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105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105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曹豹在众军的拥护中,冷冷的看着太史慈一行。浑然不觉的冒着,‘呜呜’的刮得如泣如诉的寒冷北风,慢慢的走近了,张着利牙的虎口。

    他伸右手轻轻的摩擦着自己的粗脸庞,目光变得越来越冰冷。甚至于,都有了一丝疯狂的味道在内。

    他咬着半边的牙齿,暗暗的狞笑道:“太史慈啊太史慈,你打老子的时候,没有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

    眼见得太史慈等人,已经完全的进入了箭手们的射程,曹豹挥手便要怒吼:“射!”

    却又猛的停住了手,他自思:“不对!老子要是就这样子弄死了太史慈,只怕他这冤死鬼,到了阎王殿,也不知道是老子亲自带人弄死他的。那老子这个仇,报得是一点也不痛快!那还有个什么意思?”

    想到此处,曹豹歪着头,只觉得浑身都不爽起来。若说,要欺负人欺负得爽的话,那他曹豹还是极有经验的。

    这徐州城几乎一半以上的人家,他都欺负过。他侧着头略想了一下,便有了主意。

    当下他一甩油腻的头发,大喝一声:“战猪!”带着随身的上百名亲卫,排众而出的斜着个三角身,就拦下了太史慈一行。

    太史慈虽然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但一见了这任务目标,登时正乐了。他打量着眼前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曹豹,心道:“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孰知自己送上门呀!”

    他正想着呢,曹豹向着四周一挥手,威风八面的喝道:“兜给偶突来!”

    众军闻令,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明所以。幸好曹豹自掉牙后,便极有自知之明的带了几个‘翻译官’随在身边。

    他这含糊不明的声音刚落,随即便听得有人高呼道:“都出来吧!”

    从军听了暗骂着:“咧你的个娘的!啥玩意呀?”这才纷纷的执弓搭箭的自屋角房上现身。

    太史慈登时,就见得无数根利箭直指自己身上,那锋利的箭簇在冷冷冬日的照耀下,都散发着夺命的光芒。

    他紧了紧手中冰冷的四海游龙枪,自付还是能够在万箭乱射之下,安全的撤回太守府中的。只是身边的这百名亲随,怕就得葬身在乱箭之下了。

    想到此处,他突然记起了华飞的吩咐来。乃冷冷的看着得意洋洋的曹豹,寒声问道:“你待如何?”

    曹豹双手抱胸的抖着右腿,斜眼看天的冷‘哼!’了一声。才对着身旁的得力狗腿子,一甩眼色。

    那狗腿子就跟他肚里的蛔虫似的,一点就明的对着曹豹一礼。转身就指着太史慈厉叱道:“太史慈,你今日若想活命,便给我跪在地上,爬到我家主子的身边,大声的磕头认错求饶!”

    说着他略顿着,瞄了曹豹一眼,见得曹豹对他赞许的点了点头。遂又大声的道:“若不然的话?哼哼……”

    太史慈闻言,虎目放光的一紧掌中四海游龙枪,厉声反问道:“不然又如何?”

    那狗腿子,突然戟指冲着太史慈,跳脚厉喝道:“不然,明年的今天,便是你这山东虎将的祭日!”

    太史慈斜眼看着这跳梁小丑,用鼻子深吸了口气。对着曹豹大声喝道:“曹豹!他说的话,也是你要说的?”

    曹豹‘哼!’的一抬下巴一甩头。看也不看太史慈一眼的,鼻孔向天着道:“佛错!飞花扫索,尼,怪怪给佛溃虾恁挫!”

    太史慈闻言就是一愣,暗自的就有些后悔,把曹豹给打成了这副死样子,和他对个话都得费尽脑筋。

    却听那狗腿子又翻译道:“不错!废话少说,你,乖乖的我跪下认错!”

    太史慈闻言,仰天“哈哈……”的,就是一顿狂笑,直笑得曹豹与众军都是莫名其妙,或有乱想着,以为他或是吓傻、或是怒疯了。

    突然,太史慈猛的一收声。虎目放光银枪斜指的扫过众军,厉声喝道:“你等众军听好了,我乃汝南太守华府君,派来徐州商谈两军攻守同盟的特使。”

    他的话声刚起,徐州众军便惊得,睁大了双眼,互相对视着议论纷纷起来。

    “什么?他竟然是汝南派来的特使……”

    “完了!老子这次被曹豹个二货给坑死了,这拿武器对着使者,那可是要杀头的呀……”

    “什么杀头?这要是引起两军交战,我看灭门都有可能!这可咋办……”

    正当此时,太史慈又喝道:“你等第一次箭指于我,我只权当你等不知情,恕尔等无罪。若是我数到三,要是还有人留在现场的话。那便视为欲挑起两军事端的破坏者,一律,杀!无!郝!”

    太史慈话音刚落,还没开始数一呢。就听得一阵乱纷纷的大叫声起。

    “曹豹你个二货,你自己留下吧,爷可不陪你一块死……”

    “恁娘的!你等等老子会死呀……”

    “****!一帮没义气的混蛋,跑路也不叫上老子一声……”

    霎时,恰似一阵狂风拂过拂过蒲公英的毛一样,数万大军竟然不约而同的,跑了个清洁洁溜溜。

    只留下个满脸茫然的曹豹,和他的那一众手足无措的亲兵们,还呆在‘呜呜’直响的刺骨寒风中发呆。

    这一刻,原本趾高气扬的曹豹,恰如直从九天之上摔入了万丈深渊般的,彻底懵逼了。他只觉得这个套路,实在是太深了!他压根就搞不懂,自己的梦想怎么就不能成真?

    当他在亲兵们“你你你,你……要做什么?”的惊呼声中,回过神来时。发现,山东虎将太史慈,已迈步逼近到了自己的身前。

    他惊得瞪大了双眼,跳着脚直蹦了起来,忙伸双手死死的护着,自已那漏风的脸。就像个就要被强暴的小姑娘般的,尖叫道:“泥象入河?”

    那双腿直抖的忠诚狗腿子,到了此时还不忘自己的翻译之责。抖着手对太史慈叫道:“你……你想如何?”

    太史慈“哼!”的一声冷笑,付枪与从人接了。左右手死捏着拳头,直把双拳捏得‘卡叭叭’乱响。

    他盯着快要吓死的曹豹,寒声道:“想如何?老子看你这般说话漏风,估计是左右不一般,而引起的。老子听得挺难受的,索性帮你治一治。”

    说着一扬手,在曹豹的“佛药!”惊呼声中,‘啪!’的一声巨响,伸右掌就狠狠的抽在了曹豹的左脸上。

    众亲兵,随即脸部抽搐的看到,曹豹在“啊……噗……”的惨叫声中,带着飞旋的红白二色,如断了线的肉风筝般的,凌空急旋着向外飞去。

    随即,‘噗!’的声响,灰尘四溅中,他在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后,又翻滚着来个了个沾衣十八跃……

    太史慈更不停手,转身执枪的迈步便向曹豹逼了过去。便想要一了百了的结果了,这贼厮鸟的狗命。

    正在此时,就听得一声苍老的声音大叫道:“都给本候住手!”

    太史慈在浓郁的血腥味中回身,就见得老迈的陶谦,已出现在了太守府门口。想起了华飞曾经交待过他,不可伤了曹豹兄弟的性命,以免惹得陶谦不顾一切的和汝南翻脸,的事来。

    遂收了四海游龙枪,却听得陶谦厉声叱问道:“太史子义,你打了曹宏便算了,如何还敢在本候的太守府前,殴打全本候的领军大将?你也未免,太不给本候面子了吧?”

    太史慈闻言也不说知,只冷冷一笑的自怀中掏出一卷帛书来,令从人递交给,震怒中的老陶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