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五五章纷纭乱小姐投河

五五章纷纭乱小姐投河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曹宏大喜,连忙高声下令:“给我上,杀了他们算我的。”

    那心腹将领听得命令,随即大刀前挥着,冷声下令:“刀盾挤压,弓手放箭,格杀勿论!”

    太史慈听得杀令下,不待对方大军行动。忽的自背后擎出随身短戟,厉喝一声中一马当先的,冲入千人军中。

    但见其手戟挥处,拔,扫,砸,打。‘乒咛乓啷’乱响声急,一时挡者披麋。真个是直如虎入羊群,龙进鱼圈。只打得千人队翻翻滚滚的,布不成阵形。

    背后伍旭发一声喊,引数十人齐齐发作。布成锥形冲锋之阵,紧随着太史慈,冲杀入千人队中夺枪取刀。随即,往来冲突杀得千人队为之大乱。

    正当十来人压着千人队打时,太史慈偷眼见得离曹宏兄弟已远。乃自思:“是时候,发动主公的计谋了。”

    遂突然挥戟大叫道:“弟兄们,曹家贼子,想取我等之命。今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先要了谁的命?走,跟我杀了那俩贼子去!”

    “杀!”伍旭等人挥刀大叫着,随着太史慈,掉头就向曹宏兄弟冲去。

    曹宏吃了一惊,眼见得太史慈来势甚猛!连忙挥手大叫着:“快,快拦住他!”边急急忙忙的带了曹豹,掉头就跑。

    太史慈见他,没有向着溧阳候府方向而去,不合其主的意愿。遂又放声大叫:“好贼子,你跑得了人,需是跑不了府。我一定杀到你们府上去,弄死你俩!”

    叫完率着十来人,突出了包围圈。边跑边又大声叫道:“走,且先随我回去备马抬枪,收拾了装备,再杀上他们府上去。”

    曹宏听了大惊,他自思:“这太史慈没骑马,没拿乘手兵器就这般猛!这要是弄好了装备再来,那还了得,谁又能挡得住他?”

    遂家也不敢回的,向着溧阳候府而去。寻思着要去找陶谦,来为他兄弟俩人做主,顺便着还能告上那华飞一状。

    此时红日渐上高岗,众人见得大闹双方已各自散去。千人队又没有死人,只是伤者极多。正感无聊的,要各自散去时。

    忽听得麋府方向,喊声大作:“快,所有人全部集合,随家主去救小姐!快快快…”

    过不得盏茶时分,随即‘哒哒’马蹄声大作。数百骑自麋府中冲出,身后大呼小叫的跟着黑压压的私兵部曲。

    尽皆挥着明晃晃的兵刃穿街而过,风一般的直向南门方向而去。群众一时愕然,面面相觑的,皆不知道这又是在闹哪样?只是听着像似麋家的,宝贝小姐出事了。

    待得又过去了顿饭的功夫,众人又听得马蹄声响。只见麋别驾满脸惊惶的,带着数十骑归来。又是风一般的,向着溧阳候府而去。

    又过不得多时,有数百号人马或抬或架的,带着一些全身是血的麋府家人,在浓重的血腥味中归来。直引得众人尽皆议论纷纷,互相探听着究竟出了什么事?

    此时,曹宏正扶着他那,右脸肿得像猪一样的堂兄。正在刚起床的陶谦座前,捶胸顿足的嚎啕大哭着。诉说华飞是如何的纵容其手下,报复他们两兄弟的事情。

    陶谦本就是因昨夜想着法子,要收拾声名满徐州的华飞,而睡不好觉才起得这般晚。一听得曹宏哭诉,寻思着便要借机发作,令人拿下华飞治罪。

    正他要下令时,忽听得门外有人带着哭腔大叫:“主公!快…快救救舍妹吧,快啊主公…迟了舍妹可就不保了呀…”

    惊惶哭叫声中,麋竺披头散发而入。‘噗通’一声,直跪倒在他面前磕头连连,急声求救。陶谦吃了一惊,连忙命人扶起。

    麋竺挣扎着不起,只管一个劲的求着陶谦速发大军,去汝南救他妹子。陶谦听得是他家妹子出了事,一时也是大急。

    须知他可是********的,想着要和这麋竺攀个亲家的。这麋小妹出了事,却让他如何不急?正顾不得曹宏哭泣,连声向麋竺询问时,却见得陈登自门外而入。

    紧接着有下人来报:“门下督华飞,满头大汗的,在府外求见。”

    又有下人来报:“曹豹与曹宏府上遣人来报,太史慈与伍旭分头策马于两府之前。扬言要杀两人,其家人请他们的老爷,小心为上。”

    曹宏与曹豹闻讯大惊,连连磕头的求着陶谦作主。速派精兵拿下这两大猛虎,保他们一条小命。

    一时诸般纷纭,接踵而来。溧阳候府中,大哭小叫的顿时就闹开粥了。

    陶谦先顾不得其它,且先听麋竺诉说。才知道,原是麋竺因他昨日催促,便连忙遣人命其弟妹连夜归来。

    却不防于距郯城南门外,不足十里处。突然遭遇一伙四五百人的,黄巾贼人。竟生生的,将其小妹给劫了去也。

    麋竺听得家人急报,连忙引人追去时。却只寻得其弟,与些受伤极重的家仆。而其小妹,却早已踪迹全无。

    麋竺心惊之下,连忙询问其弟和家仆。

    才听得家仆说起:“那伙黄巾贼人,直往南方去了。听得他们大叫着,好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且劫去给刘僻大王,做个压寨夫人。刘僻大王定有重赏…”

    麋竺这才知道这伙贼人,竟然是汝南黄巾军刘僻的手下。因此急命人引军追击,自己却急速来寻陶谦求援来了。

    陶谦一听得这番言语,大惊着跺足开言道:“是了,定是那帮贼子,先洗劫了曹豹兄弟的家当出门。却正遇上了麋家妹子,故此一并给劫了去。”

    曹豹与曹宏互视一眼,心下也不由得,有七八分的信了这个说法。

    却听得麋竺涕泪横流的,拍腿大叫道:“主公!速发大军铲除汝南刘僻,救我妹子归来呀!迟了可就来不及了呀…”

    陶谦一听这话,心说:“可不是吗?这要是慢上一步,只怕那麋家小妹就得糟了贼手也!却如何进得本候家门?那本候岂不是和麋竺做不成亲家?”

    想到这里他不由大怒,暗道:“这帮贼子,好大的胆子!竟敢坏了本候的好事?”遂大声喝道:“来人,速命曹豹点起兵马,给本候扫平汝南黄巾!”

    陶谦令下,只听得边上一阵的‘吱唔’声响。回头看去,却是右边脸肿得不成人形的曹豹,正以手指脸,在那吱吱唔唔。他这才记起曹豹,已经身上带伤的事来。

    正想着要另换他人去时,忽听得陈登叫道:“主公且慢!汝南非是徐州,若是我等这般动兵,未免有些,名不正而言不顺。”

    麋竺见得陈登阻拦陶谦发兵,伸臂握拳的大怒着,就要上前找他理论。

    却听得陈登又道:“登以为,主公可一边发兵,一边表奏一人为汝南太守。如此,一来可名正而言顺。二来可乘机拿下汝南,壮大势力。正是一举两得之计,望主公三思。”

    麋竺听了陈登这话,却是收了脚步,望向陶谦。

    陶谦一听也大觉有理,遂伸右指着陈登问道:“元龙以为,本候该表何人为汝南太守?又该派谁领兵出征呢?”

    陈登拱手回道:“禀主公,登今日乃是因听得人说,曹豹兄弟与华飞的麾下起了冲突。只怕徐州内部不和,因此急急而来。”

    说着他略顿又道:“登更听得徐州流言四起,均对华飞不利。登细思之后以为,此流言乃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其目地,乃是专为破坏我徐州的安定而来。不知,主公以为如何?”

    麋竺这才知道陈登,这是为华飞报不平来了。陶谦听了,则是沉吟着默然不语。曹宏兄弟俩,却因这陈登思维跳跃太快,一时反应不过来,堂中一时寂静。

    陈登见陶谦不语,暗叹一声又道:“登有一计,可解主公数忧。”

    陶谦听了抬头望着他,振袖说道:“哦?元龙有何妙计?可速速为本候道来。”

    陈登又拱手一礼后,才说道:“登以为,华飞多智且善能用兵。主公若表其为汝南太守,令其引军征讨汝南,必能一鼓而下安定汝南之境。如此,亦可解徐州内部之忧。”

    说着他看了曹豹兄弟一眼,又道:“且主公若扶持华飞成长,其人必知恩图报!则主公亦外可得援军之助。”

    正在此时,忽听得门外有人惶声大叫:“禀候爷,麋府家人急报,麋家小姐投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