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495章 荆襄名士黄承彦

正文 495章 荆襄名士黄承彦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闻君择妇,身有丑女,黄头黑色,而才堪配。”这数句话在历史上所说的,乃是诸葛亮的岳父在听说诸葛亮想娶老婆时,对诸葛亮自荐其女黄月英时所说的话。

    而徐庶所见到的这个提壶中年文士,便是那与他有着亦师亦友关系的——黄承彦,当然这个时候的黄承彦还没开始向人推荐他的宝贝女儿,所以徐庶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吃惊。

    眼见得徐庶在看到黄承彦后那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样子,边上的刘表与蒯良相视而笑,刘表更是冲着蒯良挤眉弄眼的偷偷竖起了大挴指。

    那意思就是:“高,子柔你这妙计实在是高!竟然只在瞬息间就能让原本风光四射的徐庶,登时就麻了爪子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蒯良得到刘表这暗示性的夸奖,那眼笑得都眯成了一条缝,他在清凉风中手抚柔软长须的得意自思。

    “虽然说我主在听了老夫的计策后没能依蒯某之计的请到庞德公等人,然而黄承彦与我主乃是连襟,终究是无可推托的被我主给请到了襄阳,

    徐庶啊徐庶,咱们读书人那可都是要供奉‘天地君亲师’牌位的人呐!这回有了黄承彦在这里坐镇,我主可就再也不用怕你有何不忿,

    到时你要是在言语上有些许失了分寸,我就敢把这黄承彦抬出来和你对阵,你还别妄想对他老人家不认,你要是敢不认我还就敢把你弄得能引起天下士子们的公愤!”

    徐庶万想不到自己一来,就能见到这待自己如师如父的黄承彦,他与黄承彦一别近两年的时间,今日久别重逢要这说心情不激动那纯粹就是骗人滴,

    然而他终究智力过人,只是略一思索也就想明白了刘表请黄承彦来这里的用意,然而他同时也明白绝不能让刘表如意,否则的话自己这一方订盟就难以得利。

    思及此,他乃深吸一口略带芬芳的空气,边迅速的平复着自己因乍见黄承彦而有些激动的心情,

    边极速的思索着该如何办?才能既避开刘表的这一记杀手锏,又不伤黄承彦的心,还得要顺利的达成自己此来荆襄的目地。

    一旁的蒯良见得徐庶久久没有上前来拜见黄承彦,乃轻轻一碰刘表手臂的冲着徐庶,就努了努嘴。

    “你徐庶不是不上来和黄承彦见礼吗?行,那蒯某就让我主亲自为你引见引见,这样一来我倒要看看你又如何装聋作哑?”

    刘表也明白蒯良的意思,乃双手轻轻掸了掸了衣袖,脸上带着的笑的便准备迈步上前去为徐庶介绍一下自己的连襟。

    却不料刘表还来不及动,徐庶却已抢先上前一步的冲着那乐呵呵在看着自己笑的黄承彦,双手互抱着就是一礼。

    “学生徐庶见过黄公,昔日襄阳一别已近两年,今日得见黄公的身体安好,学生实有不胜之喜!”

    徐庶这话一出口,刘表、蒯良和黄承彦就都张着嘴的就愣住了,因为这事情变化得太快了,短时间内他们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他们实在想不通徐庶为什么要这样子做?

    要说徐庶是因为没看出来自认“学生”后会处于何等不妙的境地,那他们三个自己都不相信,因为徐庶乃是华飞的左右手,而且还马上就要上任凉州牧,这样的人那智力会差?

    发愣只在一瞬间,刘表、蒯良与黄承彦三人的脸上,就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形色。

    刘表与蒯良自然是乐得喜笑颜开的,因为不管怎么说,只要徐庶认了黄承彦这个师,那对他们来说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这需是怪不得他们高兴。

    唯独这受了徐庶一礼的黄承彦脸上却登时就晴转多云,他站在那里也不还礼,只是面沉如水的大声道:“徐庶小友今日春风得意,令得老夫这个故人的心中是既喜且忧。”

    徐庶听得这话登时心中大乐!他对黄承彦知之甚深,深知他虽然学识渊博且与刘表是连襟,然而却是个淡泊名利的人,向来就不向往仕途,

    加上黄承彦现在对自己口称“小友”,那登时就判断出了黄承彦绝对还没有在刘表的麾下出仕,这令得徐庶大感放心,同时他还听出黄承彦这话中有话,什么叫做既喜且忧?

    那摆明就是在等着自己接腔,他才好借题发挥的说上一通,他和自己没有师生关系存在的大道理,好让自己不用担着不尊师重道的骂名罢了。

    思及此,徐庶直起腰来的对黄承彦开声道:“学生因久不曾听得黄公的教导,这学业自然是难免要有些倒退的。”

    “咦!你这庶子,怎么还真听不出老夫话里的意思来了是咋滴?居然还在那自称学生的顺竿爬,你这是属蛇的不成?”

    黄承彦听得这话险些头上都冒了白气,他鼓着一双眼睛的挌那猛喘粗气,甚至还一捊胳膊的露出一截小臂,张嘴便待要再教训教训这不明白自己心思的徒弟。

    却听得徐庶又道:“只是学生现为我主华飞的使者,与成武候尚有公事要办,天地君亲师,君在三来师在尾,自当公事先为,

    黄老既然头无冠来身无绶,那便非是成武候的麾下,现在庶身负我主重托的要来与成武候重订盟约,此乃是两家公事,

    庶昔日得蒙黄公教导今日亦不敢有违圣训的因私废公,所以自当以公事为先,黄公您且先回旧居,待庶办完公事后自当上门来咛听您的教诲。”

    “哈哈哈……”

    黄承彦听得徐庶这一番话,登时回嗔作喜的仰天大笑,他到此时方才知道休说自己不认徐庶这个学生,那即便是认下来了,人家徐庶那也一点都不惊悚。

    思及此,他乃不理徐庶的转身,对在边上听得目瞪口呆的刘表拱手笑道:“景升啊!这先公后私乃是圣训,如今徐庶这个弟子老黄明显已经搞不定,

    今日老黄有负重托,来日当命老妻略备薄酒请景升小酌,今日天色已经不早,既然您还有公事要办,那本姐夫便不妨碍你的先行退避。”

    说完对着刘表一礼,也不等他答话,便随即大袖飘飘的潇洒转身离去。

    刘表睁大了双眼的转头向着蒯良望去,一双眼中目露询问之色:蒯良啊,咱们俩的妙计,这就叫人家给破了?

    蒯良只觉得自己满嘴都是苦涩,却冲着刘表沉重的点了点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而且连黄承彦也走了,那还不破是咋滴?

    黄承彦这老师一走,徐庶立马挺胸负手,他四周张望了一眼见得到处都是围观的群众,心思:“这里大庭广众,自己的主公又有那一些兴师动众,在这谈公事却只怕一会儿有些不太好弄。”

    想到这里他乃对刘表开声道:“候爷的欢迎仪式搞得甚是隆重,令得庶这心中也极为感动,只是庶此次前来乃是要重议同盟之事,

    要用到的时间只怕还要许久,这天气炎炎令得大伙都汗水流连,您看咱们是不是换个地方商谈为妙呢?”

    “啊?”刘表听得这话张嘴就惊讶了一声,他心中暗自的纳闷道,“他娘的!老子这还不是为了让你放心,才在这城外连夜筑的高台?你以为本候是想要晒太阳不成?”

    却随即反应过来的赔着笑脸对徐庶道:“要是贵使放心的话,本候那镇南将军府倒甚是凉快,只不知贵使可放心入城?”

    “哈哈……”徐庶仰天笑道,“我主所担心的乃是存心破坏同盟的屑小而已,又岂会担心成武候爷?既然将军府凉快,那自然是前往候爷的将军府议事为妙!”(未完待续。)</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