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正文 第15章 生于忧患

正文 第15章 生于忧患

作者:灰头小宝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爸爸,这你就不懂了。他喝兵血喝得满嘴流油了,钱太多会咬手的。而且他真的太想要徐宁的盔甲了,徐宁刚烈,打死也不会卖。如此最终会导致冲突。”高方平文绉绉的道:“儿子我能让张步帅心甘情愿的买到喜欢的盔甲,也让老徐心甘情愿的卖盔甲。钱就是要用来花的,没有一身四十万的名牌甲,张步帅都不好意思承认是大宋朝的第三武将呢,太寒碜了。”

    奸臣老爸险些笑死,上气不接下气的道:“这么来说,你小子打算改天卖给八十万的盔甲给老夫穿上去踢球?”

    高方平尴尬的道:“爸爸,如果你我不是两父子,我真会这么干的。”

    开心了一刻,高俅正色道:“我儿,卖盔甲就卖盔甲,不要把张步帅耍的太狠,否则我这个殿帅面子上过不去。都是禁军老兄弟,他也不是老夫的部下,虽不太得宠,影响力有限,但不要把事情做绝,知道吗?”

    “大人威武,儿子理会得。”高方平乖乖的点头。

    “对了,官家喜欢新奇,对于你的某些个语法很是赞赏。今天官家就对赵相公说‘加油,朕看好你哦’。老夫险些笑死,明眼人都知道,赵相公一党影响力大不如前了。这是被官家讽刺呢。”高俅离开的时候这么说道。

    高方平很无语,当初为了这个句式,还被高俅老爸抽了一巴掌呢,结果转眼他教给官家了。

    随即高方平叹息了一声,赵相公失势的话题,又引发高方平对李清照那句交友词的思念:将来,将来不论贫贱富贵,你都是我朋友吗?

    “清照就快离开京了,所以专门问我要了一句诗。从来不曾记得读过你的作品,但感觉却认识了很久,君子交往平淡如水,清照是君子而我不是,但我会尽量尊重你。清照一路走好,我不会去送行。没把记忆中的诗词送给你,是因为不想侮辱你。你交的朋友是那个粗鄙、不学无术的花花太岁,你认可了这样的我,不管美丑,不论贫贱,不谈雅俗,你带走了那句粗鄙词句。这便是知己红颜……我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送给你的,如果要有,希望高方平能用二十年,养最多最多的战马和猪,培养出两个绝世名将,让他们带着最好的肉干军粮、最凶猛的骑兵集群去和蛮子打战。他们打战老子就挣钱,百姓就安定,官家就安心。这没有什么不好,借花献佛的顺便送给你。”

    高方平一边YY着喃喃自语。

    李清照终其一生无法在感情上获得幸福,她自身才华横溢,最喜欢的却不是才子,而是那种有骨气的沙场男儿,想着这些历史事实,高方平心里很是有些感慨。

    高方平离开后,富安鬼鬼祟祟的走出来,用比高方平好不了多少的狗脚字,记录下了刚刚衙内有感而发的语录。

    “衙内真乃神才也。不要怪我盗版啊,都是钱闹的,贪污会被你干掉,记录点你的语录拿去卖钱,你总不至于杀人吧。”

    ……

    晚间,汴京的琉璃坊灯红酒绿,歌声乐器,诗词歌赋不绝于耳。

    一个雅致的包间内,着男装打扮的李清照静静的等候着。

    富安来了,恭恭敬敬的走前递给一张纸,然后从李清照手里领取五贯钱。

    “富安粗鄙,就不打扰了,告辞。”富安很是尊敬此尊贵美女。

    人走后李清照打开纸张观看,这便是富安记录的高方平的语录,要花钱买的。

    这种类似偷窥别人内心的行为,让李清照有些小兴奋。

    原本以为看了会哈哈大笑的前俯后仰。但是一字一句的读完后,忽略掉富安那厮无法入眼的字体,李清照笑不出来。

    “清照就快离开京了,所以专门问我要了一句诗。从来不曾记得读过你的作品,但感觉却认识了很久,君子交往平淡如水,清照是君子而我不是,但我会尽量尊重你。清照一路走好,我不会去送行。没把记忆中的诗词送给你,是因为不想侮辱你。你交的朋友是那个粗鄙、不学无术的花花太岁,你认可了这样的我,不管美丑,不论贫贱,不谈雅俗,你带走了那句粗鄙词句。这便是知己红颜……我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送给你的,如果要有,希望高方平能用二十年,养最多最多的战马和猪,培养出两个绝世名将,让他们带着最好的肉干军粮、最凶猛的骑兵集群去和蛮子打战。他们打战老子就挣钱,百姓就安定,官家就安心。这没有什么不好,借花献佛的顺便送给你。”

    再次默念了一遍高方平语录,李清照十分肯定富安没捣鬼,这就是那小子的句式和语法。

    玩世不恭的那个家伙,内心世界依旧粗鄙又充满市侩,但是大气磅礴,军国天下之志,也难怪这样的人他记不住东坡居士和我李清照的词了。

    间或赵明诚才子风流的摇着折扇走了进来,击掌笑道:“清照快听,名姬在弹唱你的词。记得这首词乃是你我相遇,你浪漫的情怀感慨于我们的邂逅所作。”

    李清照闭眼倾听了一下,略微有些烦躁的道:“现在听来是那么的小家子气,从今往后不再听了,真正的好文章在此处。”

    言罢,把高方平的语录放在桌子上。

    赵明诚也是喜欢文辞语录的,凑过去一看,几乎昏厥,惊叫道:“天老爷,这也叫字?”

    李清照尴尬的道:“忽略字体,在忽略内容中的某些粗鄙,夫君就能发现一些真挚纯净的情怀,以及大气磅礴又充满市侩的志向,矛盾与反差,正是高兄驾驭到炉火纯青的一种美感。不刻意,浑然天成。”

    赵明诚这才拿起来观看,鼓起勇气逼着自己看。

    天老爷,让赵才子看这样的字,和让美食家去吃猪食真乃异曲同工。

    最终看完了,赵明诚闭眼沉思了许久,然后睁开了眼睛。

    “夫君有何评价?”李清照微笑道。

    赵明诚道:“如果能保证这是他不经意的心里话,那么此人不是君子,却也不是小人。他的确有些矛盾。思维方向新奇,感情纯净真挚,雅俗共赏之评不为过。但要说是好文章,清照过誉了。这么说不是我酸,而是我的客观评价。”

    李清照轻声道:“你看不到。这不怪你,是清照要求过多了。”

    赵明诚好奇的道:“这家伙为何说你快离京了,清照难道要出行游玩?”

    李清照有点不忍心的叹息道:“高兄的意思是蔡京距离复相,不远了。原本清照也有这样的思路,朝堂暗流涌动,兴许一半的一半。但自高兄如此说后,恐怕形势不容乐观,兴许有了七层可能。”

    赵明诚有些失落,对这些他一向是没有多少智慧,又非常信任爱妻,就这么听之了。难怪最近爹爹喜怒无常,那说明政事推进不利,因为听赵相公话的人越来越少,少到一定的时候,赵相公也就不是赵相公了,但朝堂必须有个宰相,那就是蔡京复相的时候。

    这下开始,耳听外间的唱词味同嚼蜡,赵明诚开始了闷闷不乐。

    “尽人事听天命吧。”李清照依旧洒脱,握着他的手道:“清照一直不主张夫君做官,这不怪你,你没有做官的格局,天生我才必有用,你却是个很好的文人。如果高兄的思路能影响你,你就会很快乐很洒脱,君不见高兄格局如此大气磅礴之人,他把养猪看得如此的重要和天经地义?”

    赵明诚勉强的打起精神道:“对了,他说送了你一句诗,让我也品品?”

    “噢……你不会想听的。”李清照露出了诡异神色。

    赵明诚泄气的道:“也罢,我不问。顺便想叫娘子知晓我的心胸,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既是清照知己,就抓紧时间多和他聚聚,我就没法想通,他是你知己,却缘何肯定了你要离开却不打算去送行?”

    李清照轻声道:“送我就等于送公公。若需要送行公公的时候,蔡京已然复相。这个年景想要做事就不能和蔡京扭着来,公公就是写照。高兄志向你若能读懂,你就会知道他为什么不送行了。”

    “你果然是他的红颜知己。”赵明诚道,“多去见见他吧。”

    李清照道:“他说我是君子,而他不是。等他来见我,估摸着他很快就会来找我,而且肯定怀有目的。是的,他就有那么市侩。”

    ……

    下雨了。

    看着淇淇粒粒的雨滴落下,高方平扑在窗台上享受清凉,弄两个丫鬟来捶腿捏背,小朵的在旁边弄水果给衙内吃。

    房间有个小黑猪在乱跑,也没人敢收拾这头畜生。

    小朵偶尔会呵斥道:“憨憨不许调皮,打死你哦。”

    它要是会听话它还是猪吗?

    看着雨点,高方平学会了对未来恐惧,这是好事,有了忧患意识。

    感慨的时候发下豪言壮语,要为将来培养绝世统帅,现在有个已经16岁了。不出意外的话,韩世忠在西军小种相公麾下当一个大头兵,估计穿着全是补充的寒碜军袍,露着脚丫子,眼巴巴的等着军粮早日下发。

    高方平拿不准的在于,这样的情况到底是对韩世忠的锻造还是糟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