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635章 一封书信劳君思

正文 635章 一封书信劳君思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华飞心中暗奇又挂念司马懿这能文能武的大才,而急急的在初升的朝阳下引着警卫们来到议事厅外时,正听得厅中传出司马防愤怒的咆哮声。.『.

    “这个混帐的竖子安敢如此?他不尊父命不从兄言的前来洛阳面见我主也就罢了,偏偏还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忤逆的小畜生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又哪有把自己比喻成鸟类的道理,他要是鸟那老子又是个什么玩意?莫非也同他一样也是个扁毛畜生不成?真是岂有此理……”

    虽然听得司马防在口口声声骂自己的儿子是个畜生,而忘了他又是谁的种,华飞却并没有感到一丝的好笑。

    因为很明显司马防是在因为他的儿子没有尊他所令前来见自己而生气,而这个儿子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一心想要招揽的司马懿。

    果不其然,待得华飞进厅的救了那缩着脖子低着头,垂手而立得就快要被司马防那滔滔不绝的口水给淹没了的司马朗时,

    代弟受过的可怜司马朗连忙对华飞施礼着高声参拜并迫不及待的就对华飞道:“朗有负主公重托,没能把二弟司马懿给我主带来,还请我主恕罪。”

    果然是司马懿这小子确实不是个能一请就来的人。

    华飞闻言心中就是一沉,却对被喷了一脸口水都不敢伸手擦的司马朗一挥手的道:“伯达已经尽力又何罪之有,快快且起不必多礼。”

    说着,又对司马朗问道:“方才我在来时听得建公在怒骂‘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却不知仲达究竟写了些什么,竟然惹得建公这等生气?”

    “是这样的,”司马朗见问忙拱手答道,“某那二弟虽然没有依召而来,却也给主公写了一封书信……”

    “竖子还不给老夫住口。”

    司马朗的话声未毕,犹自气得浑身微抖的司马防厉喝着就打断了他话头,却又想起华飞在场,自己这样子做有些太过无礼。

    乃急又对华飞抱拳施礼的颤声道:“防因一时气急而失了方寸的在主公面前大吼大叫,还望我主恕罪。”

    华飞自然没有怪罪于他的意思,所以便伸手相扶而起的道:“建公不必这个样子,我军中并没有这许多的礼仪。”

    说着,伸手便对司马防道:“既然仲达有书信给我,那便请拿来我

    “主公,”司马防连忙再次伸手相阻着道,“那小畜生枉然熟读诗书,却写了一封狗屁不通的书信,主公还是休也免得气煞。”

    “只是一封书信而已,有何妨?”

    司马防虽然百般劝阻然而华飞终究是主,在他的坚持下司马防也只能是乖乖的让对司马朗交出了书信。

    华飞展开细白什么鸟啊扁毛畜生的,原来是因为司马懿在信的末尾写了句,凤翱翔九天兮非梧不栖的缘故。

    华飞见了这一句登时心中大喜,因为满书信里司马懿也没有一句说不投效自己的话,反而在这最后的一句话里隐隐的透露出了要择主而侍的意思。

    只是你司马懿在后世明明是被大家称为“冡虎”的却为什么要自比为凤呢?你这样子可是会让庞小鸟很受伤的。

    “主公,”华飞正暗笑之时,一直忐忑不安的在边上飞观信的司马防不安的道,“小畜生胡说八道的自比太公与东郭野人忒也无礼,

    还请我主年轻不懂事的份上且饶了他这一次,老朽归去后定当严加管教的让他识得上下之礼。”

    还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别马防的嘴里头骂司马懿骂得凶,其实还是因为担心自己会被司马懿信中所写的内容给激怒而怪罪于他罢了,司马懿有这样父亲何其幸福。

    华飞闻言暗自叹了一句,却不开声的把书信又从头到尾的细遍,却登时就为书信中的两句话所吸引。

    “昔文王见姜尚拉车八百,齐恒见野人五返而得,二者皆为后人传为美谈……”

    这是什么意思呢?司马懿为什么要写这两句话?

    华飞在又遍书信后随即手转微凉佛珠的陷入了深深沉思中,却把个心中忐忑不安的司马防因见他久久不语而给吓得够呛。

    文王拉车八百步,周朝天下八百年这个传说华飞是听说过,只是你司马懿说得也太明显了,这是想要改朝换代吗?

    再说你也不老啊总不能叫我华飞也弄辆车去拉你走上八百步吧?还有东郭野人的故事,可那说的是齐恒公见贤若不及的事情,

    你提起这个事情,难道是想叫我也和你来一个往返五次才能见到你,又或者是想学你的老对手诸葛亮也玩一手三顾茅庐?

    可我这洛阳城在经过修整后茅倒还是有茅盖的房子,只不过那可全是茅房啊,您要是住进去难道就不嫌臭?

    “主公您放心,那小畜生要是……”

    正当司马防见华飞久久不语而暗叫不妙的又开声时,却忽听得边上的司马朗也道:“主公,朗那二弟还有一句话没有写在信上,

    却要朗待得主公信后要是不怒的话再转告给我主。”

    “什么?还有话要说?”

    司马防闻言登时惊得双目圆睁的失声惊叫,心说,那信里头就已经写够不客气的了,这怎么还有话要用口头转告,他这是想要捅多大的蒌子才算完呐!

    乃随即手指司马朗的放声怒骂:“你这该死的小畜生,你二弟既然还有话如何不告诉于我?你的眼中分明没有我这老父……”

    司马防惊怒之下继续开火,登时就把个司马朗给骂得苦着个脸的都快要哭咧。

    他垂手低头的在心中暗道,我的个亲爹哎!您能不能不要在人前张嘴小畜生闭嘴小畜生的骂个不停吗?

    我司马朗和二弟再怎以说那也是您亲生的不是,您骂我们俩是小畜生那您又是个啥?这不是把咱全家都给骂进去了吗?这也太丢人了!

    再说了,您也没给机会让我开口不是,您这一见到我拿着书信就抢过去完了就开始骂,我哪敢开这个口啊?

    又被口水给喷得湿溚溚的司马朗,再次万幸的因为华飞向他询问司马懿带了什么话而得救,乃连忙就对华飞说出了司马懿所带的话语。

    却令得华飞在听完话后,登时就完全的明了司马懿写这一封书信的用意。</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