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7章 亲军营出事了

正文 第7章 亲军营出事了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你说,我听。”高方平笑道。

    林冲又愣了愣,这厮来看人,却让别人说,什么意思呢?

    “观衙内此来,似乎没有恶意?”林冲试着道。

    “所能做的恶事都做完了,你还让我做什么。”高方平笑了起来,“我就喜欢你的性格,一群贼寇中顺眼的没几个,你是其中一个。”

    林冲笑了笑。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说说看,你怎么想的。我今日在张家的事想必瞒不住你的耳朵。这座开封府大牢看似坚固,实则四处漏风。你是好汉,捕快中,狱卒中,江湖中朋友必然不少,所以家里发生的事你肯定知道。”

    “以往看走眼了,衙内好聪明。”林冲道,“陆谦是什么人,林冲算看清楚了。点奇怪,衙内这么聪明的人,先前为何做出如此多的愚蠢事来,被陆谦小人牵着鼻子走?”

    高方平道:“那有很多原因,我也不是一个喜欢解释的人。事情发生了它就是发生了。不往回看,往前看。本衙内想知道,你觉得我今天在张家的作为像什么?”

    林冲道:“有点像……好人,我也说不清。”

    “好,你有这个感觉就行。”高方平点点头:“现在问你,有可能把以前发生的事当做不存在吗?”

    林冲眼里闪过愤怒,但随即又落寞的道:“当做发生了如何,当做没发生又如何?”

    高方平道:“你若记仇,我不怪你。但求生是人的本能,所以本衙内会把你当做敌人除之,很简单,我不希望有个记恨我的顶尖高手活着。”

    林冲觉得他很无耻,但仔细一想,却又真的觉得此君没错,这是人的本能,而之前的事情已经发生,不可消除。

    迟疑片刻,林冲低声道:“如果林冲能释怀呢?”

    高方平道:“那就简单了。既然能和解,杀人又不是什么光彩事,本衙内真的不喜欢到处害人,那很累。以前的错误不解释,也无法往回。但我会在往后尽量减轻伤害。开封府已经判了你发配沧州,这个不是我殿帅府能更改的。除非我有勇气把自己绑了去开封府澄清,但我爹爹首先就活剥了我。所以发配你是免不了的,不过我却会告诉你发配路上的一些危险和小人。此外,本衙内可以保证张贞娘一家的安全和尊严。”

    林冲有些激动的问道:“当真?”

    “当真。就像你说不记仇我便信了你。你也要信我,因为不信你也很难做什么。”高方平道。

    林冲低声问道:“发配路上会有什么事?”

    “小心陆谦。不要留下后患。否则你娘子始终会在阴影中不得安生。”高方平起身往外走,“解决陆谦之后,不要为难押送你的开封府差人,乖乖去沧州,让他们交了差,我会派人打点,在那边放把火,找个死囚烧焦代替你,从此以后就没有林冲了。那时你回汴京,我重新给你个禁军的军籍,好好和你娘子过日子。”

    在牢门口停下,高方平想想又道:“明天你要在脸上刺金印,不过富安那个奴才说花五十贯人家就不刺了,只画上去做做样子。沧州大火之后,你把金印洗去。对了,沧州的杀威棒你得硬扛,我没那么多钱为你到处打点。然后放火烧粮场前记得把粮食搬家,农民种植,官府收储不容易,不能造次。你家的宅子和田暂时抵押给我收着。因为我还要给押送你的差人三十贯,否则难说他们在路上用开水烫你的脚,嘿嘿。这些都是钱呐,等你回来把钱还清了,我再把田和宅子还给你。”

    @#¥

    林冲一脑袋圈圈,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混蛋离开了……

    出来后,小九纹龙一副忠心耿耿的打手模样,凶神恶煞般的护卫在高方平的周围道:“衙内,咱们回去了,这地方晦气。”

    走在繁华的街市上,高方平给小九纹龙后脑勺一掌:“押送差人三十贯,刺印匠人五十贯,总计八十贯钱,我很好奇,这三个家伙拿到手的能有三十贯吗?”

    富安号啕大哭了起来:“衙内英明,衙内饶命啊,其实不止他们三个,其余的上下还需打点打点。实在的花费怎么也得五十贯左右。小的该死,小的心黑,请衙内饶了小的这次。”

    “杀才,黑老子三十贯,你知道够穷苦人家吃几年吗?赔老子二十贯,否则我把你脸上刺字,让你代替林冲去沧州,赶紧的!”高方平在他后脑勺抽了一巴掌。

    富安松了一口气,苦着脸掏出了一大个官银,递给高方平。

    高方平笑纳在了怀里,反正是富安从账房骗出来的,骗账房也就等于骗奸臣老爸,当做私房钱留着也好。

    高方平又吩咐道:“去张家找张贞娘,让她把房契和田契拿来给我。”

    “衙内……会不会太狠了,不是说老子们要学着做好人吗?”富安一阵郁闷,林冲武艺凶猛,到得他回来还不完蛋啊?

    “你懂什么,她原本也打算变卖家产为她家夫君打点的。此外林冲发配,她爹爹张教头也有人命要发配,东京的地痞混蛋那么多,她一个女人家,老子们不收,会有其他更狠的人去收霸占房田的,老子们代为保管知道不,让其他地痞来殿帅府问我要,你看咱家的八十万禁军扛把子会不会揍他们个狮子滚绣球。”高方平道。

    “衙内英明神武。”富安很没文化的样子……

    “府里的亲卫营指挥一直空缺,陆谦办事得力,忠心耿耿,原本标下以为会是陆虞侯出任,但职位被衙内私下许给了金枪班教头徐宁了。”

    殿帅府节堂内的军务议事当中,一个心腹统制官禀报了此事,他骄傲的以为,高殿帅会如同以往一般的怒斥几句“胡闹、逆子”等等。

    然而高俅仅仅是“哦”了一声,抬手捻着胡须思考了顷刻道,“我儿真的开窍了,他把霸人妻女的心思,花在观人识人之上,甚好。”

    顿了顿,高俅问道:“你们只说,徐宁为人怎样?”

    一个较为熟悉徐宁的军官道:“回禀殿帅,徐宁素来低调,性格相对温和、细心,且武艺超群,除林冲等少数几人之外,其一柄丈二钩镰枪难遇敌手。真细究的话,此人无甚大毛病,正是亲卫指挥的上佳人选。”

    高俅点头道:“那就好。陆谦此人做事细心,近乎滴水不漏,但太过钻营狠辣,攻击性太强,功利心太重,就是为此,老夫始终没把指挥使许给他。现在既是我儿初次的安排,权且这样吧,以观后效。”

    言罢,叫参事拿来一分空白告身文书,当场填写上仁勇校尉后,递给手下道:“送往吏部兵部签押。”

    这是个正九品武官阶,虽说是高俅说了就算,不过还是要走程序,送往吏部签押和兵部备案。至于差遣官指挥使,则不用通过谁,高殿帅说了就算……

    高府勉强算个伪将门,府里驻扎了几百亲军,所以当然也同时有一片大校场,以供大家训练。

    一直以来亲军指挥使出缺。陆谦的确是个做事的人,可惜奸臣老爸一直没许给他指挥,他就无法调动大家。而又加上奸臣老爸是个弄臣,心思只在装门面之上,所以无暇操心府里亲军的训练事宜。

    这些个亲军除了看着人高马壮、门面功夫了得之外,几乎一无是处。

    此时,徐宁在校场内召集大家训练,教头出身,他自身又武艺超群,怎么也看不惯这些绣花枕头,一边操练一边叫骂,甚至使用上了皮鞭。

    然而初来乍到,也仅仅是衙内吩咐他来的,导致许多亲兵大爷不怎么服从他管教,甚至于校场内就发生了争吵和抵抗。

    “哼,你算是什么东西,初来乍到而已。不要以为衙内让你来就是你说了算了,还得看高殿帅怎么说呢?”一个军头狞笑着走近道,“徐教头!想清楚了在来指挥老子的属下,咱们作为亲军队,给高府卖命效力的时候,你徐宁还不知道在哪凉快!”

    “哈哈哈!”小军头的叫骂引来下属的鼓气。

    徐宁气得脸色发青,有点想扔下鞭子就甩袖而去,想放弃这个差事了。

    若是去指挥别处的禁军,那就好的多,也敢下死手教训。可惜这个小军头说的没错,这些个亲军大爷,自己不知道在那混的时候,他们已经作为心腹给高府卖命了,有点元老架子,有些傲气也是避免不了的。

    其余几百军马虽然不参与直接对抗,却在一边乐得清闲的看笑话。

    跟着只见那个轻浮得一塌糊涂,走路吊儿郎当的花花太岁高衙内来了。

    小军头得意的走前,打算向高衙内告状,却来不及张口,就看到一皮鞭劈面抽了过来。

    “呀!”小军头脸上一条血痕,痛苦的捂着脸跪在地上道,“衙内饶命,不知卑职做错了什么?”

    “你猜你做错了什么?”高方平微笑道。

    “卑职……”

    小军头真的不敢乱说话了,因为此废材的衰败程度是不用怀疑的,喜怒无常是公认的。

    见他没有借口了,高方平道:“起来!”

    “谢衙内。”小军头起身站在了一边。

    高方平又背着手在校场中央走了几步。

    虽然是个花花太岁的壳子,造型实在滑稽,不过徐宁也不禁愣了愣,抛开他小子的外表看,此时此刻,的确有那么一丝气度。

    停下脚步,高方平提声道:“军人,不服管教,不训练,不听上官召唤。你们觉得没错吗?”

    全部低着头不敢吭气,这不是废话吗,不论哪朝哪代,不论说到哪里,军人他就必须服从命令和管教,必须参与训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