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111章寻大才曹豹阴谋

111章寻大才曹豹阴谋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许褚见他心急,乃连忙拱手答道:“没有!”

    华飞听了,不由得垂下手来,搭拉着脑袋在寒气中自思:“是呀!眼下这兵荒马乱的,人员流动性极大。我虽知他是义阳人,却奈何终究是,没能如愿以偿的找到他的踪迹。”

    正失望间,忽闻得许褚又道:“据亲卫回报,他于义阳探听得,确实有名唤魏延之人。且根据村民的描述,其样貌也确如主公所说的,生得面如重枣、目若朗星。只是……”

    华飞闻言,急抬头双目大亮的问道:“只是什么?”

    许褚答道:“只是据村民所言,他并没有字,且其身材虽然极为健壮,却也不足八尺。而且,此子年方十五,常于山中狩猎,却是经常不在家中。”

    华飞闻言默然,却又突然想到,既然他才十五岁,那么没有字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十五岁的少年,身材还处于发育之中。这更不能排除他就是史上那个,智勇双全的虎将魏延的可能性。

    思及此,他又想起,据说诸葛亮当年想杀魏延,是因为他的脑后比别人多了一块骨头的缘故。想到这里,他大觉希望颇大。遂对许褚吩咐道:“传令亲卫,在他的家中死等。一旦这魏延归来,马上请他来见,并知会给我知道。”

    许褚拱手,应了声“喏!”转身离去。

    华飞看着这虎背雄腰的猛将背影,突的想起了一个和他一样,出生于安徽毫州的‘神’级人物来。此人,在后世那可谓是名垂于千古的人物。与此时的名人,也多有交集。

    他曾经救过陈登;也曾救过周泰;更曾拿刀把那各垂千古的武圣关羽,弄得皮开肉绽是鲜血长流。甚至他还曾拎把刀,就想把曹操的头给开了瓢!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懊恼的伸手‘啪!’的一拍自己的脑门。暗恨自己,竟然忘了这么个大人物。导致因人手缺少,而让可怜的张得梅,身兼两职的累得人都瘦了一圈。

    华飞随即召来亲卫,把此人的长相等情况,详细的告知于他们。随后,便令他们马上前往谯县一带,探听此人的消息。

    而在华飞忙碌着准备着,收集储存人才、物资、情报的时候。远在徐州,富丽堂皇的陶谦府上,正酒醉金迷得如同人间的天堂。

    曹宏连日来,买通七名美丽妖冶的女子。此时,正莺声燕语的围绕在,乐得不知自己几岁的陶谦身旁。

    淫麋的音乐声中,阵阵桃红斜倚着一从柳绿。众艳女在曹宏的重赏下,争先恐后的搔手弄姿着,在浓郁的脂粉香味中,不断撩拔着陶谦的雄性之**。

    众女或以高耸得微颤的****,轻触着陶谦的手臂,把阵阵诱人的弹性传送。或是露出一片白花花的**,摩擦着陶谦的腿根,尽显弹软温腻的触感。

    或妖呤曰:“候爷!奴家好生想你哦……”

    或卖骚道:“哎哟……候爷快用您那迷人的胡须来帮奴,挠痒痒……”

    一旁侍立的曹宏,看得狂吞口水,却是决不敢去动边上的女子一下。陶谦在这般撩拔之下,涨得满脸通红,浑身仿佛都又回复了年轻时的强壮。

    他“啊!”的虎吼一声,猛力掀翻了眼前的一个女子,旋即合身扑上。霎时,阵阵****娇啼之声,在这深深的候府之内响起。虽说有些时断时续,却是经久而不绝。

    良久之后,当那七名女子心满意足的,在乘机大吃豆腐的曹宏捉捏下,揣着曹宏赏赐的大银离去后。又有七名同样妖冶动人的女子,于夜色中再入候府之厅堂。

    曹宏更是肉疼不已的,自怀中掏出一粒,小小的红色药丸。此物,乃是他以高价收购而来,数量并不多太多,总共也不过就是数百颗而已。

    然而,据说此物以各种名贵中药制成,含有数种难得一见的催情之药物。能最大限度的激发男性的**,仅一粒就值万钱之价。

    曹宏深深的看了一眼红药,嘴角忍不住的一阵抽搐。终于他还是一闭眼的,把药物溶入了喷香的美酒之中。

    随后,便命一妖冶女子,嘴对嘴的度入了,在连御七女后已沉沉睡去的陶谦口中。不久后,淫麋之声再次高昂的响起。

    曹宏看着在众女的撩拔下,再次雄风大作的陶谦,又伸手暗暗的摸了摸,自已怀中已用去了小半的,温暖红药瓶子。

    他暗自的咬牙恨声道:“哼!堂兄说得好,酒乃穿肠毒药,色是刮骨尖刀!我倒要看看你个老不死的,能不能把曹老子的这瓶药全用完?”

    曹宏并没有一次,就把所有的药丸用光。而是如遵医嘱般的,一日两次,一次一颗。当陶谦再次陷入沉睡后。

    曹宏很细心的照料了他一番后,转身咒骂着在寒冷的夜色中离去。

    而在曹豹的兵曹府内,曹豹以职权之便,调动大批军中官员,轮流进入守备森严的兵曹府。他们中,基本上是全是有进无出。

    谁也不知道,他们接到了什么秘密的命令?只是从附近经过的人们,常常能隐隐的嗅到,阵阵淡淡的血腥之气,在这阴冷渗人的兵曹府上空弥漫,随即又被寒冷的北风吹散。

    数日后,出使汝南的陈登,风尘仆仆的在寒冷北风中,回到了徐州城。在听得前来迎接他归来的老父与麋竺说起,陶谦沉迷于酒色中,已有半月余不理政务后。

    忠心梗梗的他,不理老父与好友的阻止,前去丝竹声声的府候求见陶谦。奈何,曹宏早已买通上下,只推说陶谦身体有恙,请陈登改日再来。

    陈登苦候至天暮,终是求见不得,无奈只得懊恼归去。

    是夜,在与麋竺经过一番商议之后。陈登与麋竺虽皆已知大事不妙!然而,为了徐州民众的安宁,陈麋二人还是于次日,各带数百名私兵来到了,守卫森严的陶谦候府。

    正当两人因再次求见陶谦不成,而准备率人强行闯入候府时。

    突然,寒风中曹豹引数千丹阳精兵到来,人未到声先扬的厉叱道:“陈元龙与麋子仲,你二人竟敢,无令带私兵强闯候府!”

    陈登见了这贼子,怒不打一处来,便握拳瞪目的怒道:“曹豹你休要血口喷人,我二人来此求见主公,如何便成了带兵强闯候府?”

    曹豹向着丝竹夹****的候府,瞄了一眼。自思:“若在此处动武,只恐众军声势太大,若是因此而惊动了陶谦,反而其势不妙!”

    想着,他恶狠狠的瞪了,险些坏他好事的陈、麋二人一眼。不答陈登的话,侧身对身边的领兵将领,低声到:“命众军默不作声的驱赶二人离开,休要惊扰了候府的安宁。”

    领兵将领奉令后,随即率军列成阵势。手执利刃、默然无声的向着陈登与麋竺等人,缓缓逼去。

    陈登性烈,见状‘铮!’的拔出随众佩刀,扬手便要出阵相斗。站在他身旁的麋竺,见得对方人多势众,且又全是丹阳精兵。

    连忙一把扯住陈登,大声叱道:“曹豹!陈元龙乃是徐州典农校尉,而我麋竺更是身为徐州别驾,你竟敢无端刀兵相向耶?”

    曹豹闻言冷笑不答,只对众军令道:“主公身体有恙,容不得人惊扰。凡有不退去者,尽皆与本将拿下。”

    说着他眼光转冷的,挥手道:“若是有胆敢反抗者,便与本将就地格杀!”

    陈登闻言怒极,奋力挣扎着叫道:“子仲!你速速松手让开,待我出去与那曹豹理论一番。”此时乃是剑拔弩张的形势,麋竺生怕他冲出去会有失,只顾死死拉住不放。两人正争执时,陈登的老父陈珪,得报急速奔至。一把扯住陈登,死命便向家中拉去。

    陈登见老父双目尽红,直拉得咬牙切齿。只怕他年纪已大,会有什么闪失。无奈之下,只得随着老父归去。

    麋竺回头深深的看了,在寒风中得意洋洋的曹豹一眼,又扫了富丽堂皇却淫、声不断的候府一眼。这才忧心忡忡的,带人在寒风中迅速离去。

    曹豹见得两人离去,“啊呸!”的一口浓痰,狠狠吐在地上。咬牙道:“早晚,老子要收拾你们。让你们这对歹贼,总是护着华飞与老子作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