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如何正确地围观林黛玉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作者:机器熊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马车在崎岖的山道上缓缓前行,由于山道不宽,夏连升和范宁只用了一匹马在前边带路,反正有助力设备,夏连升也没觉得怎么样,范宁依旧惊奇了两天,才放下了。这会儿山路不平,两个人在车里摇摇晃晃的,别说看本书喝茶,就连靠在那里歇一会儿都不行。

    夏连升实在忍不住了,说道:“不行,我得出去透透气。”说完就打开们坐到了驾驶马车的察哈尔身边,问道:“察哈尔,还有多久啊?”

    察哈尔站起来向远处张望了一会儿,说道:“大人,前面已经有下坡了,这座山应该是要翻过去了,如果当时邮驿那人给我描述的路线不差的话,明天我们就能过了这座山,之后再沿江走上三天,差不多就能到了。”察哈尔说完,看见夏连升一脸便秘的表情,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出了山,以后的路应该会更平坦一些,大人还是先忍一忍吧。”

    不忍又能如何呢?跟着范宁去大理看风景是他自己的决定,这会儿反而要让察哈尔安慰他,夏连升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点头,夸了一句察哈尔劳苦功高,然后就钻回马车了。

    范宁在马车里听他们的对话听得好笑,见夏连升低头进了马车,笑着说他:“我记得你在青山书院的时候,出去游玩可没有那么客气,祸害了山里不少动物和风景。这会儿怎么突然客气起来了?”

    夏连升擦了擦脑门上窘迫的汗水,说道:“这个。。。感觉不太一样。你们是我的好朋友,我跟你们怎么玩闹都可以,可他是下属,我还得在下属面前保持一下风度吧。。。哈哈哈。。。”

    范宁翻了个白眼,靠在马车上不说话了,良久他突然惆怅地问了一句:“恒睿,你说我去了那个县城,真的还能活着回去吗?如果不能,我还是把元宝扔给你吧,让他跟你几年,将来再让他回去看我的父母,假装我还活着就行了。”

    夏连升一听这个,连忙呸呸呸了两口,说道:“你怎么突然有这样的想法?不会是之前跟我一起来云南的时候就这么想了吧?不就是做不出政绩吗?大不了得个差评,再回去熬几年资历。”

    范宁似乎觉得夏连升在安慰他,毕竟他不像夏连升,知道红楼的走向,他只觉得夏连升这个即使没有认祖归宗,也被皇帝和太上皇知道的皇子都要混到这里做个摆设,那么他这样的小官岂不是连身家生命都保不住。临出发前,他打听过,到那边上任的吏部委派的官员,没有一个是善终的。

    夏连升听了范宁的话,心里有点后悔自己一直没有留意好友的心情,他想了好一会,才说道:“范宁,你信不信?我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使人转危为安。”

    范宁听了,抬眼看了看他,说道:“你也不必安慰我,我到了那里会好好地保重自己,努力地撑完这两年的任期的。”

    夏连升看着范宁毫无生气的脸色,坚定地说道:“怎么?不相信?你好好地想一想,当初在江南,甄家势大的时候,巡盐御史死了多少任?就连我表舅舅林如海也差点死了,甚至全家都没有了活路。可是后来我出现了,你看看现在他是什么样的?所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有一种特殊的起运,只要你跟我在一起,就一定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甚至将来高官厚禄不在话下。”

    外面察哈尔差点笑喷了,驾着马车就不小心压到了石头,整个车子摇晃了一下,车窗上的布帘子被晃偏了,外边斜斜的阳光照了进来,撒在夏连升背后,范宁看向他的时候,夏连升像是会发光一样,配上他的话,范宁突然有一种看到了神仙似的感觉,顿时他的心里踏实了。他定定的看了夏连升一会儿,笑了:“你说得对,我要努力活着,等我的高官厚禄砸到头上来。”

    夏连升看范宁的心情似乎好了起来,这才踏实了,坐了下来靠在马车旁边,两人又开心地聊了起来。

    范宁问道:“你把其他人都打发回去,只我们三个去那边真的好吗?”

    夏连升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说道:“荣嬷嬷想去江南那边看亲戚,反正我最近也没事,想着这边不带那么多拖累,现在想想也挺好的,要不这样摇晃的路,再带上他们,我们肯定得迟到。”

    范宁说道:“也好在我派元宝先骑马去打听了,要不然我岂不是要和你一样,到了地方都没有时间交接了。”

    夏连升被说的羞恼,气哼哼地道:“哼,也不知道是哪个贪生怕死不敢去吧。有本事你也骑马过去。”

    “切~”范宁也被说中心事,翻了个白眼,不再作声。

    ----------------------

    京城养心宫

    苏培盛好声好气地送走了李德全,将手里的盒子捧着送到了皇上面前:“皇上,太上皇叫人给您送来这幅画儿,您看。。。”

    正在批奏折的皇帝几不可察的轻轻皱了皱眉头,说道:“打开看看。”

    苏培盛将盒子放在一边的小几上,打开盒子,叫两个小太监将画儿取出来慢慢地展开,是一副廉颇午食图,图中的廉颇已经白发苍苍,但是一顿饭还能吃很多。这是宫里有名的画师根据典故‘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画出来孝敬太上皇的。

    皇帝看见这幅画,心情更不好了,苏培盛心里明白,连忙招呼小太监们把这幅画收起来。皇帝挥手打断了他,说道:“既是皇阿玛赏的,那就挂在东墙边吧。”然后扭头回了自己的书案前,却再也看不进去奏折。

    老臣!老臣!皇阿玛这是再次提醒他要善待老臣!他很想善待他们,可是他们一个个仗着自己是皇阿玛的心腹,连他这个皇上都没有看在眼里,一个个公然在朝堂上拉帮结派,欺负自己提拔上来的新人。可要是他们忠心耿耿地为国为民也就罢了,一个个仗着祖上对朝廷的贡献,只会党同伐异,既没有翰林院的言辞犀利,又没有年羹尧的能力为国镇守,只会仗着自己祖辈的荣光,手里握着兵权,却只会叫亲近的人抢卖命士兵的功劳,那都是人家用命换来的荣誉啊!他们却如此做,自己如果出手管教,还要被太上皇掣肘。长此以往,谁还敢卖命杀敌?谁又能镇守得了边疆?!!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