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七十章粮不济何计可解

七十章粮不济何计可解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房间里面一片漆黑,心乱如麻的大帅,并没有点燃灯火。她只是使劲的,互绞着自己微凉的双手,在黑暗中独坐。

    她不知道,今夜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一见到华飞为那个可恶麋芬的美色所迷时,自己就会气都不打一处来。

    甚至觉得这心里,又酸又涩的,异常的不是滋味。

    想起那摘下面纱后,在灯火的照耀下,更显得千娇百媚的麋芬。大帅不由得握着双拳,恨恨的低啐了一口。低声恨恨的,骂了一句:“这可恶的,狐媚子!”

    骂完后,她猛的伸手握住了,随身佩带宝剑的微凉剑把。迈步便向房门走去,准备就要去灭了,这敢用美色迷惑华飞的‘狐媚子’。

    然而,刚走到房门前,她又停下了脚步。她自思,要是真这样子做的话,可能会伤了华飞和麋竺,之间的兄弟情。

    而且眼下的华飞,虽然说在汝南算是立住了足。可是粮草短缺,正是需要麋竺相助的时候。这麋芬,却是万万动不得的。

    想着,她又松开了握剑的右手。在黑暗中,暗暗的思索着。她暗想,既然麋芬不能杀。那么警告一下,让她不敢再来迷惑华飞,这总可以了吧?

    可是,按今夜之所见来看。这麋芬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目光中的威胁。可是她,竟然置于不顾的,反而变本加厉的摘下了面纱。

    在华飞为她的美色所迷时,更是对着自己,抬下巴示威!这麋芬,显然是一盏很费油的灯。警告的话,恐怕只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嘶!”大帅吸了一口凉气,伸右手顶着自己的下巴。只觉得这麋芬,真是不好对付。杀又不可,警告的话,她又不会听。

    想着,大帅暗暗的磨了磨牙。华飞是她自父亲离开后,这么多年来,唯一感觉到能让她依靠的男人。她是,断不会放弃的!

    因此既便是,麋芬不好对付,是既妖媚又狡黠,而且她们家还有钱。华飞若是选择了她,甚至都可以少为之奋斗许多年!

    然而,多年的磨难,养成了她不屈的性格。大帅在黑暗中手托下巴,绞尽脑汗的想着,打败麋芬的办法。

    不完处,巡完营房看过签名薄后。又去问过了守夜的力士们,知道大帅在休息,并没有动静。归去后的华飞,也并没有马上休息。

    而是提笔,在因燃烧着动物油脂,而发出一股难闻油味的油灯下。在微凉的竹卷上,写下了‘麋芬’二字。

    随即他略想了一下,又添上了‘裳溪宝剑’四个大字。随后,他搁下了,满是油墨香味的毛笔。慢慢的转着微凉的佛珠,看着眼前的两行字,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自思,麋芬有志于经商,而自己又能提供对她的保护。那么这事,就算是成功了一半。错非,麋竺担心,自己会像陶谦的儿子那样,打他小妹的主意。

    否则这事只需要,再试探一下自己麾下们的反应,看他们会不会反对和一个女子共事。若是,他们不反对,或是反对得不那么激烈,那么这事就算是成了。

    至于试探的方法,他只是略想了一下,就有了定计。他缓缓的,拔了一颗下佛珠。随即提笔在‘麋芬’二字上打了个勾,并写下大略的想法。

    那么这事情,应该算是解决了。然而,他又看了一眼这两个字后,思索着摇了摇头。他觉得,此事虽然说有了步骤,但是并不保险。

    首先,据他所知,汉朝的统治者们,历来是重农而轻商的。据说还曾经规定过,商人不能骑马与佩带兵器。甚至,就连他们所穿的鞋子,都必须是一黑一白。

    这也导致了,许多人都看不起商人。可以说在这个时代,商人即便有钱。可是他们的地位,却是非常低的。

    士农工商,商人被排在了最后。这让华飞意识到,想要让他的麾下们,去与一个商人共事。这本身就不是件,容易办到的事。

    更何况麋芬,她又是个女子。华飞知道观念的转变,决不一朝一夕,就能达成的事情。

    可是麋芬行商这个事情,对他的关系异常的重大!粮食,是他眼下最大的难题。如果说,麋芬能够执掌汝南的商业。

    先不说她那出色的商业眼光和,接人待客的能力。光只是,她与麋竺的兄妹关系,就可以让麋竺出于信任,而全力的帮助于她。

    徐州富裕,若是这两兄妹联手。把汝南的特产,和徐州的粮食进行交换。那么他将再可以安然的,和麾下们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甚至,还能快速的腾出手来,解决掉各路黄巾。尽快的安定汝南一地,掌握像‘裳溪宝剑’这样的特产!

    因此,即便是麾下们会抵触麋芬,他也必须让麋芬想经商的心愿达成。思及引,华飞握拳自语:“此事,誓在必行!”

    然而,他知道他决不能有那种,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想法。若是搞一言堂的话,他很担心,他那些硬气的麾下们。会给他来上一招,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因此,几经思虑后。他还是决定,等明日早会时,且先对麾下们摸个底,再做其他的打算不迟。

    至于能削铁如泥,而不卷刃的‘裳溪宝剑’,他也并不了解。因此,也只能是待明天,命人去收集了情报后,再做决定。

    当一切思索妥当后,累了一天的华飞。见得夜色已深,遂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吹灭了油灯休息。

    次日,当一张脸跟酒喝多了一样红通通的,旭日刚刚东升时。一心准备要大干一场,摸一摸麾下老底的华飞,早早就起了身。

    刚一起身,他就让亲卫们去给各曹传令。今天有要事相商,命诸曹均须到场!

    而后在匆匆的洗了把冷水脸后,便带着亲卫们。像是要去吃热豆腐般的,向着太守府而去。

    说是太守府,其实也就是一幢破破烂烂得,四面都通了风的大房子而已。既没有石狮子镇府,亦不见匾额高挂。连一丁点儿,衙门八字开的官威都没有。

    华飞对此,是漫不在乎的。眼下,他这太守才刚刚上任,这汝南又久经战乱。能有个房子,那就算不错的了。

    况且他觉得这样挺好,现在虽然说到八月,可这秋老虎的劲,也还没有完全的过去,通通风还凉快些。

    再说他压根就没心思去整那些,只能吓唬百姓的东西。他觉得,就目前这种情况。就该把所有的人力物力,都用在解决民生的问题上才是。

    因此,他不但没有修补太守府,就连他的身上,也只是随随便便的,穿了套阵旧的麻布袍而已。

    他倒不是没有锦袍,麋竺就曾经送过他一套。可是,他最近要带头下地干活。这要是穿锦袍去的话,那也太不像话了。还能,起到上行下效的作用吗?

    因此他才特意的让亲卫们,帮着弄了套麻布衣。您还真别说,他这样子一下地。流民们和百姓们,看向他的目光,那都显得特别的亲切!

    一点儿都不像在看一个当官的,而像是在看自己人一样。这让华飞的心,也是暖烘烘的。

    当他进入太守府时,见得堂中早已济济一堂。正因不知何事召集,而议论纷纷的众麾下。见得他进来,齐齐施礼高呼:“恭迎主公!”

    华飞放眼望去,但见得剑佩倒也铿锵,锦袍却是一件也无。当下暗自点头着,抬手道:“免礼,大家且请入座。”

    说着径直走到,最中间的一块石头上,背北面南的坐下。因为抢耕的时间,异常紧迫。他也没有闲心去弄,什么椅子和坐榻之类的东西。

    扫了一眼众麾下,华飞见得人多到齐了。乃开口朗声说道:“今天,我请大家都来。是因为有一件,关系到我军发展的大事,需要和众位先进行商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