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113章千里驰援助知己,今日三更求首订

113章千里驰援助知己,今日三更求首订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华飞原本的打算,乃是在东西两面为盟友,同时北面曹操无力南下,汝南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

    以闪电战的形势,一举夺取淮南的富裕之地。而后进取江东,从而为他争霸天下,打下扎实的后勤根据地。

    在他的多番谋划下;在诸多得力麾下的帮助下;他终于达成了这个计划的初步目标。正当他在准备要挥军南下,夺取袁术的淮南时。

    突然,有数十名风尘仆仆的汉子,冒着‘呼呼’作响的刺骨寒风,自东面一人双骑的急奔至平舆城下。扬声大叫:“徐州麋竺有难,请华府君速速增援,迟恐不及。”

    华飞得报,急令放人入城。这才知道徐州的陶谦,已于十月二十五日夜晚,死于‘马上风’。终于是撒手不管徐州民众的,安乐归天了。

    得知好友有难,且东面盟友出了事。华飞感叹:“命运终究充满了波折和,不可预知性!”急令,暂时中止攻打淮南的计划。

    自引太史慈、许褚统领着精骑们,立刻出发向东面去接应麋竺与陈登。并命陈到统率各部精兵,尽向东面急行,准备接应。

    一路上,华飞才由来求援之人的口中,得知徐州之事。原来在陶谦逝去之后,手掌徐州兵权的曹豹,利用军队的利量,顺利的夺取了徐州大权。

    并马上派出士卒传唤,陈登与麋竺进见。陈、麋二人见势不妙,急忙两家合为一处。尽起私兵保护着家小与财产,星夜夺门向汝南而奔。

    同时派人火速奔平舆县城,来向华飞求援。华飞心知,自己与陈登和麋竺,那都是和曹豹有着深仇大恨的人。

    今日曹豹得势,以他的心性如何会轻易的,放过陈登与麋竺?

    他在听得陈、麋二人,是尽带着家小与资产出奔后,心中不由得大惊!他知道如此一来,二人的行动速度,必然缓慢之极。

    有这样的情形下,早晚会被曹豹的追兵赶上。要是被曹豹赶上了,凭着他们手中的数千私兵,是无论如何,也顶不住徐州精兵的攻击的。

    若是不能尽量快的得到支援,那他们二人的性命堪忧!麋竺与陈登皆曾在华飞,最危难之时,施以援手的人。

    对于华飞来说,此二人便是他的恩人兼知己!若是此二人出事,华飞只怕自己这一生都将会良心难安。

    他于马上略微思索,乃挥手急收住了麾下的精骑们。命把精骑们一分为二,一部份化身为步军,继续向着东面进军。另一部份,则是一人双骑的随其急援陈登与麋竺。

    他自料,自己这样的分军行动,虽说兵力仅有二千余人,但是却能得到速度上优势。并且凭借着太史慈和自己,在徐州的威名,必然能够起到震慑追兵的效果。

    冬,十一月初二,淮河之北的天空一片灰蒙蒙,夹杂纷纷扬扬冬雪的寒冷北风,‘呜呜’的得刮得如泣如诉。

    心急至交好友临危的华飞,在经过一昼夜的连续长途急行军后;在驱驰了数百里路程后;终于在近午时分,赶到了已有些许地方凝上了薄冰的涡河之西。

    华飞见得距离徐州已不算太远,遂止住了疲惫的骑兵们。令众军下马让战马略作休息,并迅速取河水烧开,就着吃些随身携带的咸鱼干止饥后,便需继续上马东行。

    同时又令太史慈分出百人,带着空出的战马返回去接应,正随后步行赶来的两千余各骑兵士卒。

    约摸着到了午时左右,正在休憩饮食中的华飞等人,忽然隐约闻得涡河东岸,有惊惶的惨叫声和呐喊声传来。

    华飞闻声跳起,于刺骨寒风中挥手大叫:“众骑兵听令!做好战斗准备,马上渡河东进。”

    当华飞引军渡过涡河时,见得前方四五里外,有无数老弱妇孺正连声惊叫着,向涡河没命的奔来。

    华飞急命众军,齐声高呼:“汝南太守华飞引军至此,大家莫慌!可速渡涡河向西面前行,自有随后赶来的步军接应。”

    惶惶不已的老弱们闻声,混乱的形势方才稍稍稳定。忽又有无数人,跪地磕头的向着华飞,乱纷纷的高声呼嚎。

    “华大人!那天杀的曹宏引两万余精兵追来,夺了我……”

    “我的财产啊!天呀!这可让我怎么活呀……”

    “华大人,俺的青天大老爷耶,您快帮俺救救俺的家人吧,他们还在后面呢……”

    华飞听到了,他们的凄凉的呼唤,却并没有对他们做出任何的回应。而是率着两千余精骑,迅速绕过人群,风一般的向着东面,喊杀声大作的地方奔去。

    此时,在离涡河之东数十里远的地方。滚烫嫣红的鲜血,已渗透了冰凉荒芜的大地;浓郁的血腥之气,正在冰寒的空气中飘荡。

    两万余精锐的徐州精兵,已荷坚执锐的团团包围住了,领军断后的陈登与麋竺,并一帮苦战余生的上千私兵们。

    小人得志的曹宏,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在众军的拥护下神气活现的,向着一身血迹斑斑的,陈登和麋竺高声的喊着话。

    “麋子仲、陈元龙,你们这对歹贼!平日里总不把你曹爷爷当人看,你们想不到也有今日吧?今日,你们要是识相的话,就给爷乖乖的放下武器投降。爷要是高兴了,就饶你们一条狗命,收你们为奴仆。”

    说着,他伸长脖子使劲吞了口温热的唾沫,润润干渴的嗓子。又恶狠狠的叫道:“若不然,明年的今日,便是你们这对歹贼的忌日。”

    麋竺扫了一眼,自己麾下脸色发白的私兵们。心中有些黯然的埋怨自己,竟然因为不舍得家财,而把原来两千余骑善射骑兵的马,全都用来拖拉辎重。以致于,今日竟被人全数围在了中间。

    眼见得,自己已是身陷重围,麾下的众私兵们死伤惨重,已无力再战。而对方却又人多势众的,虎视眈眈。

    他自思今日断无生理,乃不理曹豹的转头向着西面看去。默默的在心中暗念道:“妹妹!大兄临走之前,祝愿你能一生都平安、幸福……”

    陈登则是“呸!”的照着地上啐了一口,又瞪目挥剑的对曹宏厉叱道:“你曹家兄弟弑主夺权,根本就不能算人,又如何让陈某,视尔等为人也?”

    曹宏闻言,直如被踩了尾巴的大黄般的,跳脚对陈登尖声叫道:“好你个陈元龙!都死到临头了,你还敢如此嘴硬,我看你当真是不知死活。”

    叫完马上回头对着徐州众军,扬声大吼:“都给老子上,只要砍死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混帐!曹大爷我,必然重重有赏!”

    徐州众军听得有重赏,遂人人双目放光的大叫着,争先恐后的挥刃,便向麋竺和陈登杀去。

    此时麋、陈二人已是大难临头!其身边尚能留下来,和他们生死与共的私兵们,却全都是些,忠心梗梗的血性汉子。

    眼见得形势危急,这帮血性的汉子们,纷纷怒吼着奋力抵挡。在‘叮叮当当’的兵器乱响声中;在滚烫飞溅的热血里面;在震天的惨叫和怒吼声内;死战不退的,拼死守护着陈登和麋竺二人。

    可惜,他们人数终究是太少了些,并且不如人家正规军训练有素。虽然他们竭尽了全力,悍不畏死的力战,却还是挡不住,重赏之下贪婪的徐州众军。

    眼见得身边的忠勇下属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在浓郁的腥风中,惨叫着倒下。麋竺与陈登嘶声怒吼,奋力的挥剑砍杀着,向自己冲来的敌军。

    他们在此时已是似疯如狂,临死之前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杀死敌人,为死去的下属们报仇!”

    正在此时,寒冷的西北风中,传来了急骤的‘哒哒哒’马蹄声。数千人放声大呼:“汝南太守华飞引军在此,大家莫慌……”

    激战中的麋竺和陈登,充耳不闻的奋力挥动着,手中带血的宝剑乱砍乱杀。曹宏闻声,则是大吃一惊的,急抬头便向东方望去。

    纷纷乱飞的白雪中,他正见得两将领军护着华飞,当先大吼而来。其中一人身长八尺、青甲白袍,银枪雕弓。

    曹宏见了此人,只惊得跳脚大叫:“是东莱太史慈!”旋即迅速勒马转身,不管不顾的便向着西方打马飞奔而逃。

    此时,距离彭城之战已过去了数月之久。山东虎将太史慈,银枪败典韦、单枪挫四将、神射世无双之威名,早已传遍了徐、兖、豫、扬、的四州大地。

    尤其他在不久前,更是刚刚百骑入徐州,怒打号称徐州双恶霸的曹豹与曹宏两兄弟。徐州平民互相庆贺着,直把个惩奸除恶的太史慈,好悬没给夸成三头六臂的天神去。

    此时的太史慈,在徐州那可谓是威名一时无两,人人皆知其银枪神射,无敌之名!

    那曹宏在心慌之下的这一声惊叫,只惊得徐州众军的小心肝,那都是‘扑通扑通’的好一阵的狂跳。

    再加上,向来就是将为兵之胆!众军见得太史慈杀来,身为领军大将的曹宏,反倒是第一个拔马先开路滴。

    这下可不好了,这徐州的两万余精兵,或许皆是不由而同的齐心共想:“曹宏!你他娘的倒未战先溜,却还妄想老子在这里为你,和这世之虎将拼命耶?正所谓你跑我也跑,跑了对大家都有好!”

    于是,在乱纷纷的惊叫声中,徐州众军跑了个翻翻滚滚。那场景真叫一个乱!是扔刀撒腿者有;弃弓急奔者亦有;甚至于有嫌头盔太重者,竟然边跑边连头盔,都给扔了出去……

    华飞引军追近,眼见得敌军已是士气尽丧。向来信奉“宜将剩勇追残寇!”的他,只在马上挥手留下了百骑护送着,陈登与麋竺向汝南而去。

    却引两千余精骑,乘势大张声势的,向着西面就风风火火的追了下去。欲图乘曹宏兵散之时重新夺回,麋竺和陈登的巨额财产。

    却不料,华飞这一去固然是使得,刚夺大权的曹豹形势危急,却也因此而引出了一场,惊世之战。(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