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章 花花太岁

正文 第1章 花花太岁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不知道高俅父子死了没有……汴京的祸害啊!”

    黎明前,繁华至世界之巅的大宋都城——汴京,时下一点也不安静。

    早前有京畿附近的百姓看到流星,许愿鱼肉百姓的奸臣都完蛋。不久后流星化作一团火光,落在了汴京城中的某处,首先是冲天的火光炸起,之后半个都城的军巡捕几乎朝一个地方聚集:高府……

    高方平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变小了。

    这样大小的身体,该是十四五岁的时候。

    “然而我已经大学毕业,找了个白领工作,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

    想着,高方平觉得非常奇怪。最诡异的是,目下身上裹得像粽子,屋里七七八八的站满了穿古代衣服的男女,像是仆从丫鬟之类的存在。

    “醒了,衙内醒来了。”有个老成些的家仆喊着跑了出去。

    高方平听他们口称“衙内”就不抱希望了,印象中但凡衙内都是近乎蟑螂一般讨厌的存在,属于人人都想把他干掉的那种。

    思索间,把目光看向屋里最小的那个十三岁的小美女丫鬟

    小丫头颤抖着就跪在地上哭泣道:“衙内爷饶命!”

    “?”高方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丫头未还成年,于是落得大方的试着道:“饶了你。概不追究。”

    屋里的众人不禁面面相视了起来,都在奇怪衙内身上的奇妙变化。

    高方平也不如那些初次穿越者一般的慌乱加好奇,每次看穿越小说开局的时候,都觉得那些家伙的表现很蠢。

    “谁告诉我这是怎么了?”高方平很镇静的问,这才发现除了身体变小,声线也变化了。

    “回禀衙内!”

    一个嘴边有颗黑痣的家伙道:“府里糟了灾……不是,其实是上天降下祥瑞,正巧落在高府,老天爷恩赐的动静大了些,掀翻了些屋舍,伤了些人。好在不曾害人性命,特别在衙内爷英雄无敌的指挥下,火势得到了控制,救出来的人无不对衙内感激涕零……”

    高方平打断道,“先说这是哪?”

    众人面面相视,不好,衙内受伤之后变傻了。

    黑痣低声应道:“衙内,这是汴京,家里啊。”

    “汴京,大宋都城……”

    高方平瀑布汗,,自己最后记得也是看到了流星,落在了不远处,紧跟着什么也不知道了。话说看到流星降落的地方也是汴京,但那是公元2016年的开封。

    高方平懒得去管为什么穿越了,反正就是穿了。赶紧的,尽快适应。

    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个中年贵气男人在两个护卫的跟随下进来。这家伙总体上,举手投足间还是有些军旅将帅的那种气势。

    中年男人也不多说话,微微一摆手,偌大个房间内的人瞬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他携带着一些喜色走过来床边坐下道:“醒来了就好,御医都来看过了,说无大碍,但我儿就是不见醒来,可急坏了老夫。”

    御医?

    高方平觉得发大了,虽然还是不知道这家伙是谁,然而,能劳御医来看病的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

    见宝贝儿子眼睛滴溜溜的转来转去,中年男人又温声道:“感觉身子有异吗?”

    感觉上,他就是那种大奸臣长相,身间还透着一些似有似无的杀气,但是高方平没那么高尚,十三岁没了爹,老妈重新嫁了个不顺眼的白脸男人,没父爱的高方平是跟着大伯长大的。

    所以现在有个便宜老爸来关心,谈不上感动的号啕大哭,但是高方平一点也不拒绝这种感觉,还是有些温暖的。

    “干嘛不说话,为父问你身体有异吗?”中年男人皱眉问道。

    “老爸,我好疼啊,呜呜……”高方平其实不疼,只是看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一般,觉得应该喊疼。

    中年人听宝贝儿子声线正常,但是语法奇怪,也不在意,这活宝要是哪天正常,那才是奇怪。

    “你还是你啊,从来没个正常。”中年男人表现出了些文人风雅的模样,摸着下颚胡须叹道:“为父曾经有过亲生儿子,还蒙官家降下荫福官,可惜……”他顿了顿,似乎又不愿意说这些伤心的事了,转而道:“你为人轻浮、愚蠢、不学无术、一无是处,然却偏偏是老夫唯一的心头肉,能真心说话的人,为父不指望你出息,事实上在看人方面整个朝堂能超老夫的不多,知道你不是做事做官的料,所以为父对你没有要求,能守住家财,快快乐乐过完一生也不错。只要你闯祸的时候多个心眼,因为老夫即便腰粗,可是老给你背黑锅,也快背不动了……”

    高方平眼睛转了转,哇的一声就故意哭了起来道:“老爸,亲亲的老爸大人,你不要不管我啊……我活不下去啊。”

    “莫要哭了,哎……”

    中年人摇头叹息,对这个活宝真个是毫无办法。

    不过……说实在的,听这个废柴别出心裁的叫几声亲亲老爸还加大人,心里很舒坦。至少来说这个废柴现在学会让老夫高兴了,是个不错的开始。

    想定,中年男人起身道:“我儿安心休养便是,其余自有为父主持……林冲这样的事千万不能再出。目下朝中暗流涌动,那些个老狐狸的确更乐意看到你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而不想你是人才。但这次你在禁军教头林冲的问题上闹过头了,过头也就过头了,偏偏你还特别愚蠢,害人都害不干净,弄至了开封府,给老夫弄一身骚。陆谦小儿更是其心可诛!哼!”

    言罢,便宜老爸闪不见了。

    “林冲!高衙内……高俅老儿?”

    高方平终于知道了,自己是那个如同过街老鼠的花花太岁高衙内。

    便宜老爸是大老鼠高太尉,哦,现在还不是太尉,官职应该是个什么劳子节度使之类,差遣殿前司都指挥使。

    甩甩头,高方平又冷静了下来,回味着奸臣老爸那番话。

    的确蠢啊,看中人家小娘子便去谋害林冲。

    林冲地位低,又是军职。以高俅的地位能力而言,林教头带刀闯节堂是可当场格杀的,事后写个文书,甚至都不用和谁交代就解决了。高殿帅别说斩个教头,就是斩个都监,以大宋一朝对武将的漠视而言,也根本在朝堂上出个浪花的可能都没有。

    但七弄八不弄,最终捅至开封府。为了给活宝儿子擦屁股,奸臣老爸不得不给开封府施压,想弄死林冲彻底的解决这事。

    然而根本不可能。事实上只要是高方平记忆中的那个大宋,一般情况开封府府尊见到高殿帅,会勉强拱下手就是给面子了。也就是高俅是个弄臣,和官家的感情特殊,人家这才会给三分薄面,但依旧要说一句“开封府不是他高俅的开封府”。

    那么最终开封府不想和高俅冲突,也不想同流合污毁坏他文臣清流的名号,而林冲闯节堂又是“事实”,只好从轻发配。

    “难怪奸臣老爸说弄过头了,把开封府牵连进来,又处于此种朝堂的多事之秋,压力自然特别大了。”

    高方平自言自语间,这才明白,这里和书里说的有些不一样。书上说高俅设计陷害林冲,而实际上老奸巨猾又混迹朝廷的人精高俅,怎么可能出这种馊主意,想来是白痴般的富安和高衙内瞎胡闹,陆谦其心可诛的暗下推波助澜,做成了事实,高俅无奈下来擦屁股。

    忽然想到了什么,高方平猛的跳了起来:“不好!”

    于是匆匆忙忙招来丫鬟伺候,穿戴整齐。

    早先裹得像粽子,其实也就一点皮外伤,主要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是个废材,被吓到多过被伤到。

    朝着镜子里看看,这具身体偏小,很无力,好在细皮嫩肉的英俊小生,是个标准的小鲜肉。总体上高方平还算满意。

    “奴婢伺候衙内用早饭。”

    “不了,我赶时间。”

    ……

    出门来,一大群狗腿子围了上来大拍马屁,说昨晚天降祥瑞过猛,整个高府鸡飞狗跳,衙内爷带领大家四处救火……说的跟真的似的。

    “闭嘴。”

    高方平大叫一声。这些家伙瞬间静了下来,仿佛一些小鸡一般的恭候在旁边。

    感觉特别好,上一世高方平在家说话声音大一些,楼上的包租婆就一盆水泼下来,还不敢去找她理论,然而在这里声音可以大些了。

    有个像是狗腿头子的混混肌肉男,满臂刺青,犹如九纹龙似的,很是有些威猛,然而脸上那块黑痣十分的倒胃口,除非蒙面,否则一点也不觉得他威猛。

    黑痣抱拳道:“衙内,今个去哪般逍遥快活?”

    “带路,林娘子张氏家里。”高方平说完,率先背着手走了出去。

    “我的衙内爷,走错了,那边是后门,大门在这边!”黑痣尴尬的拉着高方平。

    高方平老脸微红,扶正了帽子,又背着手朝正门走。

    “走着,衙内要去快活!”黑痣想到了林家小娘子的美貌,猥琐的笑着。

    “花花太岁没有死!天罚都对此贼无用!”

    才出门,街市上顿时乱了起来。跑路的跑路,看热闹的看热闹。还有几个胆子大的借助混乱扔黑手,许多烂番茄飞了过来,也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夹杂着飞刀什么的?

    高方平不想弄脏高端的丝绸华服,赶紧机智的朝后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