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七二章误会起文武请辞

七二章误会起文武请辞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可是忐忑归忐忑,有些事情他必须得去做。眼下的形势对他来说,最大的敌人既不是东北方向的曹操,也不是东南方的袁术。

    更不会是汝南的黄巾军们,而是粮食!因此扶麋芬上位,才会被他当成是誓在必行的事情。

    想着,华飞沉吟着开口说道:“我心目中,倒是有一个极合适的人选。只是,此人虽然在商业方面极有才华。可惜,却和我等不一样,不是个男子。”

    “什么?”众麾下闻言齐齐惊呼出声!

    华飞皱眉白了众人一眼,心道:“不就是个女人吗?你们犯得着这般吃惊?”

    却见得诸曹中的刘馥,拧着一对短眉,倾前身低声对华飞询问道:“主公所言之人,莫非是那种人?”

    “那种人?这世界上除了男人,不就是女人了吗?还有哪种人?”

    华飞又翻了个白眼,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奈的冲着刘馥点了点头。心说:“你们这也太道貌岸然了吧?连‘女人’二字,都不敢挂在嘴上,莫非你们都是不喜欢女人的?”

    华飞正在不爽他们,这么会装时。突然闻得一声高叫:“主公!此事,万万不可呀!”视之,却是那喜欢梗脖子的刘政。

    华飞见得满脸惊骇,连额头上的汗都现来了,不由得也吓了一跳。实在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激动?

    却听得刘政急声道:“主公!眼下这天下大乱,都因那十常侍乱政而起,若是您要任用阉人之时,政当辞主而去!”

    “虾米!”华飞这才想起,这世上果然还有一种人,是在男人和女人之间的。

    却见本是眯缝着眼的邴原,也猛的上前一步,把双眼瞪得和猫眼一样的圆。亦大声道:“望我主收回成命,若是主公执意孤行时,原亦当随治文归去!”

    紧接着,魁伟的鲁肃,就连一直没吭声太史慈,也都接连附议。

    华说心中暗道:“该死的十常侍,你们是得捅了多大的天呀!竟然这么大有杀伤力,一出来就引得老子的麾下集体要辞职?”

    又想,这太监,他也不全都是坏人呀!你们怎么可以这么齐心的,一棒子就把所有的太监,全多打翻了呢?”

    嘴上却是不敢稍停的,急摆手连声说道:“你们误会了!我说的人她是个女子,不是你们所想像的阉宦。”

    开玩笑!这一帮文武要是全跑了,那他岂不是又要成了光棍一条?一下子,又穿越到清朝未年去?

    诸曹闻言先是愕然,继而无不是大松了一口气。需知这年代,要找份好工作,得到明主的赏识。那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呢。

    始带头着的刘政,甚至偷偷的伸手轻拍了拍,自己那‘扑通’乱跳的小心肝。并且顺手抹去了,额头上那凉泌泌的湿腻冷汗。

    华飞也长松了一口气,他见得诸曹尽皆无语。只当,大家都对他任命一个女子来当商曹,没有反对的意见。

    然而,貌似他想太多了。因为正在偷偷往身上的麻布衣,揩冷汗的刘政。双目中本已平静的神光,突然重燃。

    他猛的抬头看向华飞。眼中精光四射的拂袖大声叫道:“女子,也不行!”

    华飞心中微怒,叵耐这厮,太也不知高低之分了吧?竟敢屡次三番的相阻,而且全无礼数可言。

    然而,他终究生性冷静。明了,身为人主者,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有容人之量。这样,才能因才施用的,发挥出麾下们的长处。

    刘政,不过是因为生性梗直,不平即鸣而已。为人却是,极为端正自律的。加上其性正真而无私,正是一名最合适的律法人材。

    想着,他转了转佛珠,借着淡淡的檀香之味,迅速的让自己又恢复了冷静。双目平静的直视着,满脸刚毅之色的刘政一会儿,才和声问道:“治文!你为什么说,女子也不行呢?”

    或是因为情绪,会相互传染的缘故。本是急燥的刘政,在华飞的注视下,亦恢复了些平静。这才想起,自己如此对顶头上师加大老板说话,实在太过于无礼。

    遂急忙双手抱拳的,对着华飞拱手一礼。垂头高声道:“主公!政方才性子太急燥了,得罪了主公,还望主公恕罪!”

    华飞见他敢作敢当,颇有男子气概,心中对这史上无名的人才,亦很是佩服。遂很大气的一摆手,和声道:“治文!你我君臣一体,无需道歉,有话尽管直言!”

    刘政闻言,更不推托。接口就道:“主公!政闻,凡女子者,生性狭隘且又智识短浅。操持家业有时尚不堪使用,为何您还要任命一个女子,来当这一曹之长呢?”

    华飞睁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打量了刘政半响。才哑然失笑的,伸手虚点着刘政。道:“治文啊治文,你这想法,可是大有问题呀!”

    刘政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他微愣着侧头想了一下。还是没搞明白,遂搭手道:“还请主公明示!”

    华飞想了一下,这个年代的女子,虽然说比往后历朝的女子们,地位都要高得多,也要幸福许多。

    然而这年代,同样是一个男尊女卑的年代。女子们受教育的机会,是绝对比较少的。所以刘政并没有说错,她们的智识受限于知识的不足,确实是比较短浅的。

    只不过,他自思麋芬,却绝不是这样的女子。

    想着他微笑着,对茫然的刘政问道:“治文!咱们男子汉们是不是每一个,都是像您这样出类拔萃的人才呢?”

    刘政闻言,侧头想了一下。正色答道:“主公!政不敢妄自尊大,这世上才能胜过政的男子,自是极多的。”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又说道:“然而,政亦不敢妄自菲薄,以政之才却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

    华飞心道:“这不就对了?”想着,他却只是看着刘政微微一笑,并没有把想法说出来。他觉得,有些事点到即可,让别人自行去体会,反而效果更佳。

    他知道,以刘政的智力很快的,就能体会到他的话中之意。要知道,男子们中既然有愚亦有智,那么女子中哪道就没一二出色的吗?

    果然,刘政拱身一礼,高声道:“政,多谢主公的指点!”说着退向子一旁,表示自己没有别的意见。

    华飞暗赞他,果然是块好材料,足堪雕刻!然而,一波方过一波又起。

    刘政刚退,旁观的瘦弱邴原就‘啪!’的,轻拍了一下竹卷。对华飞肃礼道:“主公有容臣下直言之量,原佩服!”

    华飞闻言也不自谦,只是对他微微一笑。心知这身为龙腹的邴原,学富五车,绝不会只为夸奖他而出声。

    果不其然,邴原直起身来。挥着手中的竹卷,指点江山般的朗声道:“然而,主公休要忘了,我大汉朝自立国以来,可是屡受女子之拖累的。”

    说着他努力睁大双目,扫了大家一眼。才又朗声说道:“我只说四后,大家便可明白女子实在是,不堪重用的。”

    华飞睁大了双眼,心道:“什么四后?我这就只是想任命个商曹而已,您怎么还扯到皇后的身上去了?何况我只是个,名不符实的小太守罢了。您这题目也扯得忒太了些吧?况且我这又不是在选老婆。”

    却听得邴原续道:“大汉之初先有吕后乱政,其后更有窦,邓,梁三后大力扶持娘家之人,导致我大汉,屡受外戚之乱。”

    说着他又转身对华飞一礼,语重心长的劝道:“且原自思,眼下这天下的大乱。究其起因,皆是因那何太后之兄,何进召外官入京而起。有此数事,足可见女子之害极甚!还望主公三思!”

    邴原所举的事情,无一不是事实。这五大后干政的事情,史上亦都有记载。确实是,对大汉朝造成了很大的危害。甚至到了现在,都弄成了眼下的这般大乱情形!

    华飞听了,也自思道:“是啊!这天下大乱,可就不是因董卓受何进所召进京后,才引起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