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七九章上眼药何仪遭殃

七九章上眼药何仪遭殃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正当麋芬在因讯息来得就像是,一个女子想要和心仪的男人亲热,却蓦然发现来了大姨妈一样的不时候,而急得团团转时。

    刘辟和伍旭按照华飞的安排,领军靠近了正忙着扎营的何仪军前。伍旭在离寨千米之外,命令一部大军布下阵势,设好埋伏。

    而后对着刘辟说道:“行了,一会你就先去何仪的营前搦战吧!”

    刘辟闻言就傻眼了!他微愣了一下,才冲着伍旭急声的嚷嚷着道:“可是,刘某跟你说过了,我打不过那何仪的呀!”

    伍旭有样学样的,学着华飞的样子,冲着刘辟一翻白眼。施施然的道:“就是因为你打不过,才要你先上。”

    刘辟闻声,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伍旭,心中暗道:“恁娘!这货莫非是想要暗算老子?明知打不过还要老子上,难道要老子去送死吗?不成,老子得问个明白,不能做个枉死鬼。”

    思及此,他直眉愣眼的冲着伍旭,张嘴就问道:“凭啥?”

    伍旭‘啧!’的一砸嘴,皱着一对粗眉,满脸不耐烦的回道:“你说你这人,咋就这么笨呢?就因为你打不过,那何仪他才会出来吗!”

    说着,他摇头晃脑的‘啧啧’个不停,低声嘀咕着:“怎么比我还笨呢?这可怎么得了,你说,他这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吗…”

    刘辟张着个嘴,再次懵逼!他听出来了,伍旭这是让他去诱敌。诱敌就诱敌吧,这原也不是个大事。

    他懵逼是因为他可知道,这伍旭号称是华飞的麾下中,最笨的一个。可今天,他竟然被最笨的伍旭,给实实在在的鄙视了,这将来还真的是怎么得了!

    想着,他只觉得自己这心里头,都直冒出苦水来!不由得也是忧虑万分的考虑起,自己将来该怎么办的事来。

    却被伍旭吼道:“还不快去?要是误了大人的事,小心大人剥了你的皮!”

    刘辟闻声吓了一大跳,连忙策马就向着何仪的大寨奔去。他是有些怕剥皮,但是他更怕万一惹毛了华飞,给他也来个阴谋的话,那他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如果说伍旭对华飞的感情是尊敬的话,那么刘辟对华飞的感情或许就是,典型的因恐惧而产生了尊敬。

    于是,正在忙碌中的何仪,就听到了令他有种想日了狗的叫骂声。

    他对刘辟还是相当熟悉的,并竟两人从少年时期,就一起跟着伟大的张大帅闹革命了不是?可以说两人,是曾经一起扛过枪的。

    至于有没有一起打过炮,何仪倒是没有什么印象。他只知道,这自己对这刘辟,那还是知之甚深的。

    若说何仪,这两天过得也着实是,憋气了些。首先是他手下的小弟何曼,让那太史慈给揍了一顿。

    他这做老大的,偏生还不敢出头,只能忍气吞声的躲在平舆县城里。这一来,光是他那帮手下看他的眼光,就让他都觉得有些怪怪的。

    紧接着,他又接到了黄邵传来讯息。才知道龚都那个笨蛋,竟然连上蔡这么重要的县城,都给丢了。这让他更觉得是,流年不利屋漏夜雨了。

    随后,他好不容易想到了混战之计,终于出了城向着上蔡而来。可是这一路上,他也没少提心吊胆呀!

    要知道,那个太史慈的神箭可不是吃素的。他可没有忘记那个嘴臭的小统领,是怎么死的。而他偏生又和,太史慈照过了面。

    接连的几场挫折下来,把他给憋得是异常的难受!那脾气,就跟到了更年期一样的说来就来,一点就着。

    听到了刘辟的叫骂声后,他更觉得自己这日子是过得,每况愈下一日不如一日了。眼见得现在是,就连刘辟这手下败将,都敢来撩拔他了!

    他自思,刘辟你个手下败将,今天是跟哪只老虎借了胆了?就凭你小子,也敢来撩拔老子的虎须?正是事可忍,孰不可忍也!

    暴怒之下,何仪没有一丝犹豫的,就带着手下的人马冲出了大营。准备着要先揍这不知死活的刘辟一顿,把这几天来的恶气,先拿刘辟撒了再说。

    谁知,他这边才刚出了扎到一半的大寨,那一边的刘辟居然掉头就跑了!

    何仪见状大怒,跳着脚破口冲着刘辟的背影,就是一通的大骂:“刘匹夫!你他娘的!感情这是专们来调戏老子来的吗?骂完了老子你就跑,你以为这样就没事了?”

    骂着他边挥刃大呼:“刘辟匹夫!有种你就给老子站住,你跑你老娘的个XX的!”

    眼见得刘辟,是压根就没有鸟他。只管一个劲的引着众军,在撒丫子跑路。可是让何仪更加着火的是,入狗的!你跑就跑吧,你干啥还非得搞满地的灰尘,都随着西北风飞扬?

    要知道何仪此时,可是处在下风头。这般让人骂了一通,又吃了一鼻子的灰。且对手又明摆着比自弱,连兵都没自己多。

    这让愤恨难消的何仪,情何以堪?遂连声怒叫着引众军奔着刘辟,就追了下去。

    他这边追得风风火火,伍旭那边则悄悄的在烟尘的掩护下,绕开了何仪的大军,向着他新扎的大寨靠近。

    伍旭这货到了寨前一看,这大寨不出华飞所料的掘了坑,挖了洞。伍旭心想,看来何仪这货惜命的紧。他的大军累了这么久,还把住的地方,防守得这么严密。

    他眼见得大寨里面还有着数千人,正大呼小叫的在毒辣的秋阳下,光着膀子忙得热火朝天。

    遂一声令下,引着本部两千多人,点燃了随身携带的草捆。毫不怜惜何仪军的劳动成果的,给他来上了一手,因风纵火。

    此时秋正深,风正烈,正是天干物燥,特别要小心火烛之时。伍旭这手一出,刹时浓烈的黑烟带着炽热的艳火,直接引燃了何仪军忙碌了大半天,才刚扎得差不多的大寨。

    此一时,何仪却正好引着跑得满头大汗的大军,带着一身的臭汗和灰尘粘稠物,刚追着夺路而逃的刘辟,到了上蔡县城的南城门下。

    刚追到二百步内,但闻得西风中一声梆子响处,城上顿时惊弦炸响乱箭齐飞。何仪军粹不及防之下,顿时‘噗噗’连声中,腥气乱起热血崩飞。

    气晕了头的何仪,连忙气急败坏的引了大军,火速撤出了守军的射程。却见得麾下众军,已有部份人中箭着伤,正嗷嗷痛叫不已。

    更有数百人兀自还躺在守军的射程之内,却是再也叫不出来。竟已冤枉至极的被射死在了,追敌的路上。

    何仪正怒得火冒三丈间,忽闻得麾下有人,在血腥味中大叫道:“渠帅不好了,渠帅真的不好了!”

    “恁娘的!你才不好呢,老子好得很!一没被射死,二也没负伤,不好个屁!”何仪怒骂着转头,瞪一杀要杀人般的怒目,便向着大叫处望去。

    心中只想着要寻那倒霉的家伙,狠揍一顿出气。却见得一众麾下,尽皆手指大寨方向大叫:“火起!”

    何仪大惊失色,连忙又带人急速向着大寨奔回。

    待得他引军,急急奔回大寨时。正见得伍旭那可恶的纵火犯,兀自还带着他的帮凶们。在大呼小叫着,追赶留守的黄巾军们,不让他们去救火。

    何仪只气得,一口老血都险些要喷出来浪费掉!乃虎吼一声:“贼子死来!”挥军便直奔伍旭杀去。

    伍旭见得敌军主力回援,发一声喊引着帮凶们掉头就跑。何仪正恨得,整个胸都险些要炸碎!见他逃跑如何肯舍?只顾引大军埋头狂追。

    却不防,刘辟引一军复至,对着他的大寨又是好一通的摧残。待何仪追来时,刘辟又退,伍旭再来…

    如此反复着折腾,直把个何仪给生生的,气得两眼发黑几欲晕厥!最终或许受到那股,无处渲泄怒气的冲击,何仪竟然因祸得福的开了窍!

    竟让他在暴怒中,硬是想出了对付伍旭和刘辟两个恶贼的,极好办法来。

    PS:求收藏推荐打赏!还没收藏的书友,也请动动小手帮加个收藏。目前收藏只有两百,成绩惨淡得都想自宫了,达到260马上加更来回报大家,谢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