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第六章排友忧共谋大事

第六章排友忧共谋大事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麋竺大为震惊,睁大双目定定的看着华飞,就如看一个怪物般,想不通他和华飞,相识才不过一天的光景,华飞为什么竟然能,一下就料中了他的心事?

    华飞见了他这般光景,心知自己猜对了,其实这原也没有什么难猜的,麋竺有钱有势,更是身为别驾,这徐州除了陶谦之外,就数他官职最大,能让他为之烦恼的,除了陶谦能还有谁呢?

    华飞自顾又说道:“我听说陶谦有两个儿子,而子仲也有一个小妹,子仲烦恼的应该是因为,陶谦想要子仲的小妹,给他的儿子做为妻室的事吧?”

    麋竺更惊伸右手颤抖着指着华飞,结巴着问道:“你…你是怎么猜得如此具体的?”

    华飞微微一笑道:“子仲不要吃惊,你是巨富人家,富人自有富人的烦恼,家产恐怕就是最大的烦恼,那陶谦年事已高,自然是想要让他的儿子,接任他的位子。”

    他待得麋竺稳定了下来,又说道:“那么他的儿子想要坐稳这个位子,当然是要有人扶持的,而你身为别驾,又这么有钱有势,当然是他所想到的第一人选。”

    华飞略停又道:“陶谦想要你死心塌地的,扶持他的儿子,和你联姻让两家人变为一家人,无疑是一种最佳的手段,可你又不愿意,因此才会时时烦恼,不知道我猜得对不对呢?”

    麋竺长叹了口气,垂头说道:“鹏展,你真是太神了,竟然一下就全猜中了。”

    华飞也不说话,这种猜人心事的活,最是累人不过,而且多说只会露馅,他只管回席边品酒,边想着这个事情该怎么解决,他知道麋竺过一会儿,一定会向他求计的。

    如果能帮助麋竺解决他的烦恼,无疑是拉近两人距离的好办法。

    果然麋竺叹了一会气,突然离席对着华飞,抱拳大礼道:“鹏展你智计过人,竺想求你为我和小妹,想个好计策,若是鹏展兄能助我族脱此难,今后便是我麋氏一族的大恩人!”

    华飞心中大喜,他心说:“你就把妹子先嫁给我,不就行了?”然而,他知道他要是真这么说的话,别说这份知己情得白白,恐怕麋竺还得拔剑砍他个二货。

    想到此他瞟了麋竺腰上,佩带的三尺青锋一眼笑道:“子仲快不要多礼,你我虽然相识不久,却是相交莫逆,不要行这么大的礼。”

    麋竺却不直起身,还是弯着腰求道:“我父母双亡,只有一弟一妹两个亲人,绝不愿他们受苦,求鹏展兄教我。”

    华飞听了他的话,心中大为感慨,他听得出来麋竺把自己的,一对弟妹看得很重,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人,这种人在巨富和巨贵之家,可以说是少有的。

    他见麋竺不愿起身,连忙离席相扶,说道:“子仲不要着急,谋这个事呢,它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搞定的,眼下曹军来犯,我料陶谦无暇顾及此事,你可以先拖他一断时间再说。”

    麋竺想了一下,又问道:“曹军终有退去时,到时陶谦再提这事,又该怎么办呢?”

    华飞也愣住了,他是知道陶谦快要挂了,可是他万一要不挂呢?他记得历史上好像说的是,陶谦是因为担忧曹军攻打而死的。

    可现在多了他这么一只大蝴蝶,天知道陶老儿会不会因此,而长命百岁?再说他也不能直接告诉麋竺这个事啊。

    他总不能对麋竺说:“贫道夜观天像,眼见陶谦本命之星暗淡,恐怕命不久矣吧?”他很担心要是他直接说了,麋竺会不会把他当神棍处理?

    眼见得麋竺还眼巴巴的望着自己,他也不能久拖,转着佛珠边想边缓缓说道:“徐州富裕,更兼是连通南北的军事要地,曹军就算是这一次败去,不久后也必然会卷土重来,此事可一拖再拖。”

    说到这里他突然发现,麋竺和陶谦竟然有着相同之处,都是因为自身实力不够,却又抱着让人眼谗的宝库,因此引来了恶狼的窥视。

    想到这里,他又对麋竺说道:“以后的事变幻难料,然而万变不离其中,有道是打铁还得自身硬,子仲只要加强自身的实力,到时陶谦就算想要动你,怕也得先掂量一番才是。”

    麋竺喃喃的重复着:“打铁还得自身硬…”突然两眼发亮精神焕发的,又对着华飞一记大礼谢道:“我明白了,多谢鹏展指点迷津!”

    华飞又愣了一下,不知道他到底明白了什么?连忙伸手相扶道:“子仲明白就好,这么多礼反而显得生份,快快请起。”

    麋竺听了他的话,心中有了决定心情大好,当下极为豪爽的叫道:“好,你我相交莫逆,多礼反而生份,咱们放开手脚饮酒谈论,岂不快哉?”

    当下两人继续喝酒谈天,华飞对麋竺有了定论,就借机动了动屁股,说道:“子仲世代经商,我有一个好点子,觉得可以赚大钱,想和子仲合作,不知道子仲意下如何?”

    麋竺闻言登时双目放光,前倾着身子急声问道:“是什么好点子?”

    华飞转着佛珠慢慢说道:“你看咱们这坐法,实在是太受罪了,就算是咱们年青力壮,坐久了两腿都发麻,就更不要说上了年纪的人了。”

    他略停了一下又说道:“我想到了一种名叫椅子的东西,可以让我们坐得更舒服些。”

    麋竺闻言有些失望的,撤回了身子道:“可是徐州这一带的人,自古就是这种坐法,大家已经坐习惯了,再想要改变只怕会很难。”

    华飞笑着站起身来,取了些坐垫,招呼着麋竺一道出门,在院中寻一块平坦的石头,把坐垫垫上,然后请麋竺上坐。

    过了一会儿才笑着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比跪坐更舒服?”

    麋竺笑道:“这当然要比跪坐舒服得多了,可即便是如此,总不能叫下人天天,抱着块石头跟随吧?这东西可重得很。”

    华飞哑然失笑了两声,附耳告诉麋竺:“我们可以先画个图形,然后用竹子作原料,再令匠人模仿制作,不就行了?”

    他略想了一下又道:“你如果认同这个主意可以的话,就要令人保密,先大批量暗中制作,先做矮椅,到时一口气拿出来卖,同时制作更高一些椅子,隔段时间再卖,这样可以防止跟风。”

    他又停了一下,见麋竺点头才接着道:“而且可以区分着卖,如用麻包的卖什么价,绵包的卖什么价,当然我还会继续发明,更舒服的椅子,比如加个靠背什么的,交给你来制造贩卖。”

    麋竺听得喜笑颜开,先是蹦起来拍腿大叫道:“太好了鹏展,此计大妙!正是人无我有,人有我变…咱们定能大发一笔横财!”

    说完又抖着双手在,在庭院里走来走去的激动道:“特别是那些有钱的富户们,这帮人平日里最是好面子不过,我可先送陶恭祖一套,引得他们跟风,而后再挑起他们互相攀比…”

    华飞微笑着在清凉的夜风中,看着他走来走去,心中暗赞他果然有经商之才,竟是举一而反三,鬼点子层出不穷。

    待得麋竺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后,两人又商议了至大半夜,华飞提出乱世之中的各种发财方法,比如大量购进制造弓箭等,损耗最大器械的材料,屯积米粮待价而沽,收购战马等。

    直乐麋竺片刻都坐不住,直呼:“天降贵人…”最后麇竺敲定他出钱,华飞出主意,两人合作经营,收获对半分成。

    华飞连忙说多少分些给他就成,不要那么多,无奈麋竺翻脸道,不如此分成他良心难安,不如此分成,华飞就是看轻了他的人格,华飞只得高高兴兴的接受了。

    两人一番深谈,先是华飞帮麋竺解决了烦恼,继又狼狈为奸的想法子赚钱,无不大起知已之感,感情却是又加深了一步。

    眼见夜色已深,华飞又拜托麋竺,说明了自己落魄时曾受徐太公相助之恩,让他利用职权之便,帮忙寻找徐太公,接来与自己同住,也好有个照应。

    麋竺见他知恩图报,连人家只是分了他一口吃的,都牢记在心,更是佩服不已,拍胸口保证没有问题,又劝华飞不用去那院落独居,吩咐下人收拾客房,就要留华飞住在府上。

    无奈华飞执意要走,只得送出门来,亲自领人送华飞归去,并留马一匹,只说是借给华飞的,也让他练习着早日掌握马术。

    华飞心中感激,附耳告诉他:“乱世之中赚钱固然重要,然而有钱不如有权,有权不如有兵。”

    麋竺点头应是,又跟华飞说了会话,这才依依不舍的带人归去。

    华飞送别麋竺,自行归去后,见得院中干干净净,一应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不由心中更是感激于麋竺的恩情。

    待得他一番梳洗过后,摊开锦被时,见得有金子数十锭,纹银上百两正在灯火下闪闪发亮。

    心知这定是麋竺因见自己落魄,有心相赠又怕自己拒绝,早先令人赠物时就已安排下的,此人虽说是有求于已,然而如此仗义,还是令得他心中感慨万端。

    是夜万籁俱静,华飞躺在温暖的软榻上,闭眼自思:“自己结交得麋竺如此既巨富,又仗义的人,眼见得将来是,财源源滚滚的,是不是也得想办法弄些田地,再整上一曲私兵,进行训练,也算在乱世中,有了自己的第一支武装力量…”

    他越想越觉得可行,忽又想到陶谦老儿都六十多岁的人,他的儿子当也有四十上下了,而且还不掌兵权,想来定然聪明不了,竟然还想老牛吃嫩草,也难怪麋竺不同他小妹嫁过去。

    继而又想到,与曹操在彭城决战的事,他想曹操用兵如神,如果只是防守待敌有变,恐怕还不太保险,是不是还得把阴谋也提前进行。

    可是这事又不能跟陶谦说,要是跟他说了,这人靠不住指不定提前发动这个阴谋,引得兖州大乱,无辜的百姓们遭殃,这个事到底该怎么安排才…

    他反复的思着事情,却不知道一场针对他的阴谋,正在悄悄的开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