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十三章请君以脖试剑锋

十三章请君以脖试剑锋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华飞思索了一阵后,见得那大帅还坐在,冰凉的石凳上。把头深深的埋在双掌里,双手死死抓着自己头发,浑身颤抖个不停。他的心里有了决定。

    他总结了这次的遇险,发现自己最大的弱点,就在于在这乱世中,没有过人的武力护身。才会落到,连命运都只能,由别人来掌控的地步。

    他当然知道练武,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没有过人的毅力,没有足够的时间,是想都不要想的。

    他也清楚自己的处境,是一没名师,二没时间!因此他只能是退而求其次的,找人来保护好自己。这用他的说法就叫做借力。

    眼前的这些人,就是一笔很大的力。他想要收服他们,为已所用!可这些人虽然是百战精兵,却也是杀人不眨眼的,要如何才能收服他们呢?

    华飞觉得第一步便是要,先将大帅的自信重新振作起来,因此他略一拱手说道:“大帅,不必如此伤心,想实现您先师的愿望,还是有办法的。”

    大帅闻言‘霍’的自双掌中抬起了头,睁大了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急声说道:“先生,有办法可以助我?”

    华飞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知道他现在,就是快要被失败的海洋,给淹没的大帅,眼中的那一根草!他想待价而沽。

    大帅猛的站起了身子,劲风带得温暖室内的火把为之摇曳,令得石室忽明忽暗了一下。他急上前两步拱手俯身求道:“还请先生教我!”

    华飞在满室的松香味中微笑道:“大帅,您可曾听过一句话叫做,姑欲取之必先与之?”

    大帅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浮起了一丝笑意说道:“不知先生您想要些什么?”

    华飞捂掌赞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不过我要什么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帅您能拿出什么?来换取这条既能实现愿望,又能帮您和手下的这帮兄弟们,谋得好出路的法子。”

    大帅沉默了,华飞笑而不语的看着。他知道大帅在思索恒量中,他更知道大帅的心,已被他的说法给打动了。

    他已经捉住了大帅所渴望的事情,拿它来和大帅做交易!这让华飞自信满满的认为,大帅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大帅思索了一阵,忽然抬头笑道:“华先生好口才!本帅几乎忘了你现在,可还在本帅的掌中。本帅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得死!敢问先生,你又有何资格与本帅谈条件?”

    华飞暗叹果然世间事尽是不如人意的!他却是夷然不惧的,抬头挺胸大声道:“就凭您现在有求于我!”

    大帅冷冷的盯着他看了一会,手按到了剑把之上,冷声说道:“本帅匣中宝剑新磨,若是先生不愿意说出帮本帅的方法,便请先生拿您的脖子,来一试锋利与否?”

    华飞心中为之一凛,却是知道现在是万万退不得的。他也不说话,只是上前了两步,在大帅的面前弯了腰,伸长了脖子用手‘啪啪’的在颈上拍了两下,大声说道:“便请试剑!”

    他知道自己这是在赌,赌大帅不敢真拿自己的希望和他同归于尽,赌一个平等谈判的机会。

    只听大帅历声道:“本帅的剑若是出峭,是不见血不归的,先生可要想楚了。”

    华飞也雄声答道:“若是这般时时让人拿着生命做要挟,本人自认生不如死,便请大帅动手!”

    洞中瞬间沉默无声,华飞睁大双眼盯着地上的人影,支起耳朵倾听声音,心中更是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结果。

    良久之后,大帅终究是不敢拿他先师的遗愿,和兄弟们的前途作为赌注。华飞清楚的看到了地上,他的影子后移了两步。他知道自己成功的,又取得了一步的优势。心为之一松的同时,鼻端处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他有些疑惑的耸了耸鼻子,又深深的嗅了一口,感觉像是梅花的味道。

    “你在乱嗅什么?”耳朵边上响起了大帅有些恼怒的声音。

    华飞忙直起腰,伸手揉了揉鼻子道:“没什么,只不过是被您,宝剑的冰冷杀气,给吓得鼻子有些堵住罢了。”

    大帅盯着他,眼含笑意的道:“原来先生也会怕的吗?看来先生胆小得很啊!”

    华飞毫无愧色的,摆了摆手道:“拿自己的命赌个公平交易的机会,又怎么可能不怕呢?”

    大帅又退了一步,和他拉开了一些距离才问道:“先生,若是您的办法真的能助本帅成事,那么当然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可是先生不愿意说出来。本帅又怎么知道先生所言非虚?”

    他略一停顿,又说道:“本来若是先生想要些金钱,本帅亦不会吝啬千金,来与先生这等人物结交的!只可惜本帅新败,钱粮却是极为稀少!只能靠着这山中的野味,和兄弟们勉力维生罢了。且本帅料以先生的卓识,是志不在此的,不知可对否?”

    华飞点了点头,大帅踱了两步仰头说道:“实不相瞒,本帅身边只剩下了这帮兄弟们了,可是他们是先…师所遗,却是不能赠与先生的。”

    华飞被大帅猜中了心事,眸子微一收缩,手掌用力握了握手中的佛珠。

    却听得大帅又说道:“若是您信得过本帅?本帅愿意给先生一个承诺,将来但凡有先生用得着本帅处,本帅愿全力相助先生三次,以报先生的大恩!不知先生认为这样的交易,可能达成否?”

    华飞转动佛珠,虽然觉得有些失望,却也感到大帅已经坦诚相见了,况且用一个主意换来三次,报恩的机会,应该是可行的。而且就算是大帅将来反悔,他也已经脱身,却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思量已定他大声笑道:“好!我就选择相信您一次!”

    大帅大喜过望,连忙一礼道:“谢先生,还请先生赐教!”

    华飞笑了笑道:“眼下黄巾军最大的难题就在于,‘黄巾军’这三个字,也就是身份问题。你们的身份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军功或是肥肉!无论是谁都可以,名正言顺的来攻击你们,而不用担心师出无名等问题。”

    大帅颓拉着脑袋,无言以对。这是理想和现实的差矩,他无从反驳。

    华飞又说道:“而青徐兖等州处于中原地带,历来是繁华之地!可这些地方对于黄巾军来说,也是最为危险的地方!”

    大帅刚在青兖两州吃了大亏,闻言抬头追问道:“为何?”

    华飞微扯嘴角,胸有成竹的道:“还是因为你们的身份问题,一旦在这些地方举事,随时都会受到来自各方的攻击。也就是说你们很难在这里立足,就更别说想要拥有足够的时间来发展实力了。”

    大帅点了点头,又低头想了一会才抬头问道:“先生的意思是让我等离开中原,前往他处发展,等有了足够的实力再入主中原?”

    华飞笑而不语,暗赞:“此人果然心思敏捷,闻弦歌而知雅意!不过若是让你们,就这样走了,我岂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白忙活了一场?”

    大帅见他不答,拱手施礼道:“请先生明言!”

    华飞扯了扯嘴角,才说道:“大帅可愿意听听我的经历?”

    大帅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何扯这没关系的事情,不过他正有求于人,只能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捺着性子听华飞讲起了,他的经历。

    华飞从他来到东汉末时的,一穷二白说起,直说到了被大帅擒来之时,一段经历实是精彩,加上他口才又好,直说得大帅或是因民不聊生而咬牙切齿!或是因华飞机智而击掌赞叹!

    最后华飞伸出两根手指头,摇晃着说道:“而这所有的事情,我只用了短短的两天时间!”

    大帅为之张着嘴愕然良久才赞道:“本帅早知先生高才,却不知竟然是如此之高!”

    华飞笑了笑,他当然知道大帅这是客气!而他重提这些大帅或知道,或不知道的事情。其目地就只是为了加强,他在大帅心目中的重要性。这就像在做生意,当然要把自己的长处亮出来才行。

    大帅又赞叹道:“先生所为乃是为救,徐州无辜的百姓而出发,却是与我等的教义不约而同!当真是我教的有缘人。”

    华飞听其声而知其意的笑道:“既然大帅觉得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救万民于水火!那么我们就可以,开始进行下一步。若是按大帅方才所说的,转往他处发展,那么关山路远,必有种种劫难!因此这样的计较,乃是下下之策,非万不得已不可为!”

    大帅想了一下大觉有理,‘嘶…’的吸了一口凉气问道:“那先生的意思是?”

    华飞转着佛珠说:“大帅的先师为道教之人,当是熟知阴阳之论的!所谓暗中亦为阴,明处也指阳,阴阳合一则有天下无敌之像!”

    他略停见得大帅点头才道:“而我想说的就是,既然大帅不能在明处活动,何不转入暗中?再寻一同道之人在明处,双方合作着暗暗发展势力,以图大事?”

    大帅闻言低头背手的急速转起了圈子,转了几圈他停下抬头,沉吟着说道:“先生说的固然很有道理,可是以我等的名头…怕是没有人愿意和我等合作的。”

    华飞心知机会终于来了,乃脸作花开之样自荐着说道:“我仅以两天的时间,就能做出这许多的事情,我自信只要给我更多的时间,我就能迅速的发展强大起来。大帅觉得我有没有机会和您合作?”

    大帅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既觉得他的实力实在是太弱,又因他的发展迅速而动心。一时难以选择。

    却听得华飞又说道:“而且眼下就有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了眼前。只要我处理得好,那么肯定会迅速的发展壮大。”

    说到此他伸一指大帅又指着自己道:“到时你我阴阳合一,又何愁大事不成?您先师的遗愿不达呢?”

    大帅听得他说‘你我阴阳合一’时,似是微抖了一下身子,却问道:“不知是什么样的大好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