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八六章 冲锋破阵惩凶顽

八六章 冲锋破阵惩凶顽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眼见得华芬,便要香消玉陨于这荒凉的汝WWW..lā不意那韩暹能身为袁术军的骑兵统领,这马上功夫,着实有那么两把刷子!

    但见他于千钧一发之际,迅速的赶到了已存必死之心的华芬马前。随即其身子一个斜倾,长臂急速探出,只一伸手就‘啪!’的捉住了华芬握刀的玉手。

    紧接着,在华芬“啊……”的凄惶惊叫声中,只听得韩暹一声大喝:“给我过来吧,你个小娘子!”

    ‘嗖!’的一声,就把华芬给拉离了马背。华芬直骇得惊慌欲绝,双腿乱踢着连声“啊啊”尖叫不已。

    她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很用力的拉动刀刃了,却为什么偏生就没有自、刎成功?竟然生生的落到了这色胚的手里。

    可怜她一娇弱女子,本来力气就小。且又心知这个自、刎,那是极疼的!不由自主的,这小手就发了软。

    且她也不曾受过武学教导,并不知道这拉刀之势,乃是要刀口斜上四十五度的,却如何能成功的了呢?

    她眼见得自己求死不成,却已落入魔掌。此时的心情,当真是只恨不能,一死了之的以保清白!

    正在此时,何仪后军齐声发喊。有五百精骑布成了锥形之阵,自后方突杀了进来。

    当先一将青甲白袍,吼声如雷,银枪起处道道惊电激现。其所过之处腥风大起,热血飞溅。凄厉痛吼声中,何仪军波分浪裂得军阵大乱。

    却是太史慈率领着五百精骑,在短短的三个时辰间,纵横二百里的及时杀到。只一个冲锋,就领军凿穿了何仪的军阵。

    太史慈虎目抬处神光大放的,挥枪对着刚捉到华芬的韩暹疾冲而去。边放声大叫道:“放下那个女子!”

    韩暹好不容易才捉到华芬,闻言暗怒道:“他娘的!放下这个女子让你来吗?”遂不管不顾的将华芬一把横在马上,策马向南疾奔。

    太史慈策马急追,却暗中挂枪执弓的,搭箭上弦一箭射去。可怜韩暹正满心欢喜的,擒得美人归。

    却焉知,这身后的追来的虎将,乃是神射无双的东莱太史慈。更想不到,他竟然会如此卑鄙的暗箭伤人!

    但闻‘梆!’的一声响亮,在‘咻!’的急剧破风声中。韩暹“啊!”的惨叫着,应声向前趴倒。

    华芬正挣扎间,只觉得背上突然一阵滚烫,旋即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至。正不知发生什么事时,韩暹强壮的身躯猛然一晃,便将她压了个结实。

    只骇得她,没命的放声尖叫不已!正在此时,那马没了人的鞭策,渐渐的降慢了马速。太史慈纵骑追上,连声叫“吁!”又伸手一把拉住了缰绳,这才控住了战马。

    此时突又有千余骑大叫着,自何仪的乱军中杀入。却原是这麋芳,在逃亡的路上偶然回首,却猛的发现妹子不见了。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需知不仅麋竺心疼妹子,他麋芳却也是对这妹子宝贝得紧!

    大惊的他,连忙喝住私兵们。大叫着连声喝问:“我家妹子呢?你们谁看到她上哪去了?你们快告诉我呀!”

    众私兵见问,面面相觑着无人应答。

    麋芳见众人一无所知,又见得身后的,敌军骑兵没有追来,心中大事不妙。正要引军回扑时,太史慈引精骑急速而至。

    却有那华芬的亲随,识得太史慈的样子。遂放声大叫:“子义将军!”

    麋芳在徐州亦久闻虎将太史慈的威名,见他引骑兵到来。连忙大叫着,请太史慈帮他一道去救妹子。

    太史慈听到了他的叫唤声,遂马不停蹄的顺着他所指的方向,追了下去。麋芳亦连忙纵马引私兵紧追而下。因此,他才会和太史慈一前一后而到。

    太史慈左手拉住战马,右手立即挥枪大叫:“东莱太史慈在此!想死的,尽管滚上前来!”

    何仪在乱军中闻声望去,在夕阳的余光中,正见得太史慈威风凛凛。他又左右四顾,见得到处都是步兵对骑军在大乱战,根本就无法整军布阵。

    且他又心惊于,太史慈的神箭之威!遂一缩脖子,打枪滴不要的,悄悄溜之大吉。将为兵之胆!其麾下众军见得何仪先溜,只发一声喊,三停中倒跑了一停多。

    那些反应得慢的,见得大军四散,遂也急惊叫着拔腿狂逃。一时间何仪的军队,倒跑了个清洁溜溜。

    而韩暹已死,其本就死伤惨重的麾下们,在无人统领之下,更是乱纷纷的或死或逃。

    只片刻功夫,凄凉的汝河东岸,就只剩得一片狼藉!除了太史慈与麋芳的,千五精骑之外。唯余得数千无主的战马,犹自在萧瑟的西风中,忠诚的围着逝去的主人身边打着转。

    太史慈见得众军散去,一把掀翻死鬼韩暹。却见得马背上的华芬,背上一派鲜红,只道她已被伤,不由得大吃一惊。

    连忙跳下马来,伸双手用力搀扶着,浑身酥软无力的华芬下马。却见得她双目无神,身前无血,仅玉颈处有一道浅浅的破皮血痕。

    太史慈想了一下,明白了她身上的血迹,定是那死鬼韩暹所留。而她,却是被惊得呆了!

    麋芬赶上前来,连忙放声急呼着,伸手帮她猛掐人中,这才救得她回过神来。太史慈见她双目神光重聚,只道她会失声痛哭,正要把她交还给麋芳。

    却听得她喃喃着低声道:“我死了吗?这里是地府吗?”

    太史慈见她以娇柔之身,却糟到如此大难,闻言不由得心中微酸。正要开口安慰于她,却突然见她猛的挣起身来。

    一把揪住眼前,麋芳的衣服,急声哀唤道:“二兄!你如何也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逃走了吗?”

    尖叫着,双目中珠泪滚滚而下的,泣不成声。却是误以为,是她一心所想要保住的二兄,终究也没能逃得出去,却与她一道,做了枉死之鬼!

    麋芳连声安慰,方才令得她完全清醒过来。她回首,满含感激之情的,看了一眼风尘仆仆的太史慈。

    突然,又手指南方叫道:“子义将军!快……快带上骑兵们,去追回我们的辎重。那里面有我们汝南八县,急需的物资和耕牛。乡亲们可都饿着肚子呢,快啊……”

    太史慈见她无恙,遂把她交给麋芳。急唤众军聚木燃火,又叫麋芳派一名私兵引路。留华芬与其兄,在汝河东岸收集无主战马与军械等物。

    并告诉他们华飞已亲自引军前来,若有事时可急向北而去,自有伍旭等人接应。说完,便急急的点起火把,连夜向着阜南县城追击而去。

    要说这陈兰和乐就,却也是活该倒霉。本来这阜南县城,离那慎阳县城并不太远,他们的船只便停留在那附近。

    若是他们不贪心不足的想要战马,只带了华芬所弃的辎重便回的话。太史慈即便马速再快,迟延了这些时间,只怕却也追他们不上。

    奈何此二将贪心不足,不去捡了辎重便回。反而领军撤着两条小短腿,上气不接下气的,跟着骑兵们狂追了数里的路程。

    待得他们眼见追之不上时,才猛喘粗气的骂骂咧咧的,引着累了个半死的麾下们。急急的又回阜南县城附近,去寻找辎重。

    却不料,这些辎重中的耕牛,因无人看守竟然四散着跑去吃草去了。二将连忙指挥着麾下们,又四处追回耕牛。

    又因这耕牛一头也能值八千钱,他们只怕少了一头,就少了一份收入,因此命众军细细寻找,不得遗漏。

    直忙到日将落时,见天色已晚,才放弃了搜索。急急的命众军取了辎重,牵着耕牛,慢吞吞的向着慎阳县城进发。却被太史慈一路狂追之下,引军循着火光于润河附近追上。

    两将在夜幕中,听得马蹄声响。还以为是那韩暹的骑兵回来了,连忙止住了众军,引着麾下们上前相迎着,就想要找韩暹分上一杯羹。

    却不料迎来的,竟是一心想要报仇的虎将太史慈。骑兵为野战之王,步军在没有防备之下,想要战胜速度奇快的骑兵,无异于天方夜谭!

    两将粹不及防之下,其兵力虽多却被骑兵们反复冲杀得大乱。只得弃了辎重等物,夹于乱军之中,急急如丧家之犬般的,向着慎县逃去。

    待二将收得两三千人上船时,太史慈引骑兵追近河岸。二将眼见得敌军凶狠,心胆俱丧之下,只恐他们会,纵马跳上船来行凶。

    乃令人火速顺水放船,弃了还在陆路上挣命的残兵们,和好不容易夺来的辎重等物,急急而逃。

    太史慈对这伙强盗极为愤怒,见得敌军逃去,命麾下军候分兵一半,收拾残局。自引两百余精骑绕河放箭急追。

    其弓弦响处,敌军纷纷惨叫落船,几乎箭无虚发!只把二将唬得面无人色,只一个劲的躲在舱,连声催促着麾下加速。

    太史慈直追到颍河口,眼见得前方大河拦路。他因箭已放完,马又不曾生得双翅,遂只能恨恨的收住了骑兵,怒骂着看这伙强盗逃出生天。

    袁军二将与众麾下,见得骑兵终于不追,无不是摸着‘呯呯’直跳的胸口,纷纷的大松了口气。

    正在此时,黑暗中突然喊杀声大作。无数火把急剧亮起,直把江面照耀得恍如白昼。

    特别感谢:小白元老的推荐票支持!谢谢您,小白元老!求收藏推荐打赏!还没收藏的书友,也请动动小手帮加个收藏。目前收藏已达212,达到260马上加更来回报大家,谢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