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五六章觅人无踪军急行

五六章觅人无踪军急行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此报一出,堂上众人无不大惊失色。麋竺更是只觉得头顶上一记,晴空霹雳炸响。只凄叫得一声:“我的好妹子…”

    便两手一张,双眼翻白的,向后倒在陶谦身上。顿时,四肢颤抖着不省人事。竟是直接晕死了过去。

    陶谦急令人去唤医匠,又与陈登一番急救得麋竺醒转。却听得其放声大哭道:“主公,你误我呀!”

    陶谦闻言暗自羞愧,却见麋竺挣扎着,奋力爬起身来。对着南方咬牙切齿的恨道:“杀妹之仇,不共戴天!我当拼着这一身的死,自去汝南灭了刘僻,为我那好妹子复仇!”

    言讫恨恨的看了陶谦一眼,转身指袖向着门外便行。却得陈登一把拉住劝道:“子仲休急,令妹投河未必便无救也。可先问明情况,再做区处不迟。”

    堂中陶谦闻言,知道事情尚有转机。遂双目大亮的,大叫着令人去请那麋府下人进来询问。

    却原来,这麋竺因自身极善骑射之术,故其私兵中却有着数千骑兵。在其回来搬援兵时,命部曲将,引骑兵先行向着南方追击。

    万幸的竟然在泗水河旁,追上了那四五百黄巾军。黄巾军见得追兵纵马追来,迅速拉着麋小姐渡河而逃。

    不料,船正在河上行走时,群贼见得骑兵绕河而追。遂推捆绑着的麋小姐出船,威胁再追便要推麋小姐入河。

    众骑见状只恐伤了小姐,因此惊惶不敢再追。不料麋小姐性烈,竟忽然挣脱了贼手,一头扎入了翻滚的泗水河中。众私兵见状大惊,急纷纷下马入河搜救。

    部曲将又急派此人,策马急来通知家主。此人来时,骑兵大队正在奋力搜救中,却不知后来的情况如何。

    麋竺闻言,又惊又喜。喜的是小妹不一定便没,惊得是不知可能救得回。

    连忙起身边向外边跑去,边大叫道:“速去尽起所有家丁人手,随我前去泗水河。今日,就算是把泗水河翻过来,也需救得我那小妹归来…”

    当日,麋竺不仅自率人手去救他家妹子,更于路大叫:“凡有人能帮救起其妹者,定给千金重谢!”

    郯城刹时轰动,无论是会水的还是不会水的,全都乱纷纷的涌向南方的泗水河畔。争相下河,搜救落水的麋家小姐。

    陶谦亦调动大量士卒,涌向河畔相助。就连华飞与想杀曹豹兄弟的太史慈等人,都放下了仇恨,涌去相助。

    奈何,数万军民自日上高岗,直忙乱到日暮西山。竟愣是,寻不到麋小姐的一丝踪迹。当日麋竺心知小妹多半不保,直哭得几度晕厥。

    直至天黑,方才被下人搀回城中。却死活不愿归府,挣扎着向溧阳候府前来,坐于门前哭泣。其心伤之状,惹得无数善良之人随之落泪。

    陶谦忙令人扶入堂中,和声安慰。麋竺捶胸顿足的,只是一个劲的,切齿痛恨那,汝南的黄巾贼子。誓要荡平其众,以报其妹之仇!

    陶谦见其痛苦难解,又因黄巾坏他好事。加上其自思陈登之言有理,遂下了决定。

    乃于灯火下,拍案大声道:“子仲,休要烦恼!本候即刻便保,华飞为汝南太守。命其引军荡平汝南贼子,为麋家小姐报仇雪恨!”

    堂下尚自不敢归去的曹宏,闻言大惊。连忙跳出来大叫道:“主公不可令华飞去…”

    其言犹末毕,曹豹也跳出来,直接一掌搂在其脖子上,直打了他个踉跄。只见得曹豹怒瞪其弟一眼,张着个漏风的嘴怒叱道:“蹦单。”

    又急对陶谦拱了下手,吱唔着说道:“煮工应命!蒸改派化肥起怒烂…”

    陶谦等人闻言,一时尽皆愕然。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原是骂的曹宏笨蛋!又赞陶谦主公英明,正该派华飞去汝南也。

    陶谦与陈登皆是忍俊不禁,就连正在努力装哀伤的麋竺,都险些笑出声来。幸好他急中生智的,急暗中伸手狠扭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肉。直疼得龇牙咧嘴得脸都变了形,这才没有穿帮。

    直至此时,摸着自己脖子的曹宏。才在曹豹的又使眼色下,又呶嘴下反应了过来。记起了太史慈和伍旭,早上还堵着自家大门的事来。

    知道了他家的堂兄,乃是因为惧怕那,太史慈和伍旭。这两大猛将再寻他的晦气,这才同意让华飞去汝南。

    他转着眼珠,自思:“还是堂兄高明!这华飞要是一走,那两大煞星不也得,跟着华飞一起滚蛋了吗?”

    想着他又偷看了一眼,半边脸肿得山包似的堂兄。打了抖擞,急急跟着表态,支持陶谦派华飞,去汝南平定黄巾。

    当日,陶谦见得众人再无疑议,遂传下令来。表奏华飞为汝南太守,并拔丹阳精兵千人,助其扫平黄巾。命刻日启程,前往汝南不提。

    陈登见得陶谦小气,竟只拔千人给华飞。遂以汝南贼众为由,力劝陶谦多拔些兵马与华飞,也好卖个人情。

    陶谦自也觉得有些难为情,乃以前番曹军来攻,大军受损严重为由。只再加拔了两千精兵,共计三千人给华飞。

    陈登再劝,陶谦终究不肯,只是加拔军械粮草。命曹豹供给华飞三千军,半年之粮草后,遂以身体劳累为由,命众人退去。

    陈登无奈,只得命人传令给华飞。华飞接得令后,感叹着自己的一番的谋划。虽然太史慈等人徒然的,在陈登家酒楼耍了一回酒疯。

    并没有起到证明,他们一夜都在酒楼中喝酒的,清白作用。

    却也功夫不负有心人的,成了功。如愿以偿的谋得了,汝南太守之位。只是拖累了为疼小妹,而大装痛苦了一回的麋竺,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当夜,华飞借口欲报好友丧妹之恨!命太史慈与伍旭连夜去军营中,接收三千丹阳精兵,并点明粮草辎重等物。

    太史慈与伍旭奉令至军营后,却有那原先自彭城归来的老兵前来动问。方知华飞将要前往汝南,于是纷纷请命着,要追随华飞而去。

    曹豹急着要送瘟神,却也不敢为难。又自思:“这帮杀胚,已深陷华飞之毒,何不乘机清理之?”遂一一照准,并补齐人员不提。

    太史慈与伍旭接收了人马后,随即命众军收拾行装。命有家小能随军者,一并取来。只等华飞一声令下,便要启程,取道前往汝南。

    次日凌晨,天地之间忽起了阵庞然大雾,引得人视线极差。华飞只怕夜长梦多,遂命金城引人保护徐太公与,太史慈之母前往军营。

    并传令命伍旭为前部,引军五百哨探前行。又命洪胜,木远引军五百为合后,保护辎重并家小。最后命太史慈领精两千,为中军大将。

    各部俱依令起行,先至城外相候。他自已却带了徐盛与徐开等人,来溧阳候府谢别陶谦,在一番客套后,便即引徐盛等人出城。

    方出得城来,却见得有三五个麋府家仆,早已在城外相候。家仆见得华飞到来,递上书信,华飞折开后看到数行麋竺亲笔。

    书曰:“此去汝南,河多路险望君,一路善加保重!好友临别若无所相赠,竺心难安。今特将私兵三百骑相赠,以助君威!盼君早日平定汝南之境,书信来报以慰我心。”

    华飞心知,这三百骑兵弥足珍贵,且其中定隐有麋家小姐在内。乃一笑纳之,家仆交接私兵后自去。华飞命令,大军立刻起行。

    却不料这一去,竟然因大雾迷途,而惹出些许事端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