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554章 简单难猜的情报

正文 554章 简单难猜的情报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圆月下冷辉中,右将军府温暖的书房外的负责警备的警卫们只觉得阵阵的冷,关中八月中旬夜间的天气虽然有些儿冷,

    可他们无一不是装备精良更是军中百里挑一的豪杰,这身体都倍棒的好汉,天气的一点点轻冷对他们来说,那压根就算不了什么。. M

    真正让他们觉得冷的是,书房里头不时传出的阴笑声,你无法想像只是华飞一人在笑就能吓得那本想转行做木匠来扶正上梁的华佗都转身就跑,

    现在再加上一个在众人智不下于华飞的法正,两大可怕人物凑在一个小房间里面一起阴笑,那是得有多么的渗人!

    众警卫们正被笑得浑身寒毛尽竖得都有些受不了时,幸有典导将——秦宓,披一身清冷月光的奉命匆匆到来,

    在他进入华飞书房后那可怕的笑声才算是停了下来,众警卫们也才算是令得都暗松了一口长气。

    只是当不仅后他们在见得秦宓边以手擦拭额头边步履匆匆的离去时,他们不由得面面相觑得为之骇然。

    要知道现在的秦宓执掌思想引导一职,那可是个在长安及益凉二州都足以呼风唤雨的大官,可现就连他被吓出了一头的冷汗,

    这令得他们的心中都不由得为之暗自的疑惑不已,自家的主公和法正这两人究竟是搞什么可怕的事情呢?

    只可惜华飞与法正等人深知谋事欲密的道理,即便他们身为警卫也无从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

    秦宓走后不久法正也告辞离去,忙了一天的华飞见得夜色已深,正待要熄灯就寝时,忽听得门外法正再次求见。

    “孝直,有什么急事吗?”

    华飞令人请入后,在摇曳的油灯下己这去也匆匆来也匆匆的得力助手有些不解。

    “主公,”法正执指尘一礼的禀道,“右中郎将王忠由长安西侧的雍县,令人以快马转来士元的急报。”

    “哦?”华飞听得是庞统传来信息,双目大亮的忙伸手道,“快,拿来我

    “喏!”

    法正由大袖内取出情报双手呈上,华飞于油灯之下拆开,就由于油烟味细细察旋即张嘴就忿忿的骂了一声:“咧你妹!”而后随手把情报递给法正观br />

    法正虽然听不太懂华飞这一句来自后世的奇异骂法,可却也能华飞有些气急败坏,乃满心好奇的接过情报细旋转张嘴也骂了一句:“这竖子怎可如此惜字如金?”

    却原来,受命带着许褚马与张松等人取道由武都郡前往羌族的庞统,回来的情报信息仅有极为精炼的几句话而已。

    “武都有县名为河池,阿贵千万称王于彼,令明先行所向无敌,子义扬威降服其氐,遣人来朝收心可矣,

    续行羌道白马参狼,胡天八月飞雪苍茫,积石大河钟存为王,赐支河曲积弱烧当,贫富大差最苦民羌,湟水地尽随军文长,归程不远一切正常。”

    法正骂完华飞也忍不住啪啪拍手怒道:“这可恶的庞小鸟到底在搞什么明堂?让他写情报要简单明了,可他这也弄得太简单了些吧,整得跟猜谜语似的却叫人可怎么吗?”

    “庞小鸟?”法正听得这称呼,登时瞠目结舌,心说太可怕了,庞统来了就走这才多久的时间啊,主公他居然就知道庞统那话儿小?

    “呃!”

    华飞却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可也没有办法去向法正解释自己是因为受后世那,凤者鸟也,雏者小也的影响,

    才在愤怒之下管庞统叫庞小鸟的,再一个说此时还不知道庞统的道号,究竟是不是叫做凤雏?这就更加无法解释了。

    却在心思电转之下强自解释道:“孝直也是见过士元的,那小子走起路来大袖张得直如两个翅膀一般,再加上他又年仅十七,想来华某称他为小鸟也无不可。”

    “哎?有这回事吗?这个属下倒是不曾细法正闻言在油灯光下挠头。

    华飞却旋即岔开这事情的摆手道:“这事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士元这谜语一样的情报要怎么,咱们两个只怕得好好参详参详了,要不然只怕要误了大事。”

    “这个倒是不难。”法正轻轻一挥拂尘。

    “不难?”

    华飞瞪大了双眼的望着法正,心中不敢相信自己茫无头绪而法正居然会说“不难”,难道说法正最近功力大涨而自己却是退步了?

    “我主有所不知,”法正微笑着在油烟味禀道,“当日我主迎接元植与士元人宴后属下曾再次对马和马腾等人,

    详细的询问过羌人所在地的一些情况,正好对士元情报中的所提到一些人和事也有所了解,所以属下能元的情报并不足为奇。”

    “原来是这个样子,却是把我给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突然变笨了呢!”

    华飞闻言大感放心,乃转着微凉佛珠的示意法正接着说下去。

    法正一礼的高声道:“大散关西南面就是武都郡,内中有一县以山为名是为河池县,此处本有氐人居住在这里,

    按士元所写的字来理解的话,那阿贵和千万想必就是现在的氐王,而这两个氐王可能是因为先见识到了令明的厉害又为子义的武艺所折服,

    且又见得‘神威天将军’马也在我军,便就此派人来长安晋进我主,士元吩咐这两族人不足为虑只管收服其心就是。”

    华飞听了法正的解释后才明白了庞统第一段话的意思,想想也确实是这个意思,想来氐族些时应该不太强盛,

    自己先后有两路精兵经过他们的地盘,且他们又见识到了庞德太史慈和马的英勇无敌,他们的生性素来就敬畏强者,就此被折服的话倒也是可以理解的。

    却听得淡淡檀香味内,法正继续禀道:“随后士元等人应是取羌道就进入了白马羌和参狼羌的地面,该地区天气变得非常寒冷,现在已经开始下起了雪。”

    说到这里法正略顿着想了一下,才又开声对华飞解释道:“属下记得孟起曾经说起过,那白龙江的北部尽头就是黄河,

    而在这个地方又有西倾和积石两座大山隔河遥遥相对,在由积石到西倾之间的这一片广大土地上,现在由羌族中实力最强的钟存羌在称王称霸。”

    “钟存羌最强?”

    华飞闻言就奇声相问,心里头有些不解的想到,不是说羌族最强的是先零羌和烧当羌吗?这怎么又跑出来个钟存羌了?

    “不错,”法正轻甩拂尘的答道,“自我大汉军队击败先零与烧当二羌后,有大量的羌人并入钟存羌内,从而极快的壮大了钟存羌的力量。”

    “原来是这个样子。”

    华飞恍然大悟,却听得法正又道:“接下士元等人就行到了金城西面的赐支河曲,却现原本实力强大的烧当羌,现在已经变得弱小了起来。”

    华飞点了点头的颇以为然,死鬼韩遂曾割据金城多年且羌人又对他素来信服的很,被他给阴了也是在所必然。

    法正走了两步后继续解释道:“至于后面的则应该是说,羌人之间的分富差距极其的巨大,最苦的自然是普通的羌民,

    到了湟水后士元他们就没有再继续前行,而是随着文长的大军回转,他们这一路上按照我军的原计划行事一切都很正常,应该很快就会随同文长的大军回转长安。”

    “嗯!”听完法正的解释后华飞点了点头的道,“要记得提醒士元以后写情报不能搞得这么简单,今晚要不是你在的话那我估计得一晚上不睡觉的在这瞎琢磨。”

    说着他长身而起的走两步活动了一下,才又开声道:“既然计划施行得顺利,那么就得着手准备迎接大批贫苦羌人们来关中的事了。”(未完待续。)</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