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第九章 点明问题忘自保

第九章 点明问题忘自保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华飞心中有了决定,遂上前对陶谦一礼说道:“主公,我昨日说过,战场之上兵凶战危,您若是执意要出战,却不知是委任哪位主事,是公子?还是曹豹?”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曹豹更是大惊失色,历叫着:“大胆华飞!”拽步张手,便要来撕扯华飞。

    华飞怒极,开口又问了一声:“若是公子主事,徐州军久随曹豹,不知公子是否能指挥得动?”

    华飞这一问,刚奔到华飞身前的曹豹,直惊得魂飞魄散,‘扑通’一声,双足发软直接跪倒在地,刹时汗出如浆,浑身尽抖!

    事已至此,有道是打蛇需打死,华飞更不迟疑,再上前一步大声道:“主公若是有个好歹,到时徐州到底是该姓什么?还请主公早做安排!”

    这话说得太重了,一时众者动容,曹豹直惊得四肢俯伏在地,浑身颤抖得说出不出话来,只一个劲的带着一身的酸臭味道,冲着满脸俱是怒色的陶谦,‘咚咚…’的猛磕头不止。

    陶谦亦是白发乱颤的立身而起,伸右手把桌案拍得‘叭叭…’作响,红着眼狂喘粗气,断断续续的怒吼道:“好啊好!好你个曹豹狗贼,怪不得你…呼…你一个劲的怂恿着,本候带兵出城作战,原来是存的…取代之心啊!”

    吼完后又大喘了两口大气,猛的一拍桌案暴叫道:“来人!给本候把这两个,忘恩负义的狗贼拿下!”

    人从中突然起了一阵恶臭,却是曹宏闻得‘两个狗贼’,直接惊得湿了裤,他急忙冲出跪倒在地,涕泪齐流的磕头哭叫道:“主公,不关我事啊,我真不知曹豹狗贼竟敢,如此大逆不道啊,求主公饶命耶…”

    众人见他事到临头,竟马上呼自己的兄长为狗贼,不由尽皆斜目而视暗鄙他的为人。此时门外四个精壮汉子冲入,各展手脚就奔着这两兄弟擒去。

    华飞这一记重击,不但解了麋竺的危难,再次打消了陶谦出战的念头,更是狠狠的教训了曹家的两个小人,眼见大功告成,默默的退到麋竺身边。

    暗自冷笑着心说:“我让你小子得瑟,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老子捧你,那是为了让你摔得更惨!这下看你还有什么虎威…”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曹豹死到临头了,竟似回光反照般的,忽然反应了过来,连声叫道:“主公,可容豹再伸一言而死!”

    陶谦拍案怒喝道:“本候待你不薄,你竟敢存此恶心,今日死到临头了,你还有何遗言?可一并说来。”

    曹豹磕头出血泣到:“主公,豹蒙主公恩典,已追随主公多年,向来兢兢业业的听从主公的吩咐,不敢有一丝的大意和骄傲,今日不想为小人所忌,竟然诬我欲图不轨!”

    说到此他停了一下,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又泣声叫道:“豹求主公为豹作主,还豹一个公道,若是主公实信不过豹时?豹愿交还兵权与,所有的私兵部曲,只求主公看在往日的情面上,饶豹一条小命!”

    华飞闻言猛的握紧了手中的佛珠,因为据他观察这陶谦,貌似对这曹家兄弟是特别宠信,心知曹豹这话一出,乃是以退为进,借机表忠心提功劳,看来这事定然要糟。

    果不其然的,陶谦听曹豹说得真诚,不仅愿意交出兵权,甚至连私兵都愿交出,脸色变得缓和了些许。

    转头处又见得曹宏,也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连裆都湿了,想起他平日里的乖巧贴心,不由得‘嗯…’的长出了一口气。

    一时沉默不语,良久才对着曹豹兄弟说道:“你二人追随本候多年历尽辛劳,本候也非是不念旧情之人。既然曹豹你愿意交出兵权以表忠心,那也就够了,私兵就不用交了,此事就先这样吧。”

    华飞见得这事竟然就这样小事化了了,不由惊讶得张大了嘴,只用第二音暗叫了半声:“我擦!”愣是说不出话来。

    他是实在是想不通,这曹豹兄弟,究竟是给陶谦吃了什么**药?连人家都想要害死他,夺他基业了,也能就此罢?

    眼见得死里逃生的曹豹两兄弟,把头磕得跟小鸡啄米似的,不住声的道谢称恩,华飞只觉得自己的嘴里好一阵的发苦。

    他可知道这两兄的德性,那就是两个跟毒蛇般的,又阴又险的真小人,眼下他打蛇不死,只怕是必有后患了。

    正思虑间,忽又听得陶谦说道:“都起来吧,且先下去更衣之后,再来议事。”

    曹豹两兄弟谢过了,狼狈的爬起身来,正转身离去时,忽又听得陶谦说道:“你们放心,兵权本候只是先自行收着。待此事查明后,若是你二人无害本候之心,这徐州的大军,本候还是要交给你们掌管的。”

    曹豹两兄弟喜出望外的,再次跪地磕头谢恩,华飞却是险些一口热血喷将出来。心道:“当真是天要亡你陶谦啊!老子已经帮你点明了问题的所在,就出在曹豹手掌兵权,而你的个儿子,却一点兵权也没有了,你还如此亲信外人…”

    他的一番精心算计,就因陶谦的晕庸,而空打了一番空气,令得他险些欲哭无泪。

    忽又一想也不对,最少他已经解决了,陶谦引军出击的问题,也解决了麋竺的危难,顺便着出了这两兄弟的洋相,也算是小出了一口恶气。

    他又暗思着,这两人是绝对的非君子人物,陶谦也没有收他们的私兵,只怕他们的报复,是不会等十年的了,恐怕在旦夕之间,就会到来。

    而自己不单是孤身一人,更是连武艺都不会,得想个什么办法?才能自我保护好…

    忽又闻得陶谦用手捂着个老嘴,‘咳’了一声唤道:“鹏展!”

    华飞对他早已不报太大的希望,只是眼下还得借力于他,心中虽怒他的不争,也只能是中断了思路,有气无力的上前抱拳应道:“在!”

    陶谦也是半死不活的说道:“今日多亏了你的提醒,本候才没有酿下大错!”

    陶谦在提起华飞的功劳后,停住了沉吟着没有马上说话,华飞这心里,立马又是一阵的活络,心道:“该不会要赏老子一些兵权吧?”

    此时陶谦刚收回兵权,加上他知道乱世中,什么都没有兵权重要,难免得就往这上面想去,却不敢想要全掌兵权,倒也算不得贪心。

    正当他想得有些眉也开了,眼也笑了时,只听得陶谦挥了挥手道:“眼下敌军即将来攻,你除了坚壁清野之计外,还有什么好建议吗?”

    华飞一听这货提了一下功劳,沉吟个半晌竟然只是个口头嘉奖,一点诚意也没有,刹时这心就从九天之上,直跃入万丈深渊。

    对这赏罚不明之人当真是,心如死灰一般的失望之极!即便是如此,为了徐州安全,他也还是打起了精神。

    正要进言时,忽见得麋竺还在旁边站着,心说:“不能总让子仲站在这里,以免陶谦旧事重提。”

    他略沉吟着,转了下佛珠上前一步道:“主公,有道是谋事欲密,若是没有其它的事情,不如请在坐的诸位,都先去忙他们的事情,有些小建议,且让小子独对主公细细道来可否?”

    陶谦头也不抬的问道:“你们还有什么事要说的吗?”

    堂下一片寂静,只有陈登动了动身子,却被他老父用力揪住,陶谦见得无人作声,便赶苍蝇般的挥了挥手道:“既然无事,那诸位便都请回吧!”

    华飞对着麋竺使了个眼色,麋竺会意杂在人从中,随着众人安全的离去。

    华飞这才对着陶谦说起了,要准备守城的才料和人手,还有防止敌军火攻和水攻,以及士卒轮番守城,养精蓄锐等方法。

    一番话说得滔滔不绝的,直听得陶谦险些打起瞌睡。连忙叫住他,令他可自行归去,且写份详细材料来,陶谦好令人去准备。

    却不料华飞苦着脸道,他不会写字,这却是怪不得他,毕竟刚来这时代不足三天,还不识得这时代的文字。

    陶谦无奈只得唤来心腹之人,执笔记录华飞所说的守城事宜,而后伸了个懒腰,便想自行离去。

    华飞忙又对他说道:“据飞所知陈元龙极善守城之道,主公可命他相助。”

    陶谦点了点头道:“元龙有大才,正堪使用。”言讫自去。

    华飞本想问他,为何不曾见得藏霸这员猛将?又一想情况不明,还是等找麋竺问过,再来荐将为好。

    当下自与那心腹一个说一个记,直忙到月深人静,累了个半死才算是凑合着完成任务。

    华飞怒陶谦这黑心老板,竟然连晚饭都不管,空让他喝了一肚子茶水,索性连那心腹的毛笔也夺了,思量着拿回去寻个时间,好好的练习写字。

    这才独自一个顺手提了盏灯,步出太守府,在清凉的风中向着居处归去。

    此时已是夜深人静,四处居民俱已歇息,又无月光到处都是一片黑暗,他实是累极,极速返回居处,进得房门才叫道:“坏事了!”

    却是至此时他才记起了,曹豹兄弟只怕早已命人跟踪过自己,这报复怕是片刻即至,自己又因担心麋竺会引起,陶谦的注意力早已让他归去。

    却剩得孤零零的一个,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