戏,要是甘宁能率水军在水面上追上张辽等人的话,那么张辽等旱鸭子免不得要遭遇灭顶之灾,

    可若是甘宁追之不及的让张辽等逃上岸去的话,那就不单他们白忙活了一场,华飞想在水面上强了张吕联军的计谋也将随之落空。(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