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六八章成人美华飞思计

六八章成人美华飞思计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然,大帅的冰冷所针对的是,麋芬小姐。反而这始作俑者的华飞,并不在他的仇恨之内。

    女人素来就是敏感的!麋芬感觉到了,大帅的敌视。她再次眼波流转着,诧异的瞄了一身黑衣的神秘大帅一眼。

    心中不由得,有些不安起来。她自思,刚才在自己敬完酒后。此人的敌意似乎有所消除,那么此人和自己,应该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

    可为什么,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此人竟然又好像,要把自己给生吞活剥了一样呢?

    麋芬有着一颗,聪慧而又细腻的女儿心!思及此,她悄悄的借着,堂上柔和的火光,暗暗的打量着大帅。

    聪慧的她,已经判断出了,大帅对她的仇恨应该来自于华飞。因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只和华飞有些交集。

    莫非,他是自己暗中的仰慕者?因见不得自己和别的男人谈话,故此而生恨吗?

    麋芬暗想,这一切还是很有可能的,因为据说这大帅,就是在徐州和华飞认识的。自己芳名满徐州,有一两个暗中的仰慕者,这也并不奇怪。

    思及此,她心中感到,颇有些甜滋滋而又麻酥麻麻的,美妙感觉!毕竟,有人仰慕自己,那说明自己的魅力大。这又怎么能,让她不觉得开心呢?

    然而,她很快就又推翻了这个想法。虽然,出于女性的虚荣心,她很不愿意这样做。可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此人不是自己的仰慕者。

    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它向来就是很准的!思及此,她继续找机会,暗暗的观察着,这个水桶腰的大帅。

    她自思,自己虽然看起来柔弱,可却也不是好惹的。若是此人当真是,无理取闹的话。那便,休怪她麋芬手下无情!

    就在此时,华飞的头脑,终于又自‘当机’中,恢复到了正常运转状态。

    他伸手擦了把嘴边,温热的哈喇子。在满堂的酒菜香味中,张嘴就又问道:“麋小姐,如此高才!却为何,一直不出来帮助你的大兄作事呢?”

    问完,他就觉得自己,问得有些蠢了。因为这个年代,虽然说女子抛头露面也算常见。可是麋府,那是什么样的人家?那是徐州的首富。

    他们家的小姐,那就是所谓的大家闺秀。通常,这种漂亮的大家小姐,那都是养在深深的房子里的。

    果然,麋芬目光变得有些哀怨,没有说话。

    麋竺“唉!”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接口说道:“鹏展!你需知身为商人,有时是要行走四方的。可这世道,可以说是盗贼四起得,已经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又举例说道:“就像我,要从徐州来到汝南。要是不带上足够私兵护卫的话,那只怕是刚出门,这些货物就要被一抢而空了。”

    说着,麋竺有些激动的伸手,‘叭叭’的拍着桌案。大声道:“更可恨的是这帮杀胚,他们不只抢货物,有时甚至连人都抢!”

    华飞想起刘辟就曾经抢过人,不由得深有同感的,对着麋竺点了点头。却见得麋芬伸素手,轻轻的抚了抚,她大兄起伏个不定的胸膛。

    边帮他顺着气,边柔声劝道:“大兄!都是小妹不好,惹得您又生气了!您快消消气,莫要气坏了身子!”

    麋竺轻轻的拍了拍,自家妹子那有些微凉的小手,示意她自己没事!这才又对华飞说道:“鹏展,你说这世道,我能放心让小妹出来帮我做事吗?”

    说着不待华飞回答,他伸右手冲华飞说道:“虽然我麋家,家大业大护卫众多。可这万里头要是有个一,小妹让贼人给抢了去的话,那可怎么得了吗!”

    华飞闻言不由得也是,暗自心惊!他猛然想起,这还真是不得了的事!想当年那夏候家的女子,让张三爷给抢了去做老婆。

    这可是直到了,后来夏候霸归顺西蜀政权。才在刘禅的身边,见到了这位一生都没有机会,回过娘家的,可怜女子的女儿呀!

    正想着,他见麋竺爱怜的望了身边,有些眼眶微红的妹子一眼。又说道:“因此,我虽然心知小妹,一心想着要帮我做事,却硬是不敢让她外出!”

    华飞心知他爱妹心切,不由得又为他的兄妹情而感动。

    却听麋竺长叹着拍着手,又道:“奈何,小妹自幼喜欢经商。我就想啊,那就让她在徐州城里,帮我经经商吧。我心想,这在城里头总没事了吧?”

    华飞心说:“对啊!我也可让以让,麋芬不到处奔波。就在这汝南城中,为我坐镇谋划商业不就行了吗?

    却听麋竺仰天长叹着道:“可就算是如此,还是让那陶商给见着了。因此惹出了许多事来,从此后小妹受了惊吓!就再也不敢轻易的,以真面目见人了。”

    “擦他娘的,感情还有这回事呢?我说麋芬在自家见我,怎么还带个面纱!”

    华飞暗自的不平,却又有些开心。因为他听出来,麋竺并不反对麋芬经商。而且,麋芬本人也很想要经商。

    只不过这里面有个条件,那便是麋芬首先得安全。可是,华飞自思:“现在这汝南八县,那是老子的地盘,当然是老子说了算了!难道这还不安全吗?”

    想着,他心情大爽,不由得‘嘿嘿’的傻笑了起来。要这落在有人心眼中,却又成了另一番情形。

    此一时,由于他的笑声实在是太过于,淫得荡!因此堂上的三人,对他的所为,皆是出人意料的意见统一。均认为,他是个登徒子!

    麋芬只觉得自己耳根有些发红,不由得暗自低了头,避开他的目光。而麋竺于大帅均是,勃然大怒。

    麋竺更是腾的站起身来,按剑怒视华飞喝道:“华鹏展,你这是何意?”

    其形态威猛!颇有些,若是华飞回答得,不让他满意。便要将袍子,狠狠的割上一刀的意思在内。

    大帅则是转怒为喜的,看着华飞。心中暗道:“该!忒该了!叫你直勾勾看着那,可恶的麋芬。还发出,那样令人脸红的笑声。”

    只是他亦倾着上身,伸手扶剑。准备一旦麋竺拔剑,就要出手相救华飞。

    华飞闻声惊醒了过来,见得麋竺脸红脖子赤的。又一想自己刚才所做的事,瞬间就知道,他定是误会自己了。

    他连忙摆手,连道:“别别别,子仲!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麋竺余怒未消的,切齿冷声喝道:“那你对着我家妹子,笑成这般模样,又是何意?”

    华飞见状,暗自心道:“糟糕了,大事不妙!老子这下子要是解释不好的话,那别说米粉了,只怕连这麋竺都得跑鸟!”

    他急速的转着微凉的佛珠,在淡淡檀香味中,迅速的想了一下。发现,没什么不好说的,自己爱才,就直说好了。

    因此他急急,对麋竺解释道:“那是因为我想到了一个,既能让麋芬小姐得偿所愿!又能让你放心的,两全其美的事,才高兴成那样的!”

    说着他一摊双手,带一脸无辜之色的,对着麋竺反埋怨道:“你看你,怎么还误会起我来了呢?”

    麋竺闻言,想起他自来智谋出众!或许,真是如他所说的,自己误会了他也有可能。因此,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想着,他放下了扶宝剑的手。却犹自有些疑虑的,张嘴问道:“哦?你又想到了什么办法?又要如何,才让我家妹子得偿所愿呢?”

    当下华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并保证,不会让麋芬有任何的危险。麋竺听了沉吟不语,麋芬却是颇为兴奋!

    而黑衣大帅,听得他大赞麋芬人美才高,还想请麋芬做事。不由得,心中大怒!遂一转头对着麋芬猛一抬下巴,发出了一声冷‘哼!’。

    却不料他这一抬头,却把麋芬给吓了一大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