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504章 许仲康军中当娘

正文 504章 许仲康军中当娘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渐升渐热的艳阳下,身长八尺的马腾伸粗糙的大手轻轻擦去大鼻子下咸涩的泪珠,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年轻的儿子,胸膛起伏的叹了一口长气,这才徐徐开声道。

    “超儿,你还年轻不懂得为父的悲伤,为父自少年从征,正是邴夫子所说的‘十五从军征’啊,到如今已经将近三十年了,

    多少当年与为父一起跟随着耿大人从征的生死弟兄埋骨沙场,多少当年言笑晏晏的军中手足早已灰飞烟散,

    这次为父降华,归来后更是见得扶风老家早已破败,家族兄弟更是死的死逃的逃,几乎已经是荒无人烟,今日听得邴夫子这一席话又怎不令得为父心生感叹!”

    说到这里他见得马超的眼中满是茫然,不由得又长叹了一口气的道:“我儿年轻终究不能理解老父的心情。”

    “父亲,”马超有些动容的看着自己的老父,“孩儿懂您的意思。”

    马腾双眼微眯的看着马超笑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我儿无所谓懂是不懂,你要是相信爹,就听爹一句话便可。”

    “还请父亲大人明示。”马超见得自己的老父说得郑重,乃连忙正色而答。

    “为父要你记住一句话,这一辈子就跟着主公干,”马腾盯着马超的双目压低了声音的道,“为父这一生看过许多的大人物,

    然而从来没有一个像他这么有魄力,这么大仁慈的人物,先不说其他的,单只战时裁军这一项据为父所知便是前无古人。”

    说着他略作踌躇的又斩钉截铁着加了一句:“只怕也将后无来者,所谓是仁者无敌!我儿生来勇猛且又练得一身过人的武艺,

    只要听主公的话并忠心不二,那么将来不难重现先祖之光甚至还能强爷胜祖!”

    马超动容的正待要张嘴答应时,突闻得许褚扯着大嗓门惊叫道:“这酒怎么淡得像水?杜子绪,你他娘的拿水来蒙俺没关系,可要是蒙俺的兄弟们——那可不成!”

    却原来华飞在见得何曼泪流满面后,心知他这是想要和兄弟们道声珍重,却无奈胸塞鼻酸是下巴痛,空自张嘴无论如何也说不动,这才想借酒浇愁或是壮壮胆气,

    眼见得何曼是空有千言万语,却哽咽着不知要从何说起,华飞乃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许褚先上去和兄弟们道个别,

    不料许褚上来就先抄起酒碗喝了一口,却发觉入嘴淡而无味,由此才冲着杜袭大发虎威。

    马超听得这叫声不由得转头向着何曼的一张丑脸望去,见他兀自泪流不止,这才知道感情自己又误会了人家。

    杜袭尚不及开声,就听得校场上许多士卒纷纷大叫。

    “将军,俺知道您好这一口,俺手里头的这一碗是喷香的美酒,俺和您换。”

    “将军,我手里头的这一碗也是酒,您下台来我请您喝酒!”

    “弟兄们,将军对咱们这么好,他又生来好酒,咱们……就要远走他乡的离开将军了,不如就请将军帮我们喝了这碗里的酒如何?”

    众军们轰然叫好,纷纷的举高了手里头的酒先请许褚畅饮,许褚见状不由得为之浑身颤抖得说不出话来。

    华飞红着眼眶的上前轻轻的踹了许褚一脚,随后对着众军们双手下压的止住了众军的喧哗,这才对着众军高声的道。

    “弟兄们都知道现在关中缺少粮食没有办法酿酒,缴获的酒呢又已经所剩无几,所以这送行的酒就难免的有些儿少甚至里面还不免的兑了些水,

    家贫粮少还请大家理解一下不要见怪,等将来咱们的粮食多了,我华飞再请大家痛饮美酒!”

    众军听得自己的主公和将军们都在喝着水,却把仅余的一点儿酒全都送到了自己的手上,一时间无不觉得手里的酒喷香扑鼻。

    却见得华飞转身瞪了许褚一眼:“你就是个没出息的,现在全军上下都知道你好酒了,有什么话要和弟兄们说就赶紧的,没得耽误了大家的行程。”

    许褚呐呐的擦了把眼睛,也不拿喇叭的冲着众军们红着眼的扯嗓门大叫:“俺对你们哪好了?充其量也不过就是像你们的娘而已。”

    “苍天!这货实在有够剽悍,不愧是能和马老子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的人啊,您这么五大三粗的糙汉子,愣是好意思说是人家的娘?”

    马超张着合不拢的嘴,登时就许褚这厚脸皮的话给雷得,当场就服了他了。

    却见得许褚又挥手大叫:“俺只不过是因为主公说了要待兵如子,而俺是个粗人又不懂得别的,这才像俺娘对俺一样的在晚上给你们盖盖被子,缝缝衣裳罢了,

    就这个样子老子那混蛋警卫,他娘的个混蛋许根,还总是有事没事的就笑话俺,说俺给大家缝得像是条蚯蚓似的。”

    “哈哈哈……”

    众军们为之轰然大笑,随即就有人扯着嗓门的大叫。

    “将军,您给俺缝的衣裳是丑了点,不过您放心,俺会好好的保存下来……”

    “就是,那再丑也是咱们将军给缝的,再丑那在咱的心中也是个宝,老子今日就决定把它当成传家宝……”

    有被许褚缝过衣服的,登时就心宝宝的抚着身上那歪七扭八的补丁,毫不理会身边其他人眼红的目光。

    却听得许褚大声笑骂道:“都他娘别给老子瞎咧咧了,就俺那手艺你他娘的给留着,那不是存心在寒碜老子吗?”

    大家再次哄然大笑,许褚也咧着大嘴的跟笑,笑着笑着滚烫眼泪就不听话的夺眶而出,许褚不作的理会的带着哭腔大吼。

    “弟兄们,去了西凉以后睡觉都别他娘的再踢被子了,那地方可凉可凉的,可没有人大半夜的再来给你们盖了……都他娘的当心着些——千万莫要再着了凉啊!”

    吼完了这一句话,许褚猛的扭身便走,他不愿意让人家看到自己的软弱,却浑不知那晶莹的泪水已经片片的随风而落。

    众老卒们只觉得自己的鼻子阵阵的发酸,却无一个不是噙着笑的任由热泪流淌。

    一边的甘宁见得众人伤感,连忙挥着手扯着嗓门的大笑道:“哈哈……许仲康你个龟儿子,没事就知道咸吃萝卜乱操心,

    莫忘了主公可是给弟兄们都安排好了,此去西凉就算有弟兄再踢被子的话,那也自有帮他们盖被子的婆娘,要你个瓜娃子在这里操的啥子心吗?”

    本是被感动得稀里哇啦的马超听得甘宁那一口子川话,又见他大咧咧好一副叨儿啷当的样,不由得暗自的觉得好笑。

    却见得甘宁冲着台下的众卒大声吼道:“要说许仲康这家伙的脸皮那确实是太厚喽,老子觉得吧,就算是三堵长安城的墙都比他不过。”

    “哈哈哈……”

    众卒们难得听到这两大将军互侃,且又觉得甘宁说得有趣,不由得无不破涕为笑。

    许褚则是老脸微红的握拳怒吼:“甘兴霸,你他娘的少在那没事瞎贺,俺这脸皮如何敢比城墙还厚?”

    “哦嚯!”甘宁满不在乎一挥手,又戟指着怒冲冲的许褚,“你个龟儿子长滴瓜兮兮的,老子说你脸皮厚你咋个还不服气?”

    说着,他也不待许褚答话的便又道:“老子跟你说,你方才说你自个充其量也就是弟兄们的娘,可你个龟儿子分明就是那狠心的后娘!”

    诶,老子就和你不一样了,老子不像你个龟儿子口是心非,老子向来都告诉老子麾下的弟兄们。”

    说至此处,甘宁蓦然停嘴巡视了众人一眼,这才猛的吐气开声:“从今往后,老子就是他们的亲爹!”

    静!全场一片的寂静,唯有风吹旗角声犹猎猎,大家都被甘宁给镇住了,没办法不惊讶,这家伙的话实在是太霸气了,老子就是他们的亲爹……(未完待续。)</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