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七一章为行商力排众议

七一章为行商力排众议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众麾下在清凉的晨风中,对视了一眼。齐齐开言道:“请主公,明示!”

    华飞点了点头,朗声道:“眼下我军缺粮,虽说诸位与广大军民们,皆是戮力同心的,在全力的抢耕。且麋子仲,又送来了些粮食和辎重,暂时的缓解了粮食的危机。”

    说着他略顿着,转了下佛珠,又续道:“然而,事情往往并不会,一帆风顺的按照我们的意愿去发展。因此,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多手准备,才能安然的渡过粮食的危机。”

    华飞话音一落,主管农业与水利的刘馥,大起同感之心。

    他抢先出列,拱手高声道:“主公言之有理!靠人接济,终归不是长久之计。且农桑之事,多有靠天吃饭的说法。谁也不能保证,来年的气候,是否会有反常。”

    其言刚落,负责教学的邴原。也出列双手抱卷道:“主公之论甚妙!深合先圣,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之论。只是,不知主公,除了进山摘果,下河捕鱼之外,更有何奇思妙想?”

    华飞摆了摆手,对眯着一双近视眼的邴原,微笑道:“您太过奖了!我只是想到了,我们可以在汝南八县之内,大力的发展商业。尽快的使我们的汝南,变得富裕起来而已。”

    此言一出,众麾下先是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皆感不可思议。继而,便开始互相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的,相互询问着自己有没有听错。

    华飞无奈,只得虚拳掩嘴‘咳!’的一声轻咳。这才止住了,众麾下越来越大的‘嗡嗡’议论声。

    待众人安静后,他又再次重申了遍,刚说过的话。众人一时俱静,皆不知他为何会突然想要发展商业。并把这事,提到了关系到全军发展的高度。

    良久之后,一副短命相的刘馥,抿嘴出列。拧着一双短促的眉毛,满脸刚毅的禀道:“主公!商贾之人不从事生产,现下我军人手又极为短缺。若是现在大力发展商业,只怕会适得其反。”

    华飞没有料到第一个反对的人,竟然是极有治政之才的刘馥。更不曾预料到,他说得竟也很有道理。

    他看着刘馥,慢慢的说道:“元颍!说得没有错。可是,一味的使用人力去耕种,不但耗时极多,而且效率低下。若是,我们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弄来可以替代人力的物品。那么这事情,还是值得去做的。”

    刘馥闻言,点着头退到一旁盘算得失去了。

    然而,瘦弱的邴原,又缓缓出声说道:“主公之论,固然有些道理。然则,商贾之人自来重利而轻生。主公骤然大力发展商业,那么商人的地位,也必然水涨而船高。”

    说着,他以竹卷‘啪!’的轻敲了下手心。才又沉吟着说道:“且商人通常又都富裕,到时,只怕引得人人效仿,导致社会的风气败坏。”

    华飞闻言转动佛珠暗暗自思,邴原的话所针对的是人心。商人们,生活富裕得吃穿不愁,还不用干活。这种好日子,有哪个会不想过呢?

    若当真人人效仿,那还真是个大问题。且邴原也说了,商人重利而轻生。也就是说只要有利益,他们是什么都敢做的。

    这确实会导致,社会风气的败坏。后世不就有许多的黑心商人,为了利益净整些不好的东西。搞得人们,吃口饭都得提心,喝个饮料还要吊胆!

    这若是,只以律法为准则,限制人们去做违背良心的事,那么无疑是行不通的。可是商业不发展,物品将难以流通。

    那么别说是将来了,就是现在他这因粮食危机而引起的,难关就很难渡过。他的大军不可能一个劲的,净在地里面忙活呀!

    想了一会,华飞笑着对邴原微倾着前身。说道:“根矩!商业必须得发展,这个事情必须马上进行。而我听说人心,是可以教化的。如果我们给商人加以限制,再加上您的教化之功。您认为,是不是会有效果呢?”

    邴原一听,也沉默了。他知道社会风气,有很大一部份来自于跟风。若是广施教化之功,使得人们都知道,究竟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

    而不单纯的以富裕,来恒量一个人的好坏。再加上严明律法的准绳限制,那么无疑是一种双管齐下的好办法。

    邴原刚沉默,一直在用七字指摸着下巴的魁伟鲁肃,放下了七字指。出声道:“主公!教化非一朝之功,律法亦非旦夕可就!”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又说道:“而商人,素来善长于屯货积奇。眼下我军物资紧缺,若是他们在此时行此法,只怕会令得本就紧张的形势恶化,进而引起治安问题。还望主公三思!”

    华飞心道:“这还真是个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看来问题还真是不少!”然而,他向来就不怕问题。

    怕有什么用呢?又解决不了问题。只不过是多费些脑汁的事而已,想办法不就可以解决了吗?

    华飞侧头想了一下,哑然失笑道:“子敬!我刚才就说了,要对商人加以限制。我想在诸曹之外再设立一曹,名为商曹。专一负责管理诸县的商业与经济,不知你认为怎么样?”

    华飞话音刚落,鲁肃尚不及回话。掌管民法素有强项之名的,决曹刘政闻言大急。立身而起,抢出列来。

    不施礼的,挥手大声叫道:“主公!我朝例来重农而抑商。您的这个言论与法相悖,请恕政不敢苟同!”

    华飞受他顶撞,却毫不生气的对他微笑道:“治文!你熟悉律法。可知道,我朝为何要抑商重农?”

    刘政却丝毫不领情的,梗脖子大声回道:“我当然知道,民以食为天,农为国之本,自当重之。而商贾之人不从事生产与劳动,专一的只是低买高卖的,从中赚取利润。”

    说着他因叫得太大声,伸脖子吞了口唾沫,才又大声道:“如此行为乃是另类的,剥削着百姓的血汗钱,自当加以抑制。”

    华飞转了转佛珠,不温不火的说道:“你说得有一定的道理,然而有些以偏概全。商贾之人虽然重利,然而他们也起到了令,商品流通的关键作用。若是没有商贾之人,行走贩卖货物于四方。那么必将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

    说着他略停着,想了一下。才又说道:“你就比如说,眼下的汝南八县。就因战乱,而导致了耕牛极缺。也导致了,我们的士卒必须下地去帮助耕田,而没有时间去训练。若是有商贾之人,从别的地方,贩卖耕牛来卖给我们,那又何致于如此呢?”

    说着,华飞猛然想一事。遂又对刘政问道:“若说商人不从事生产劳动,那就要看是如何看待的了。似你我等人,不也极少下地忙碌农活吗?难道说我们也不从事生产劳动了吗?”

    他不待刘政回答,又自问自答的,若有所思着道:“若说国之宝,我以为士农工商,可以说无一不是国家之宝。因为士负责管理,农与工负责生产,而商呢,他们负责的是流通与交易。”

    略顿着,他眼神飘忽着续道:“每一个人,只是因所从事的职业不同,所负出的劳动也不同而已。有些人是脑力劳动,有些人是体力劳动。因此不能说商人,就没有从事生产与劳动。”

    刘政闻言垂头无语,他的智商极高。华飞说得有条有理,却是不容他不服。刘馥更是在一旁,连连点头着,表示赞同。

    良久之后,诸曹无人再有疑议。鲁肃见华飞一番话,把众人尽皆说服。心知设立商曹一事,已成定局。

    遂沉吟着拱手问道:“既然主公的提议,诸位已无疑虑。那么我等可始商议着,拟定商曹的职责与权限。”

    他略停着又道:“只是,不知主公对新设的商曹一职,可已有恰当的人选?若有时,可请来与我等共同商议。也好利用其对商业方面的认知,更好的制定律法。”

    华飞心知,这才是重头戏了来了。老实说,他觉得自己的,这帮麾下们都极有才能,且都是品德高尚之辈。可惜的是,都有些食古不化。

    光是为商人正名,他就费了这许多的脑汁和口水。而要让身为女子的麋芬,出任商曹一职,他这心中诿实有些忐忑得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