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104章掌击谗臣陷天罗

104章掌击谗臣陷天罗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曹宏见状大惊,急要避时早已来不及也。这太史慈乃是世之虎将,那是说要打他左脸,就决不会打到他的右脸的。

    众人但闻得‘啪!’的一记响亮,曹宏随即在“啊…噗…”的惨叫声中,整个人被太史慈一掌掴得,带着红白二色直向右边凌空飞去。

    腥风血雨中,在旋转了不知道多少个三百六十度后,多嘴的曹宏才‘砰!’的撞在柱子上,又倒飞着转了两三个圈。

    这才“彭!”的掉在地上,震得众人脚下都是一抖。此时,红白两色落地,众人方才在血腥味内发现,那红的是血、白的为牙……

    太史慈当着陶谦的面掌掴曹宏,只把个陶谦给惊得脸都白了,却自思:“这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这是本候的地盘,你太史慈未免太不给本候面子。”

    他虽不愿交恶于华飞,却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恶气。乃喘着粗气,戟指太史慈厉声喝道:“太史慈!你身为汝南使者,却为何竟敢在本候面前,如此无礼?”

    太史慈挺胸握拳,眯着眼的冷声回道:“主辱臣死!我太史慈一介武夫,尚知使者之礼。口口声声的,尊称您为候爷!”

    说着他猛的一指倒在地上的曹宏,横眉反叱道:“可是你的手下,这曹宏匹夫,竟胆敢当慈之面辱及吾主,这~~~便无礼,你待如何?”

    陶谦闻言,险些被噎死。默然无语的自思道:“此事,确实是曹宏无礼在先,可你太史慈也太冲动了些,一言不合出手就打,这哪里还像个使者吗?”

    正当他无计可消火时,堂下长身玉立的陈登出列拱手道:“主公!曹宏既先无礼的辱及人主,而子义将军也已略施薄惩。那么登以为,此事就此作罢为好。”

    陶谦闻声转头向,“哼哼唧唧”的自地上坐将起来的曹宏看去。但见得其左脸已整个肿起,低头又见那一地的红血白牙,这心中对陈登是气都不打一处来。

    他看着老神在在的陈登,暗自怒骂道:“略施薄惩?这牙都打飞了,还能算是略施薄惩吗?感情他打的不是你,你不疼吧?”

    正在此时,麋竺又出列高声道:“若是论这辱及人主的罪过来说,大则处死,小也得重罚才是。不过,华府君乃是个大人大量的人,想来是不会计较此等小事,以致伤及两家合好之情的。”

    说着,他略顿着,又对太史慈问道:“子义将军!您说我这话对吗?”

    太史慈闻言,看了他一眼,冲他微微一笑的点了点头。说道:“子仲!言之有理。”

    陶谦看着这三人,在自己面前一唱一和的,就把这打人之事,给大事化小,小事给化了了。直气得他,双手都在暗暗的发抖。

    无奈,自己的手下有错在先,且他又是真不敢动太史慈。他知道太史慈是华飞最倚重的大将,这要是动了他?那别说曹操和袁术来攻徐州了,只怕这华飞就得先提兵东向。

    虽然说华飞能不能打下他的徐州,还在两说之间。可是只要他一点火,那虎视眈眈的曹操和狼子野心的袁术,他们会不乘机放烟吗?

    且这曹宏的脸也肿了,牙也经掉了,自己终不能再给他装回去。

    思及此,乃挥袖强颜着开声道:“既如此,那么此事便就此作罢。子义将军远来辛苦,可先下去休息一番,今夜宴席照旧,还望将军赏脸!”

    太史慈默然一礼而退,心中却是爽得直要蹦出来。只自思:“主公就是厉害,只一番话就让这陶谦认清了形势,不敢不把我汝南当回事,却让我好生的出了一口恶气,当真爽哉!”

    却又想到:“嗯……这曹宏左边的脸蛋白白胖胖的,打起来又滑又嫩手感极佳!倒是比他兄长曹豹的粗脸要好打得多,却不知他那右边的脸打起来,是不是也这般的爽……”

    他暗爽着出了府门,麾下百骑接着,送上四海游龙枪。太史慈接在手中,却突又想到:“咦!上次被老子一掌打得说话漏风的曹豹,却上哪里去了?主公交给我的计策,还有一半没用呢。”

    想着他转头四顾,想寻曹豹的晦气。他知道华飞此次让他前来,主要是让他教训这曹豹来了,至于掌掴曹宏,不过是顺手为之罢了。

    也万幸,那被打得血飞牙喷的曹宏,不知道这事情。他要是知道自己被打得这么惨,还只不过是顺手为之的话,那指不定能活活气死。

    却说曹豹自听得太史慈进了徐州后,捂着自己的右脸,那是气得浑身尽抖!这数个月来,自打他说话漏风之后,不知受了多少的耻笑。

    他自思:“好你个歹贼太史慈,你害得老子如此之惨!竟然还敢,在老子的地盘上出现?今日,老子就和你新仇旧恨一起算,叫你来得回不得!”

    想着,他怒冲冲的握拳,便想去找太史慈算帐。却突然想道:“不对!这太史慈猛得和,那山中的老虎也没啥两样。老子要是这般去的话,那别说报仇了,整一个就是去送菜的。”

    于是,他停下了脚步,低头又深思了一会儿,心说:“你太史慈再猛,终究也就是百骑加你一人而已,老子给你来个以众击寡!老子倒要看看你,到底能猛到哪里去?”

    想着,他遂大吼着命人尽点起府中的私兵。怒冲冲的带着人、拎着刀、浩浩荡荡的便向着太守府而来。

    行至一半,他突又觉得不保险。因为曹豹突然想到“这太史慈,那是打尸山血海里闯出来的战将。他身上的那股子肃杀的气势,决不是自己手下这帮没见过世面的私兵,所能抵挡得住的。”

    想着,他急急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一众紧张兮兮的私兵们。

    心道:“这还没开打呢,你们这帮怂货,就他娘的都紧张成这样子了。那到时候,那太史慈要是一冲一吼,你们不得又把老子给搁那,自己先撒丫子跑喽?”

    想着,他自思:“不行!要真带这帮怂货,就这样子去的话,那老子保证还得是个,送菜滴色!”

    可是,要让他就此放过太史慈,他这心是无论如何也不甘的。因此他在众私兵们,莫名其妙的眼光中,低着头团团转了一阵后。

    抬头对着众私兵一挥手,大声喝道:“兜灰去。”

    众私兵闻言,都是一愣。心说:“这不是要去打架吗?怎么还让我们去兜灰呢?哪道你个歹人,竟还想要用那下三滥的招数不成?”

    幸好,有那常随在曹豹身侧的私兵头目,听得懂他那漏风的话。遂挥手大叫道:“走走走,家主有命,大家全都回去吧。”

    众私兵闻言,愕然着暗道:“擦他的个娘的!感情是都回去来着,跟着这么个主,还真是伤脑筋……”

    但骂归骂,一听到不用再去和那名震天下的,猛将太史慈拼老命。众私兵们,还是兴高彩烈的急急散去。

    曹豹看着作鸟兽散的私兵们,恨恨的暗骂了一句。便带着随身的亲卫们,急匆匆的向着军营而去。

    曹豹自思,太史慈有肃杀的气势,可是他曹豹手中的丹阳精兵,那也不是吃素的。

    因此,他在冲动——这个魔鬼的诱惑下,调动大军、遣散太守府外的居民、搭强弓,布硬弩的准备着,要给太史慈来个万箭穿心!

    这便是曹豹的打算,他自思:“你太史慈不是能打吗?老子今天就要看看,你一个人,又能挡得了几根,这夺命的利箭。”

    常言道:“溺水死的,都是会水者!”历史上因中了敌军埋伏,而丧命于箭下的神箭手太史慈,并不是神仙。

    他不可能提前知道,一心想要复仇的曹豹,早已率兵布下了天罗地网,正在等着他一头栽进去。

    此时,他正一边想着要教训曹豹的事情,一边领着百骑施施然的,跨出了太守府,直向着陷阱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