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二六章太史慈力战四将

二六章太史慈力战四将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伍旭的任务,已经完成。当下更不多言,挥刀跃马径取乐进。刹时两将刀枪并举的,杀到了一处。

    城垛边上华飞挥掌:“击鼓助威!”刹时‘咚咚…’雄壮的助威鼓,急速响起。

    城门下方,太史慈见得两将开战,急取弓在手搭箭上弦。纵马出阵远远的替伍旭掠阵。

    敌军阵中,先锋官曹仁出马,绰刀在手为乐进助威。

    在双方将士震天的,呐喊助威声中。两将策马于热浪里,往来驰骋。每逢兵器交接,就听得‘叮当…’声大作,点点艳红的炽热火星飞溅。

    熟话说内行看门道,像华飞这般不会武的,却是只能看个热闹。

    他在城垛上,只见得两将奋勇厮杀。刚看到那乐进凶猛,枪枪扎出似毒龙。又见得伍旭威武,刀刀劈落如恶虎。枪来刀往直战得花团锦促。

    在众军士的呐喊声中,华飞只看得眼花缭乱。他见这两将奋勇厮杀,振天的历叱声中,直战得烟尘四起。响亮的叮当声里,可闻到焦臭味生。

    他是在看热闹,可敌军中的曹仁,却是渐渐的看出了,不太好的门道。

    曹仁自思:“这乐进本是我军中,一员排得上号的勇将,不料他今日竟似已被,激怒得失了方寸。竟不用枪法柔韧的特点。只一个劲的和那用刀的死命猛磕。却是以已之短,攻敌之长。”

    他心中暗叫:“不好!”本待上前相助,却又怕被人说以多打少。一时无奈,只能是在一旁瞪圆了双目,为他仔细把关。

    在‘咚咚’急响的战鼓声中,两将已是大战了上百合回。伍旭眼见得日渐西斜,乘着两马正要交接时。忽然一晃掌中宝刀,一道刺眼的反光,突然直接照到了乐进脸上。

    乐进骤然受到亮光刺眼,反射性的就是一闭双目。说时迟那时快,但闻得一声大叫:“当心!”时,两马已经奔近。

    众人但见得伍旭刀光如练,‘唰!’的一道破风声急响,锋利长刀掠空而过,直奔乐进脖子劈落。其势之急直如电闪。

    曹军众卒,眼见得乐进就要命丧当场,刹时尽惊得张嘴瞪目,呐喊声为之一顿。

    彭城众军,亦是人人握拳,只待乐进头飞,便要高声叫好。一时城上城下,唯有‘咚咚’战鼓声还在急奏。

    曹仁叫出声后,正绰刀策马急出时。众人但闻得场中‘当!’的一声响亮,两人之中一将翻身落马。

    却原是这乐进不愧为一员,难得的勇将。仅一闭眼就反应了过来,急睁目时见得刀光已至,危急关头,急忙一翻掌中宝枪,正架上了伍旭迅猛的一刀。

    却由于应变仓促不及发力,因此被伍旭一刀震落于马下。

    伍旭更不停留,手扬处利刀便落,直奔落马的乐进而去。正是想要乘他病,立马就想着要了他的小命。

    乐进才刚刚落马,翻滚中正摔得头晕眼花之时。忽闻得破风声响,只觉得一道森寒的,凌历刀气竟已临体。不由闭目暗道:“吾命休矣!”

    正闭目等死间,却忽闻得又是‘当!’的一声响亮,鼻中顿时闻到,一阵炽热冲鼻的焦臭味道。耳内听得一人大叫道:“文谦速退!”

    急开目视之,却是曹仁马到,正横刀跃马的,在与伍旭对峙中。原是这曹仁马快,因此救了他一条小命。

    乐进得救翻身便退,却听得身后伍旭大叫道:“你是何人?为何挡住我刀?”

    “废话!我不挡你刀,乐进还不得让你给一刀两断了?”曹仁想至此,一摆手中宝刀历叱道:“吾乃曹仁曹子孝是也!”

    伍旭挥刀,张嘴正待再来一回说道时。忽闻得身后‘哒哒…’马蹄声急,有人高唤:“伍旭,你可收马暂歇,且待我来会一会他。”

    却是太史慈见得敌军换将,只恐伍旭久战体力不支,因此收弓提枪,策马来换。当下太史慈挺枪逼住曹仁,伍旭策马自归。

    但闻得身后太史慈道:“敌将听真,吾乃东莱太史慈是也!某掌中宝枪,乃是取的大地极东,万年神木为杆。东海深处千载寒铁作尖,历时…”

    伍旭闻言暗笑归去,刚到得旗影下,便冲着城上的华飞一竖拇指。高声叫道:“大人,您的阴~~毛真是太历害了!”

    华飞大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道:“你才阴~~毛呢,阴谋都不会说?你个口齿不清的家伙。”

    正要喝骂他时,却听得伍旭又叫道:“只可惜我手脚慢了一丝,没能杀死敌将。致使您的阴~~毛全落空了,唉!”

    “我草!”华飞闻声只觉得裆部,竟似好一阵的寒冷。心道:“早知道我就不该教他用计…”

    他虽怒却也心喜他的勇猛,自思道:“想不到这名不见经传的家伙,竟然能力战五子良将中的乐进。当真是一部三国,不知埋藏了多少无名英雄…”

    他知这家伙是个浑人,索性也不答理他。只把手往战场上一指,示意他为太史慈掠阵。

    正听得太史慈,在滚滚热浪中说到:“此枪名为四海游龙枪。你也把你掌的宝刀,为某介绍一遍吧?”

    曹仁闻言微微一哂,在烈日下挥了挥,手中宝刀道:“宝刀一把。”

    太史慈闻言眸子微眯,知道这曹仁看来不像乐进好糊弄。索性也不多言。“哈!”的一挟跨下马,‘刺啦啦…’声响中,挺枪径取曹仁。

    刹时‘咚咚…’激昂助威鼓再起。两军士卒的摇旗呐喊声中,双将刀枪交接。

    华飞但见得太史慈马疾枪快。每一枪扎出,那森寒的枪尖,都如同闪电刺破虚空的迅捷。

    曹仁的武艺自也不凡,策马扬刀力战太史慈。场中双马急驰八蹄翻飞,搅得烟尘大起。枪来刀架,直杀得‘叮当…’连声,却似打铁一般。

    战不得三十回合,早见得曹仁已是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敌军阵中,刚换了匹马,提着枪在观阵的乐进,心中大急。

    他眼见得曹仁危急,顾不得多想。连忙大叫着挥枪策马急出,便与曹仁来双战太史慈。

    伍旭大怒正要出马,却见得太史慈不慌不忙。四海游龙枪展处,竟把两人全数圈了进去。

    伍旭但见得他枪尖刚刚才扎向曹仁,其枪花犹自闪烁末落时,数道寒光竟已奔向乐进。

    伍旭一看,心中暗自咋舌。心道:“子义也忒猛了些,以一敌二,竟然还占上风…”

    却听得城楼上,华飞叫道:“伍旭,敌军有援军到来。”

    却是城垛上的,华飞正在观看时。忽见得敌军,后方阵动。有一拔兵马到来,旗上大书一个“于”字。心知是曹军中的于禁来了,因此提醒掠阵的伍旭留神。

    伍旭冲着他大叫道:“大人放心,我看着呢。子义要是有危险,我马上就冲上去助他。”

    华飞点了点头,抬头继续看他的热闹。但见得三将在烟雾风尘中,枪来刀往直杀得劲风四起,打铁声声。

    转眼间又过了五十余回,曹仁与乐进,心中暗叫:“苦也!”却是被太史慈,一把长枪直如电,战得两般兵器尽慌忙。一时遮拦架隔不定,伍旭看得双目放光,连声喝彩。

    他正赞得高兴间,忽见得敌阵中又有两将策马急出,一人口中大叫:“李曼成来也!”却是李典。另一个不声不响,只管挺枪就刺,乃是于禁。

    伍旭大惊,挥刀便要策马而出。却见得太史慈突然枪法急变,但见漫天枪尖激闪,一时‘叮当…’声大作。

    竟然以一敌四的,把三枪一刀的攻势,一招不落的全数接下。旋即又见得他,枪若游龙戏水。枪杆抖处,刹时朵朵梨花竞放!竟是一枪舞出八朵枪花,分取四将咽喉。

    伍旭只看得张着个大嘴,眼珠子都险些凸将出来。今日才知道人外有人!他但见得这太史子义,长枪舞动处,是上挡顶上三花,下护座下战马。

    左拔右扫前舞后拦,当真是勇不可挡!力敌四将,居然犹是守少攻多。伍旭正看得激动处,忽然觉得一道风响,似有物自后袭来。

    他连忙挥刀后架,‘当!’的一声,架开一道暗器。视之却是块小石子,他心道:“好险!”急忙抬目四顾,想看看究竟是何人竟胆敢偷袭他?

    却听得城垛边上,华飞正跳脚大骂道:“混帐,叫你这么多声,都没听见?子义有没有危险?”

    伍旭一听才知道竟是他家大人,因他看得入迷,连叫数声不见他答话,这才用起了暗器。

    当下他连忙陪着笑脸的,大声的告诉不会武艺的华飞道:“大人放心,子义极勇!一点危险也没有,还占着上风呢。有我掠阵,您就放心吧!”

    华飞听得他这样说,心里却不知道这伍旭的话,到低算不算是母猪上树?只急得握着湿漉漉的手掌,瞪大了双目看去。

    却因不会武艺,只看得场中四将打马急转,烟尘乱起间走马灯似的,围着太史慈转个不停。他见得太史慈,枪尖疾闪招出如电。竟真似伍旭所说的,还占着上风。

    一时又想到,据说吕布能力战曹军八将。太史慈虽说可能会比吕布弱些,可这力战四将,想来是不在话下的。

    突又咬牙大声骂道:“曹营这些混蛋!只会以多打少,算得什么英雄?伍旭!”

    他正要命伍旭加入战圈,帮太史慈弄死四将时!忽见得敌军又有兵来到,旗上大书一个‘曹’字。

    他心疑是曹操到了。连忙提醒伍旭注意观阵。又一想不行,万一到时老曹,来那一招大叫:“太史子义勇猛,非一人可敌。”命他麾下众将齐上。那太史慈岂不危险?

    他自思自己这边,却只有一个伍旭可以上阵,对方可还有典韦没上呢。连忙挥手就要下令鸣金。

    却见得场中突然大乱。继而曹军中一将跃马挥双铁戟急出,华飞见状只惊得脸无人色。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