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四八章兵有抚恤民无功

四八章兵有抚恤民无功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太史慈见得曹操落马,遂收弓挺枪大叫着:“曹操已被我一箭射死,杀啊!”策马便往曹操落马处杀去。

    刹时身后万军放声大呼:“曹操已死…”其声直动九天。

    曹军闻声大惊,回首望去,果不见得曹操还在马上。一时全军皆惊,大呼小叫着,弃刃夺路便逃。

    却说曹操其实末死,他的命当真是逆天小强级别地。正挥剑乱舞时,竟然让他一剑,好死不死的格了,太史慈的索魂利箭一下。

    致使利箭一歪,偏离了心脏部位,却射中了他的手臂,因此疼得他翻身落马。此时正挣扎着自地上爬起,见得大军尽乱,跳脚张嘴便要大吼。

    却冷不防被一人自后方一把,捂住了嘴。那手湿腻腻的,又腥又臭。曹操没被射死,却险些被熏死!

    他大怒着挥手,便要奋力挣脱。却听那人附耳说道:“主公莫惊!末将李典是也。”原是这李典,因要护着曹仁走脱,却到此时才刚到得中军。

    他眼见得太史慈跃马扬枪,势不可挡的向着此处而来。自知不是对手,又怕伤了曹操,因此急急拉着曹操避往他处,

    随即与乐进合力,寻得无主马匹。眼见得大军已乱士气全无,便劝曹操且先护着重伤的曹仁和于禁,去萧县再做计较。

    曹操见得形势确实不妙,此时三军尽乱,且又无猛将可挡太史慈之威。无奈只得点头,答应撤往萧县。

    曹操在败往萧县的路上,滚雪球般的不住收聚乱军。奔出五六里路程,已聚得逃散乱军数千人。

    曹操带人先护着重伤的,曹仁于禁前往萧县。命李典乐进,迅速引人四处招聚败军,前来萧县集合。

    是日,太史慈等将引军,乘势追杀大乱的曹军。直追了近十里路,见得敌军复聚,只怕已军久战疲惫,这才止军不追。

    这一战曹军伤折无数,辎重尽失。加上两将重伤,亲卫尽折。其实力再次,受到了大幅度的削弱。

    却说太史慈与众将,一路上收得大旗,兵刃等无数战利品。心情大好的说说笑笑着,尽夸华飞妙计无双。

    到得彭城时,正见得华飞在城外伸着脖子相候。大帅抢先高声赞道:“先生,您真是太机智了。我都有些想拜您为师了!”

    华飞微微一笑,对着大帅道:“大帅,这您可过奖了!量飞虽有些想法,若不是正好有您在彭城,加上子义诸将忠勇善战。我又能有什么作用呢?”

    众人打了大胜仗,心情大好之下,闻声皆笑他太谦虚了。随即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若不是华飞的谋划,便会如何如何。

    原来此次大战之前,华飞以已度人的想到,曹操英明,在没了大将典韦后。定然会想着办法,来对付太史慈的。

    加上他在千般谋划后,想到大帅本身也是个高手。且其五百麾下尽是百战余生,以一挡百之辈。

    因此他便给曹操来了个以强对强,用五百力士缠住曹军千人队。又以伍旭兄弟和大帅缠斗,敌军三将。

    最后才用最强的太史慈出击,以强攻弱,这才有了这番辉煌的战果。华飞在众人夸奖声中,连连摆手,称大帅才是本战的功臣,其功不可没!

    大帅听了却是叹了一口气,摆手道:“功不功的,我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华飞闻言,想起了他的身份。暗自想到:“是啊,大帅追求的是他的理想,他的梦!是不会在乎,功不功劳的。”

    随即他自思,可是这世上,又有谁没有梦想呢?

    他见得大帅有些落寞不欢,忙开声安慰道:“大帅!您可以放心,我们的梦想其实,是有所相通的。我一定会,全力的帮您完成梦想的。”

    大帅听了,正要感谢他时。忽听得有守卫高声叫道:“报!徐州典农校尉陈登大人,已率援军来到城外。”

    华飞大喜,连忙前去迎接。却暗自想到:“怎么整得跟演,港台警匪片似的。这贼都跑了,警车才‘哔噗哔噗’的开过来?”

    华飞接得陈登入城后,设宴为他接风。席间听得与他同来的都尉,敬佩的说起他为了救援彭城,竟然离家出户的事。心中对他的大仁大义,不由得极为感慨!

    陈登则是听得伍旭等人,说起彭城连番大战的事,对他的多智多谋,深为佩服!或是因为欣赏的原因,两人一时都互起了,惺惺相惜之心。

    当夜宴毕,陈登虽然没有说要华飞,移交指挥权。但是华飞知道,陈登职位在他之上,且又钦佩的陈登的为人。

    因此他准备,自觉的交出彭城的指挥权力。可惜的是,在华飞转交给陈登,阵亡将士名单和功劳薄时,却发了生了些波折。

    陈登细细的看完了,阵亡这两样文件之后。叹了口气,红着眼对华飞说道:“鹏展,将士们为了彭城,为了徐州的安定。伤亡如此之大,着实令人痛心!”

    他顿了一下,又说道:“只是登怕是,很难为他们争取到的。”

    华飞闻言,‘腾!’的站起身来。太史慈等将也都愤然握拳而起。

    却听是陈登又说道:“因为,伤亡人数连民夫们在内,高达一万七千三百八十六人。这就要耗费掉六千万钱,主公他怕是不会批准的,”

    华飞嗔目挥拳怒道:“难不成,这些人的血就要这样白流了,命也要白送了吗?”

    陈登连忙摆手道:“鹏展莫急,他们的血当然不能白流,命也不会白送。至少那七千余士卒们的安葬费用,我还是能够帮他们要到的。”

    华飞冷笑道:“只有士卒?民夫们的命不是命?”

    陈登又长叹了一口气,垂首道:“登知流民亦是民,更何况他们是为了徐州,才牺牲的!奈何登却,没有这样的权利!”

    华飞默然了,诸将也低下了头。

    只有伍旭因为,没有听出陈登的意思。而跳到陈登的面前,瞪目戟指陈登叱道:“你没有这样的权利,那么谁有?你跟老子说清楚,老子要找他讨个说法去!”

    随陈登来援的四大领军都尉,连忙上前横身隔开了,这条莽汉。以防暴怒中的他,伤到了陈登。陈登却伸手拔开了四人,昂然面对着粗莽强壮的伍旭。

    华飞也大声的,叱退了伍旭。他心知这不能怪陈登,陈登确实没有这样的权利!华飞能听出陈登对这些阵亡的民夫们,是同情的。

    那么该谁呢?该怪的当然是徐州之主陶谦。可即便怪陶谦,陶谦不拔钱出来,他华飞又能怎么样?扑上去咬下他两块肉来泄恨吗?

    这些显然是没有用的,显然是于事无补的。先不说能不能咬下陶谦两块肉,即便咬下了,那又如何?

    除了解气之外,能给这些牺牲的英雄,和他们的家人带来什么?在别人的眼中,这些英雄们或许是英雄。

    可在他的心中,这些人和他并肩做战,那就是他的战友!他忘不了他们在收集物资,忘不了他们在大喊嘶杀。

    更忘了不了他们的音容笑貌,华飞痛苦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在想难道说这些民夫们的血,就只能这样白流了吗?华飞知道,他们全是青壮。甚至很有可能,是全家的顶梁柱,他们战死在了沙场…

    那么他们的家人该怎么办?要知道这顶梁柱折了,那房子可就塌了呀!甚至这些流血英雄们的家,也将会骨肉离散,惨不堪言!

    难道说就这样让英雄流血,让英雄的家人流泪吗?华飞自问他办不到!他认为自己既然,领导着他们,在彭城并肩奋战!

    那么他就应该为他们,为他们的家人,争取到所有属于他们的荣耀和物质补偿。让他们在逝去后,英魂不用为自己家人的存活而担心,而心伤!

    良久之后,华飞抬眼向着陈登望去。陈登正定定的红着双眼,也在望着他。

    华飞看着他的双眼,慢慢的说道:“我觉得,你们一路远来辛苦了!因此,今晚你们应该会,睡得很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